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比鬼更可怕千百倍的东西》
第35节

作者: 野道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得到肯定答复之后,赵老师身上的怨气渐渐地开始消散,我知道,这是他开始放下执念的表现。事情到了现在,只要用送魂香,赵老师就会安心地走了。
  坟头土引路,送魂香送魂,很快,赵老师的魂魄慢慢消失在了我们的视线中。

  送了魂,我跟李兴林又在整个教学楼走了一遍,确认了再也没有别的鬼物之后,我们这才放心地离开了学校。
  回到了旅店,我问李兴林:“师兄,赵老师真的会在下辈子重新走向讲台吗?”
  李兴林正色道:“我没有骗他,不管人或者鬼,如果对什么特别执着的话,就会在他的灵魂深处形成一个印迹,即便他在转世投胎后,虽然会忘记所有的前世的记忆,但是因为这个印记也会让他对这个职业有莫名其妙的亲切感,而像赵老师对老师这种职业执着到这种程度的,再次成为一个老师还是有很大可能的。”
  “莫名其妙的亲切感……,是不是像某些人天生爱好书法,或者喜欢画画这类,难道这也是他们上一辈子留下的印记吗?”
  “应该是吧!这些知识我也是听我们引路人前辈说的,我感觉很有道理。”
  第二天,冯校长找到我们,给我们送来了三千块。这钱对于我们来说确实不多,不过冯校长告诉我们,这钱并不是学校出的,而是他拿自己的积蓄。可能是怕我们不信,他苦笑着告诉我们,刚开始他确实是想用学校的小金库出这笔钱了,不过当他看到了赵老师,他感觉自己也应该做点什么,不过他经济能力有限,能拿出来的也就这么多了。
  可能是看到了他眼中的真诚,李兴林只是从他的钱中取了二百块,见冯校长一脸的诧异,李兴林微笑着道:“既然你能无私地为自己的学生们做了一些事情,那我们也做一些自己能力所能及的事吧,这二百块我们当作路费,至于剩下的……你如果有心,就给赵老师家人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或者逢年过节给赵老师上两柱香,烧几张纸钱吧!”
  说句良心话,当年赵老师这个案例,即便到了现在也让我有所触动,很难想像,天底下竟然有爱自己工作痴狂到这种程度,不过天下之大,什么样的人都有,我对于赵老师这样的好老师,始终都保留着深深的敬意。

  辞别了冯校长,我和李兴林再次回到了寿山县,不过李兴林感觉在我家住着实在是太不方便,就在我家附近租了一间平房。随后的时间里,我一边跟着李兴林学习本领,一边按照他的指导进行修行和法器的祭炼。
  当然了,如果接到解怨的委托,他还是会领着我一起去,也就是在这过程中,我逐渐开始能独当一面,直到一年半以后,李兴林告诉我,该传授的他已经全部传授给我了,以后完全不需要他跟在我身边了。
  我听到这,忙问他是不是想要离开了。
  他笑着点头,跟我说,天底下没有不散的宴席,现在他应该走了。
  接触了这么长时间,我对李兴林的感情完全不次于自己的家人,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是我还是红了眼圈。

  他看我这样,眼中也露出了不舍得神色,不过他还是笑着跟我说:“我又不是一去不回来了,现在交通这么发达,想见面,坐上火车,用不了几个小时就能见面啊。”
  话虽然如此,我的心里还是不好受。李兴林走的那天,我在送行宴上喝多了,后来听跟我一起送客的老爸说,那天我喝了很多酒,醉得一塌糊涂,不过即便是那样,我还是拉着李兴林的衣袖一个劲地哭,完全像个孩子。
  李兴林走的时候,给我留下了一个厚厚的本子,那里面全都是他这些年解怨的经历,在随后的日子中,就是靠这个本子,我很轻易地解决了很多看似很棘手的案列。
  直到现在,虽然我跟李兴林还是聚少离多,不过我对他始终都是一如既往地尊重,除了父母的生养之恩大于天,李兴林的授业之恩也是深似海啊!

  九七年三月中旬,东北的天气正是乍暖还寒的季节。
  这个时候,我接到了一单委托,这也是我有生以来接到的第一单独自找我的委托。说实话,虽然以前跟李兴林一起,也以我为主做过两单解怨任务,不过李兴林突然不在旁边了,我在兴奋之余,也有点小紧张。
  找我的这个人名叫于长辉,是个四十多岁的农家汉,他自称是林水县个叫做杨家围子的人,林水县是我们邻县,他们县城离我们这有四百多里的距离,虽然我这个人阅历有限,但是看这位于大哥,我总感觉他这个人在一脸憨厚之下还隐藏着什么。
  不过我也不会在意那些,既然有了解怨的事,作为一位解怨人我当然不会拒绝,收拾了一下东西,我跟着于大哥来到长途客运站坐上了去往邻县的长途汽车。
  经过了三个多小时的颠簸,我来到了林水县的县城,下了车之后,找了个小吃铺吃了点东西,我又跟于长辉坐短途车去了杨家围子。
  那时候东三省的基础建设都不怎么好,尤其是通往乡下的乡村土路,坐车实在是太遭罪了,这一路把我颠的,五脏六腑都被颠了个个儿,得到了目的地,前脚刚下车,后脚我蹲在路边就开始大吐特吐,几乎把刚才吃的那点东西又都吐出来了。
  于长辉陪着笑,一边帮我拍着后背,一边抱怨:“唉,这破路哪回走都跟上刑似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修修。”
  我喝了两口刚才在县城买的矿泉水,这才感觉好了些。

  下车地点离于长辉所在的杨家围子还有一段距离,跟着他走了半个小时,于长辉这才指着前方一个正冒着炊烟的小屯子道:“叶兄弟,那里就是我们杨家围子了。”
  进了这个屯子,我发现这里虽然看起来也不富裕,但是和朗秀芬所在的平安村相比,那也算是不错的了,最起码的村里还有几件砖瓦结构的大砖房。进了屯子,跟于长辉拐了两个弯,我们在一扇用钢管和铁筋焊成的大铁门前停住了。
  “叶兄弟,这就是我家,我走之前已经让你嫂子做好准备了,进屋咱就能吃饭。”
  农村几乎家家都养狗,于长辉当然也不例外,我这人自小怕狗,虽然羡慕李兴林那种光靠气势就能把狗吓得屁滚尿流的本事,不过我要是能达到那种程度,估计没个几年根本就想都不要想。
  日期:2018-04-15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