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721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灿跟我说过,当年藏锋曾因为一个女人,与其兄长起了嫌隙,彼此大打出手。从这点来推测,或许对他来说,重要的不是阴阳如意瓶,而是当年那个女人。而这阴阳如意瓶,极有可能与那个女人有关。
  人间最苦是相思,于情于理。我都得找个时机,把那件事同藏锋交代清楚。
  想明白个中缘由,我对藏锋的奇异目光也未太在意,对她点了点头,便把目光转到王灿身上,把关于麒麟的猜想同他说了一遍。
  王灿听完。眉头依然紧皱,但对我点了点头道,“也有这个可能。”
  这件事由不得他不焦心,王家本就在走下坡路,而王屋洞天护山大阵更是涉及整个王家的安危。若是护山大阵出了问题,即便王家守住了魁首的位置,今后面对的境地也不会比今日更好。
  又沉默了一会儿,王灿这才小声说道,“我方才看过了,阵法被破之处,留下了一个缺口。我已经安排人去修复了,但这阵法由来已久,要想全部修复,只怕还得月余时间。这段时间里,我恐怕很难保证圣人的安全,一切还得您自己小心行事……”
  发生了如此大事,王灿第一个想到的还是我的安全,这让我不由心生感动。点点头。告诉他说,以我现今的修为,即便与阳神天师交手也轻易不会吃亏,让他放心。
  说完这些,王灿抬头看了眼擂台,依旧还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不用他多说,我也能猜到原因。

  想了想,我开口劝道,“你不用担心大比之事,你先去好好修复阵法,擂台这边,我和胖子会尽心照看。”
  一边说着,我往胖子那边看了一眼,他这时候还正睡的香。我说完之后,顺手给了他一巴掌,结果这家伙眼睛还没睁开,就从椅子里跳了起来,四下里扫了几眼,迷糊问道,“怎么了?怎么了?该咱们上场了么?”
  按罗天大比的规则,今日比斗只有一轮,我们刚才已经比过。瞧胖子咋咋呼呼的样子,显然是睡懵圈了。
  王灿对我,多半还是有信心的,但对胖子有没有信心就不好说了。他看了胖子一眼,转头对我道,“既然如此,这里就拜托圣人了。”

  言罢,他匆匆忙忙的又离开了。
  我看着王灿匆促的背影,又看了看迷糊的胖子,不得不承认,人与人之间是有差距的。胖子和王灿是同龄人,前者只知道整日吃睡,后者却已担起了家族的重任,劳心劳力。若是把他们角色互换一下,只怕不出三日胖子那一身肥肉就能减下去十斤。
  罗天大醮进行至此时,第二轮已经进入尾声,擂台上也没了多少人影,唯有三十六小洞天中,排在十数位的几个洞天家族。还在擂台上纠缠。
  没过多久,最后几家也分出了结果,决出了最终三十二强,挺近了罗天大比第三轮。
  这其中,十大洞天自然无一家淘汰,倒是三十六小洞天之中,爆出的冷门不少,强如玄德洞天,在这一轮里也派出了包括赵昊在内的全部主力。
  而排在其后的常山洞天、太山洞天等,更是直接被淘汰。
  这一轮被淘汰者,还有机会留在三十六小洞天中,但却只能排在末尾几位。他们手里掌握的真龙脉也要被拿出来重新瓜分,以后的没落,可以说是显而易见。
  至于那些淘汰了强敌杀入三十二强的黑马,至少已经预定了三十六小洞天中比较靠前的位置,以后的兴盛也指日可待。
  至于我,此时的心绪也平静了不少。虽然陆振阳的出现为这次罗天大比增添了不少变数,但这些洞天福地之中。本就强敌环伺,不管有没有陆振阳,拿到魁首之位,都不是个容易的任务,我倒也没必要只将目光盯在陆振阳一个人身上。
  辰州祝由科、阁皂山的劫丹等等,这些家族在之后的比斗中。都需要我多留意观察,以后若是遇上,也好避免被打得手忙脚乱的局面。
  今日比斗结果宣布之后,我便招呼上胖子,离开了这里,一起往道宫回去。
  胖子这家伙估计是刚才睡足了,回去的路上精神头旺盛的很,絮絮叨叨的说观礼台的椅子太硬了,睡得很不舒服,等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再睡一觉。
  我一边听他絮叨,一边琢磨着今天韩家天师约我晚上见面之事。
  信步往前走着,距离道宫越来越近。就在我们走到临近湖畔之时,胖子的脚步却停了下来,嘴里也一下子没了声音。
  我疑惑的转头问他为何停下,胖子却不说话,伸手指了指道宫门口。
  我抬眼一看,顿时也住了嘴,心头猛地一紧。下意识的便鼓动体内真元,神色无比戒备。

  此时的道宫门口处,一个身影正斜斜的靠在门口,赫然正是陆振阳!
  这里可是王屋洞天,我着实没想到,他竟敢主动找过来。
  他是怎么找到这里的?找我又所为何事?
  莫非他也等不及了,现在便要找我动手?
  我还没弄明白他的来意,胖子先忍不住了,他撸了撸袖子,对陆振阳高声喊道,“陆振阳,你来这里干什么?”

  陆振阳本来是背对着我们的,听到声音,他方才转过头来,抬脚从道宫旁离开,朝外足足走了十来步,这才停住,抬头看着我们。出声答道,“也没什么,只是想来问你们一下,这个破铜壶,你们还要不要了。”
  说着,陆振阳抬起右手,干枯的手掌了多只青色的细颈铜壶,远远的看去,依稀正是炼妖壶的模样。
  胖子的眼睛虽然神异,但对于此类神器却是它的天敌,仅仅只是一个照面,双眼便痛得睁不开来。我虽然早有防备,但也没想到陆振阳会把炼妖壶拿出来,那可是神器,看他之前对在风水选学店里的表现,应该是恨不得将此物据为己有才是,怎么现在又主动把炼妖壶拿了出来?
  难道他此行不是来耀武扬威,也不是来找我打架的,而是来送炼妖壶的?
  不可能!

  我心里否定了这个想法,一步迈出,挡在了胖子身前,将他和炼妖壶隔绝开来。就在此时,胖子也从疼痛中挣脱了过来,在我身后小声的说道。“你先拖延一下时间,我看看能不能撑这个机会,把炼妖壶弄回来!”
  不管陆振阳的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能把炼妖壶抢回来,也能缓解我们目前完全被动的状态。而胖子和炼妖壶心意相通,炼妖壶又被陆振阳拿在手上,在如此近的距离之下,应该有几分可能。只要我能让陆振阳分心,就能给胖子争取到足够多的时间。到时候,没了炼妖壶在手,陆振阳手里便没了筹码。
  我轻轻应了一声,然后抬起头来看着陆振阳。笑道,“陆振阳,虽然我以前觉得你很幼稚,但也没想到你能幼稚到这种地步。说吧,你在这里等我究竟是为了什么?依咱俩的关系,你应该还做不出把炼妖壶拱手相让这种事。”
  陆振阳带着面具。我看不清他的表情,只听到他一声冷笑,开口道,“还是和聪明人说话省心,让你后面那个胖子停手吧,我知道他和这炼妖壶心意相通,但这只破铜壶已被我下了禁制,他是拿不回去的。今天在擂台上,他试了那么多次,还没有试够吗?”
  日期:2017-11-09 06: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