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有鬼吗?我这有个真实的故事》
第9节

作者: 读者唐小皮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4-13 16:04:37
  很快一周过去,不管我的打坐还是对邹明潜能的发掘,都处于停滞状态,好的是邹明在我和他谈互利合作后没有再折腾,甚至晚上石玉都很安稳。
  但我忘记了和老爷子的约定,我该向他汇报我练习的进展,老爷子打过电话来催,我于是屁颠屁颠带了些茶叶,开起我的破驴一路向重元寺而去。
  几朵茉莉花伴着绿芽在玻璃杯中浮沉,那是我老家的飘雪,老爷子很高兴,大概是我上道的意思,其实我知道老爷子根本不缺钱,他在某些圈子很有名气,上周帮人开副药,收了人家几千两银子,又还跟人去上海一趟,据说回来礼品塞得行李包鼓鼓囊囊的,当然他收东西看人,他知道我是穷人,和我的交往,估计也就图一乐,还有与他小丫头男朋友穿同一身皮的原因。

  我看老爷子高兴,就开始蹬鼻子上脸地抱怨起了老爷子的小册子没效果,老爷子嘴一憋:你自己身体虚了还怪别人,你那是气血亏虚,来,先做他几十个俯卧撑。
  虽然我搞不懂老爷子要干啥,我还是就地开始做起来,这动作,我一向没虚过谁,考试时一分钟30个过关,我都是40个没问题。但因为急于表现,几十个俯卧撑做下来,我有点面红耳赤,停下来时气踹嘘嘘。老爷子大喊我不要停,让我开始做小册子上气篇的甩手测试,嘿,还真的,不光指尖涨麻,手掌都是涨的。
  老爷子笑嘻嘻地对满脸疑问的我解释,人到中午,身体气血开始亏虚,所以你很难感觉到身体的气,如果是小孩子,随便划拉一下,手指都是涨涨的,因为他们是初生之太阳,正是所谓血气方刚,但人到中年后开始走下坡路,就算有气,也是深藏脏腑,很难调集,我让你做俯卧撑,不过是让你的气血强行运行,让你有个初步的感知,你以后别打坐了,练气前先去跑步。
  我哦了一声,嘟囔说我儿子正欢迎我打坐呢,我确实这周没对他凶过一次。
  接下来,我当然趁热打铁地请教开发邹明的潜能问题,老爷子听说我居然和邹明有了什么协议,少有地严肃下来说,你可知道,鬼的债欠不得,他帮你做了事,你就得做到你答应他的。
  要是做不到,后果呢?我问。
  后果,这会很严重,他会不死不休地缠住你。老爷子说。
  切,本就是死的,还不死不休,我笑。
  别不当真,老爷子再次忠告,如果你做不到答应他的,就别让他帮你做事。我也很认真地说,其实,我也真想帮他,他其实可怜。
  老爷子看我说的认真,也就不再对我忠告,只说其实鬼的能力有大有小,一般地要做到帮人做事情,至少要能上别人的身。我说那邹明行。老爷子说行个屁,他能藏石玉身体里,是因为石玉穿着他身前的衣服做了导引,这个邹明,现在还不行。你要他帮你,你得先养养他,让他提升自己能力。
  老爷子说完转身拿了包东西给我,说明天起你每天让他喝这个,我闻了闻看老爷子,老爷子说别指望我告诉你,谁还没点商业秘密,你可以回去了。

  我也没拖泥带水,起身拿了东西转身朝外走去,到门口时,身后传来一句,少熬夜,你那小身板经不起折腾!
  日期:2018-04-14 18:28:21
  老爷子的话没有吓到我,有些犹豫是肯定的,我认为只要我不去害人,就算有后果,问题能严重到哪去?
  所以第二天石玉没有意外地出现在我办公室,我给他泡了老爷子给我的东西,因为我不属于高大威猛型,所以收买人心是我管理监室的第一选择,经常奖励监室里积极与管教干部靠拢那些骨干分子些茶水什么的,所以当我将一杯热气腾腾的水递给石玉时,他也没有太多奇怪,很自然地说了声谢谢。
  但我明显感到石玉在喝了一口后,身上明显打了个激灵,仿佛冬天里从热气腾腾的澡堂子里被人摔出门外那种感觉,我拿斜眼看他:石玉,石玉,我小声叫了下。他有些奇怪地看了看我,说干部有什么吩咐。

  看来邹明不会随意出来的,估计那也是耗费能量的一种行为,我就对石玉说,你估计也快离开这里了吧,你这因为鉴定的事情,拖了太长时间了,不可能一直拖下去,案子的事情你心里有数,我也不再多说什么,关键是这邹明的事情,你打算怎么解决,你不希望身体里一直有个东西吧,我试图引人入坑然后要他积极主动配合我的行为。
  石玉说,干部,我明白你的意思,虽然我知道你又你的目的,但这也确实是我的事情,当初我对不起邹明,今天也是该被折腾,如果有什么法子能让他离开,我愿意完全配合。
  我见时机已到,就说,石玉,你现在手里杯子里的水,不好喝吧,别喝一口就放那里不动,你要想邹明离开你,那你每天来我这里,我泡杯相同的东西给你喝,对你身体没什么影响,但能加速邹明以后有能力离开你,不至于来要藏在一个人身体里。
  石玉有些意外,但接下来就是奉承我懂得真多什么的,显然,我的提议他是同意的,于是他拿起杯子一饮而尽,样子像豪饮一杯五十度以上的白酒,充满豪迈而悲壮的感觉。
  如此过了三天,在石玉继续来办公室喝水时,我尝试着喊了声邹明,石玉愣了一下,一秒的发呆,瞬间又清醒,看着我:谢谢你,干部,我是邹明,你在给我强化身体,我一直知道。我觉得我已经能够离开石玉的身体,虽然很不舒服,但已经可以。你需要我做什么,你尽管吩咐吧。

  我一听来了精神,还真有老爷子的,我喊了声等等,连忙从抽屉里摸出一副眼镜戴上,这同样是老爷子给我的,他说戴上这东西,可以看见不干净的东西,这老爷子啊,真是神人,好像算到我需要什么东西。我一边戴上一边让邹明尝试走出来。
  于是神奇的一幕展现在我眼前,像一个胶水样的半透明人,慢慢地在石玉身上显现出来,几乎和石玉重叠,慢慢地试图和石玉分离,仿佛这个胶水样的人真的有黏性,费了很大的劲才和石玉真的分离,并且在彻底离开那一刻,我明显感到透明的人形有些拉扯得变形。我兴奋莫名,大感有趣,权势倾天如美国总统,我想他也见不到这神奇的场景。
  我问他,邹明,你现在能到别人身体去吗,到别人身体里能知道别人的想法吗,或者能问出些东西吗,我一连兴奋地抛出一连串的问题。没有想到刚问完,邹明又瞬间回到了石玉的身体,他说,应该是可以上别人的身,但不容易,至于能不能知道别人的想法,他说,不可以,他说,我就算在石玉身体里,我其实不知道石玉在想什么,他就是他,我就是我,我只不过挤占了他的身体而已。
  看我失望,邹明又说,不过,我觉得有一种情况下可以,那就是在梦里,我不懂具体原因,但我明显感到有两次石玉做梦,他在想什么,我好想有感应。
  我笑了笑说,好我知道了,好事多磨,这东西不急,我继续给你强化身体,也许你强了,不用做梦都行,说完也没啰嗦,把他送了回去,毕竟,我管的可不是他一个人。虽然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但看得到进展。我站在窗前,静静地深吸一口气,想象它从胸中扩散,慢慢向两臂游走,若有若无,向手掌,指尖漫过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