《权力的中枢》
第268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九江面带笑容,温和的说道:“罗书记你好,我是陈九江啊。”

  罗璇这才收了怒火说道:“陈县长,对不住,刚才情绪有点不对。你有什么事情吗?”
  陈九江心说,都被人欺负成这样了,你要是心情好才怪了。他也没有去揭罗璇的伤疤,而是说道:“罗书记,可真是巧的很,我最近的心情也不大好,正想找组织汇报一下思想动态,不知道你是不是有时间?”
  罗璇就是再傻也知道陈九江的意思,这是要投靠,或者说是要结盟啊。这倒是个好助手,只是他陈九江自从进了县里就跟着富春生跑,只怕另有所图就不好了。
  罗璇转念又想,人家都伸出橄榄枝了,自己怎么能连接的胆子都没有呢。如此一来,以后再大河还怎么开展工作呢。到底陈九江是怎么想的,见了面就知道了。
  想到这,罗璇就说:“我也正想找陈县长聊一聊。就不知道陈县长什么时候有时间。”
  “罗书记,我最近正好要去市里开一次会,知道你家是市里的。就是不知道到时候,你能不能尽一尽地主之谊,请我吃一顿好的。”
  陈九江心说最好是喝着红酒吃上两口鲍鱼。可是这话却说不出口,职能在心里想一想。
  罗璇想了一下就同意了陈九江的建议。在大河县里她们两个人都属于重量级人物,说是万众瞩目一点都不为过。若是两个人私自会面,传了出去,对大河县今后的格局都能造成一定的影响。
  陈九江挂了罗璇的电话,又给历海打了电话。历海是比罗璇聪明多了,一张嘴就提议要到市里去请客。
  大家都是明白人,能打电话就说明了各自的心意。理解了这一点,见面什么的就只是个形式了。
  陈九江洗完了牌,心里就高兴了起来。不要小看三个常委的力量。十几个常委中,真正抱团的人不多。只要他们三个人志同道合,能拧成一股绳,就会成为常委会里一股巨大的力量。
  不管谁是谁的牌,王心忠同志都成为了一张弃牌,他的帽子一摘,属于他的时代就彻底的结束了。开发区很快会迎来一场大清洗,清洗之后属于黎志玲的时代就会开启。
  王心忠是郁闷的,他躲在主任办公室里抽着闷烟。这办公室,这盆景这鲜花,都特么让人恋恋不舍。都是我老王一点一点建造出来的,都是我老王一棵一棵培育起来的。

  可是房子建好了,办公室整理漂亮了,上级一个红头文件就将我放逐天涯了。这他妈太不讲理太不人道了。
  如果下辈子老子还能做官的话,一定要在脑门上刻着一行话。什么话,自然是不能对抗组织,不能违逆书记。
  可是这些真知灼见以后再也用不上了。这世界总是那么奇怪,失去的时候才知道什么是对的。就像是彩票一样,只有开出来之后,才后悔为什么没买那个号码。
  王心忠正抽着烟,房门就被推了开来。王心忠不用看,就知道进来的人一定是他的老搭档贾幸福。
  王心忠没好气的说道:“怎么了,耐不住了,想要撵我走。”
  有人说,人走茶凉是官场中的常态。其实不然,真正的常态是人未走,茶已凉。当初最亲近你的人,定然是你下台时最用力推你的人。只有这样,才能向新任长官表明心迹。看着吧,我和他之间没啥关系,若是有关系,我能使劲赶他走吗?
  以前王心忠顺风顺水的时候,尚没有这样的感觉,可是现在下了台,即将彻底歇业。悲怆之心,就变的更见敏感而又脆弱。细细想想,迎新厌旧这样的事情谁没有干过呢?今天就落到了他王心忠的头上。

  以前觉得这是官场的常态,可是现在落在了自己的身上,才觉得这个吃人的官场里,早就没有了人性。
  贾幸福嘿嘿一笑,说道:“王主任,我是那样的人吗?无论啥时候,您都是我的好主任。是我的好领导。我到这里来就是陪你抽颗烟,解解闷。”
  王心忠接过了贾幸福的烟,习惯性的放到了嘴边,等着贾幸福来点。不想贾幸福拿出了打火机自顾自的给自己点上了烟,美美的抽了起来。这让王心忠心里好不容易产生的一点安慰又灰飞烟灭。
  贾幸福说的好听,这***还是来撵老子的呀。罢罢罢,还是走了的好。王心忠心说,俗话说的好,虎死不倒威。咱王心忠威风了一辈子,不能临了让别人给看扁了。他将手中的烟头使劲的在烟灰缸里拧了几下,待烟丝彻底的熄灭了,这才站起身来。硬起的说道:“老贾啊,你是知道我的,不是赖着不走,而是心里眷恋开发区,眷恋着兄弟们啊。唉,我这个人,一向公私分明。办公室里也没有什么私人物品。就是这两盆花,摆弄惯了,不知道能不能带到宗教事务局去。”

  贾幸福笑着说道:“早就知道你好这一口。这不,人我都给你叫来了。只要你一声令下,马上就给你送到宗教事务局去。”
  春风得意马蹄疾,笑看门前宾客喜。深宫一声惊雷响,寒冬尽开牡丹花。繁华散尽无富贵,牡丹花谢尽枯枝。炎炎夏日心如冰,笑颜尽为权贵开。
  什么是人情世故,什么叫兄弟情义,都他们是狗屁。锦上添花花压衣,风不吹墙墙自倒。说的是义薄云天,情比天高。真的到了紧要关头,全他妈两肋插刀,刀刀见血——只是这刀是兄弟的,流出的血是自己的。
  这样的道理有的人一辈子不会明白,因为他总是在一帆风顺中前行。可是一旦明白了这个道理,就说明他这辈子的官路,十之**是到了头了。
  王心忠现在就明白了,可是已经晚了。晚到点烟的时候都得自己去买打火机了。晚到屁股还没有离开座位,就有人候在门口搬桌子。
  王心忠刚出了办公室,几个负责装修的汉子就进了他的办公室——开发区主任办公室,他们搬的搬,拆的拆,砸的砸。砸完了再修,静待它下一个主人的到来。

  深刻的领悟总来自于离别,来自于失落。失落让人清醒,让人更好的看透人性。不是别人,更多的是自己。
  后悔吗?无数人问自己。咬死口不承认的,是再也无计可施的。因为无能为力,不如爽当装作大方一点,装出大度的样子。这样也少了事后路人的耻笑,邻里的嘲讽。
  就像那死囚犯一般,自知再无机会逃脱生天,牙一咬就喊了一声,老子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十八年后,好汉是有的,只是却不是他坟头长出的草。
  悔恨就像一杯毒药,噬咬着一个人的灵魂。又像是背后的万丈悬崖,只要你给个台阶就能顺杆子爬下来。不知道王心忠现在等着的是下台阶的梯子,还是解毒的药酒。
  日期:2018-04-16 07:1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