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703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因此,左氏三兄弟左定国和左痞子被免职处分,保留党*籍,从此不许再进体制。左安邦降为副处级干部。
  左氏旗下企业,但凡参与这场商业狙击者,一律严肃处罚。
  罚款额度为此次参与资金的百分之三十。
  这个处罚额度,与顾氏一致。

  顾氏所有参与企业,通通罚款,这意在禁止恶意竞争与并吞,为和平相处奠定基础。
  而顾秋的处罚,上面也做了充分的考虑。由于顾秋在此次事件中,起到了一定程度上的作用,直接导致两大家族战争升级。
  虽然不是主动出击,属于被动性质,却没有顾全大局,私自调动资金跟左家对战,给经济建设带来巨大损失。
  因此上面给予顾秋降级处分,由副部级降为副厅级,不再担任常务副省长一职,也不再担任省委常委。
  堂堂的一个常务副省长,就这样沦陷了,成为了一名副厅级干部。上面对他们的处罚,也够狠的,连个正职级别都不肯给,直接捋为副级。
  尽管这样,比想左安邦兄弟,顾秋已经是万幸了。
  而左安邦奋斗了这么年,直接被摞下来,成了副处级。这种打击,显然换了谁也无法承受。

  饶是左家也无可奈何。
  左首长为了此事,不惜跟高层发火,但这也改变不了上面的决定。左首长一气之下,突然病倒,住进了医院。
  左老爷子的身体,是一日不如一日,他可不象唐家老爷子,被老神医救过来之后,身体越发硬朗。
  这次上面的处分,对于左家来说,完全是一种毁灭性的打击。左安邦虽然一百个不服,却也徒然。
  这个消息,很快就传开了。

  处分下来,顾秋和左安邦等人,必须在三日之内,交接手中的工作,具体任命,由本省省委组织部来决定。
  接下来,就有了戏剧性的一幕,顾秋要到省里的厅级单位上岗,而且他只是副厅,连正厅都不是。
  宁雪虹显然也没想到上面会是这么一个处理方式,看到顾秋被降为副厅的文件,她不禁哑然失笑。
  这下就有意思了。
  当过常务副省长的人下去当副厅长,真不知道下面的人会怎么想?
  不过最郁闷的要数左安邦,辛苦这么多年爬上来,居然变成了副处级。这叫他情何以堪?
  有人说,这种处分已经很给面子了,要是换了其他人,只怕早就锒铛入狱,还有你混的机会?
  偏偏左家不懂味,还要去计较。
  左书记接到这个文件,也只是苦笑起来。不过这样也好,让他们吃点亏,否则真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兄长住院,左书记带着老婆去京城看望。
  左首长看着弟弟,叹了口气。
  左书记道:“别叹气了,上面能这么处理,已经很给面子啦。想开点。”
  左首长摇头,然后剧烈地咳了起来。“老爷子身体状态不佳,我这段时间也不行了。”
  左书记道,“别这么说,你只是偶感风寒。很快就没事了。”
  “不,你听我说!”

  左首长摆摆手,“我自己的身体我心里清楚,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了,一直靠药物维持。这事我谁都没敢让他们知道,包括你和老爷子。咳咳咳——”
  旁边的老伴赶紧扯了纸巾过来,捂着他的嘴巴。咳出来的浓痰中,竟然有血丝。
  “这是怎么回事?”
  左书记大惊。”快,叫医生!“左首长道:“别慌。回来!”
  “事到如今,你也不要多想。左家以后就靠你了。只是一直以来,我对你的态度很不放心。我们左家与顾家的恩怨由来以久,你却一直在主张和解。如果真是这样,老爷子和我都咽不下这口气。”
  左书记汗颜。
  左首长道:“左家正式传到你手里了,家族的兴旺,只能靠你了。”
  左书记扶着他,“你不会有事的,乐观点,凡事往好处想嘛。”
  左首长笑得很凄凉。

  两兄弟聊了一阵,左首长就累了,“你先回去看看老爷子吧!”
  左老爷子上次中风之后,被蕾蕾治疗了一段时间,虽然有好转,却无法象正常人一样。
  有时语言不清,有时思维混乱,显然也是只剩一个空壳了。
  左书记心思重重,沈如燕问他,“怎么会这样?老大的身体不是一向挺好的吗?”
  她哪里知道,左首长竟然靠药物维持了好长一段时间。而且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让任何人知道他的身体状况。
  见老左不说话,沈如燕也不再吱声了,两人回到家里,老左直奔老爷子的房间。两名专职护士在陪着他,看到左书记回来,两人立刻退下。
  顾秋在南阳,被唐书记喊了过去。
  唐书记望着顾秋道:“现在你满意了吧!”
  顾秋苦笑,“这又不是我能决定的。”
  说起来,他只是自卫而已。可自卫也有错吗?唐书记说,“意气用事,我看你还真是需要好好磨练。”

  年纪轻轻,就爬到副部级,再过一二年,他还真有问鼎省长一职的可能。看来是太年轻了,骄傲自满。
  唐书记在心里惋惜。
  从副厅到副部,不知道要爬多久。
  更有一种可能,他顾秋同志的仕途,就这样到头了,一辈子副厅下去了。
  现在顾秋已经交接完毕,唐书记还没决定他往哪里去任职。

  这时如海同志过来了,看到唐书记的时候,他脸上的笑格外浓。“贤明同志,不要这么客气嘛,我就过来看看你这里有没有什么指示。”
  目光落在顾秋身上,如海同志道:“顾秋同志,你也不要气馁,你还年轻,有的是机会。不是有句话说,哪里跌倒的,哪里爬起来嘛。”
  顾秋在心里骂了一句,老子在股市上跌倒的,还能在股市上爬起来?
  看到如海同志这么说,顾秋道,“那是,谢谢如海同志提醒。”

  如海同志嘿嘿地笑,“贤明同志,顾秋同志的工作该怎么安排?”
  唐书记叹了口气,“这哪是我们能左右的?”
  “那倒也是。”如海同志道:“我倒是建议,继续留在省城吧!总不能让他回去当什么副市长,副书记之类的,这不又做回去了吗?”
  走老路可不好走,继续回去当副市长?从头做起?感觉横竖都不是滋味。而且也没见过有这种做法的。
  唐书记道,“不急,这样再考虑一下。”
  如海同志在这里坐了一阵,看看表,“要不要今天晚上开个欢送会?”
  草!
  这不是埋怨人嘛?人家降职了,还开欢送会?
  唐书记在心里鄙视了如海同志,说你心眼小,都这个时候了,还凑什么热闹?当初他上来时,如此煞费苦心防着顾秋,唐书记都看不下去了。
  现在顾秋被降级,看他这高兴的。
  顾秋说,“我走了。唐书记!”
  也没跟如海同志打招呼,便离开了书记办公室。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