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267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吗,人还没去,功劳先给她定下了一半。而且这话还不是于向荣阵营里的小兵们说的,而是有组织,无纪律的武装部长。这家伙开会几乎都没认真举过手。可是如此一来,这些话更加的有分量。
  唉,黎志玲真是个尤物。看来这个老兵油子也被她的魅力给感染了。***,这世上就是不少自作多情,感觉良好的男人。不管人家认不认识他,看见漂亮的女人,就觉得她的心灵一定和她脸上的那张皮一样漂亮。
  ***,这可怎么办?是孤注一掷勇往直前,还是见风使舵,另觅它法。富春生心里不停的自问起来。
  陈九江也没想到于向荣这么大胆,推出了这么一个人物。可是细细一想,也应该就是她了。只有只有有争议的人,在常委会上,才不会出现任何争议。富春生不敢,因为他没有孤注一掷的勇气,更没有孤注一掷的资本。
  什么叫孤注一掷,那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因为有生的机会,才会有人去死地犯险。现在的情况是有死无生,谁都不会傻到跳到火山口里去游岩浆泳玩。这就好了,只要富春生鸣金收兵,他陈九江什么都不做,晚上照样去和富美丽修欢喜禅。
  抱着同样心思的还有何志章。还是老大英明啊,找了这么个人物出来,断了多少英雄好汉的主任梦啊。这样也好,目标明确单一,没有会选错。就不会费脑子和精神了。但是即便如此,他也不能立刻表态,还是等陈九江那龟儿子说过了再说。他要叛变了,晚上也好给富美丽一个合理的交代。
  陈九江看了看身边的历海,心说这小子不用问了,等下一定会说,老子新来,什么都不知道,还是听大家的吧。
  他是谁都不得罪,可是马上就到我了,我就不好办了。说同意,就是给富春生撤梯子,搞背叛啊。可是若让他说出一个不字来,他还真的做不到。

  他和黎志玲是什么关系,那是勾心斗鸟,心意相通,气息相连,情投意合啊。黎志玲为了他,镇医院里灭金波,书记床上游过泳。两情相悦心意真,魂牵梦绕夜难寐。今天若是不投黎志玲的票,他陈九江就枉为男人。
  不说别人,就是对面的那个男人都看不起他。男人最怕什么,最怕的就是敌人看不出。人家都看不起你了,你还怎么和人家斗呢。
  就在陈九江准备慷慨就义的时候,副书记罗璇又发言了,她说道:“于书记,关于开发区主任,我有意见。我认为白云镇丨党丨委书记白开心很不错,经济系毕业,有知识有文化。年轻有为,会办事。所以想提请他当开发区主任的候选人。”
  当罗璇听到了黎志玲的名字,心里咯噔一下,立刻就想明白了一件事情。好啊你个于向荣,你这是拿着副书记不当干部啊。你和秋天早就鼓捣好了一切。那我这个党群书记还有个屁用啊?

  既然你不尊重老娘,那么老娘就给你添堵。老娘现在不管成败,先赚个名声再说。当然,若是富春生那老混蛋能够浑水摸鱼,搞上那么一下,自然是最好了。
  可是富春生不是一个好的合作伙伴,罗璇自认为开了一个好头,但是半路就被王贵云截胡了。王贵云旗帜鲜明的拥护组织部的决定,认为这将是大河县跨时代的决定,必定会让大河县开发区再造辉煌,屹立于省里开发区的顶级阵营。
  王贵云不愧是搞文字的,单论吹牛逼的话,真的能将大河县的开发区吹到省里去。可是省里对开发区的综合考量指标里,愣是没有一条是吹牛逼指数。
  可是王贵云开了头之后,于系阵营就全面的接管了战斗,他们激情洋溢的说着黎志玲的种种好。夸赞着她去可开发区之后的各种益处。
  待他们枪炮尽出,子丨弹丨挥洒的差不多的时候,于向荣侧过头来问富春生:“富县长,你怎么看。”
  还有什么好说的,都被你们给说尽了。老子再说又有什么用呢。不用数了,你们的手指头,比老子的脚指头都多。即便是举手,老子都举不过。
  富春生本来还想着要和罗璇手牵手给于向荣一点压力,谁想到罗璇不问三七二十一就提出了什么白开心。什么狗屁的经济系毕业,那是党校毕业生好不好。牌子再硬有什么用,比得过黎志玲的关系?
  既然如此,那就见风使舵吧。富春生狠狠的抽了一口烟,说道:“开发区是需要注入一些新鲜的血液了。我看黎志玲局长就是个不错的人选。如果黎志玲去了开发区,招商局局长我推荐县府办主任富美丽。”
  富春生以退为进,你老于要吃肉,搞家天下,老子不反对,可是剩下的汤要给我一点喝吧。当初让富美丽进程是一步好棋,可是现在看来,招商局更是个不错的选择。毕竟瓜田李下,一家人都围在了县政府里,也不是个事情。
  于向荣毫不犹豫的道:“小富同志很不错,沐浴了改革开放的春风,从基层中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的。应该可以胜任招商局的工作。大家议一议吧。”
  罗璇闻言,一张小脸憋成了青紫色,心说还议个屁。你们一二把手,两大帮派都议和了,谁***会说话。老娘不说了,回去生闷气去吧。
  就这么着,常委会风平浪静的结束了。据陈九江回忆,这是开的最成功,也是开的最有效率的一次常委会。开过了常委会,你才能知道,山盟海誓只能出现在诗歌里,会议上需要的是利益和交换。你手里有牌,你就能换利益。

  陈九江伸出了双手,看了看自己的手指,数来数去,愣是没数出第二张牌来。对于常委来说,牌是重要的。哪怕是再多出一张牌来,你的人生价值,都会成倍的增长。陈九江想,谁会成为我牌,或者我会成为谁的牌呢。
  陈九江想来想去就想到了罗璇和历海。和陈九江一样,这两位常委都很年轻,也都如那浮萍一样,高高的飘在大河的中央,却没有什么根基。
  书上常说,位高权重。陈九江,罗璇和历海三个人现在就是位高,而不是权重。想要权重就必须要联合起来。构成一个利益的铁三角。
  许多人看不上罗璇,可是罗璇也是不错的,因为她在常委会上有实实在在的一票。而且这个人心眼没有其他人那么多,更容易结交。
  历海的情况陈九江就不大清楚了。不知道他来大河纯粹是正常的升职,还是肩负着什么样的使命。可是不管如何,只要是在官场上混的,眼睛始终都会顶着头顶的帽子。历海自然也不会例外的。
  陈九江深信,心动不如行动,机会不是等来的,而是创造出来的。他抓起了电话,就拨通了罗璇办公室的电话。
  电话刚响了两声,就从里面传来了罗璇气哼哼的声音:“谁呀?有什么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