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一扒阴阳先生那些不为人知的事!》
第48节

作者: 元気蛋包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勾搭你老妹儿,我鄙视了他一句,然后看了下我那件阿迪耐克,潮潮的,显然她今天洗过了。我下意识的闻了闻,一股淡淡薰衣草的香味儿。
  我也不含糊,吃饭完就换上了阿迪耐克,结果走哪儿哪香。哈哈。心情十分爽快,然后跑到湖边继续画符去了,要说人逢喜事怎么就这么爽,我也不知道,我也没遇到啥喜事儿,但是心情就是莫名其妙的好,不知道为啥。
  望着太阳落到了湖的另一边,我心想,今晚终于到了,这两天剩下的符,再加上今天画的,一共十五张。十张‘甲午玉卿破煞符’,三张‘丁已巨卿护体符’还有两张以防意外的‘甲子文卿缓神符’。就这装备量,应该足够了吧。
  由于我随身都带着那面小镜子,就差井水,然是想想井水就是地下水,这里这么大个湖,用湖水应该也行吧。就等晚上了。
  我又利用了半个小时,涂了一张差不多能过关的水粉来应付刘明明,再怎么说不画一张差不多点的画也说不过去。
  晚饭后,刘明明继续作品简析,今天的他很好奇,问我:“你的日出东方系列呢?”我笑了笑,没回答他。
  刘明明点评完毕,没有像前几天那些放我们集散,而是露出了一副极其猥琐的小脸问我们:“今天真他吗热啊,你们说呢?”

  我们不知道他有什么阴谋,于是回答他:“是啊,真他吗热。”
  他笑着对我们说:“那咱们晚上玩儿一点儿让人凉快的游戏啊?”
  卧槽,我真鄙视你个色情教师。都一把年纪了,还想玩儿凉快游戏,我大喊一声:“刘老师,要自重啊!”旁边的男生们也开始跟着起哄。
  他骂了我一句:“滚蛋,我说的是练胆儿游戏,怎么样?”
  练胆儿?怎么个练法?我们莫名其妙了。

  刘明明指着离旅馆不远处的那栋还没有建好的空楼对我们说:“我上大学的时候,经常和哥们儿们晚上钻旧楼玩儿,可刺激了。正好咱们现在有这个条件,等晚上俩人一组,从一楼走到五楼,正好今天这么热,降降温,怎么样?敢不敢?”
  他说的到挺有意思的,我们这边的男生们听完他说的已经有人开口答应要玩儿了,可我却十分的不愿意,因为我知道现在还有一个不知道是何物的妖怪晚上要来。而且这种冒险的游戏还是少玩儿为妙。
  由于我身为一个男人,现在服软会被人看不起,我只能希望那些女生们反对了,可是谁又能想到,这帮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老娘们一听有这么刺激的游戏,都举手说好,然后还虎视眈眈的偷眼望着我们这帮男人。
  这时候再不说话可就不行了,我连忙举手说:“刘哥,我反对!!”
  哪知道刘明明白了我一眼,对我说:“反对无效,就这么定了,为了效果好点儿,大家快回去睡觉,一点起床咱们进去玩儿一回。给这次外出写生留个好一点的回忆。”
  卧槽,一点?你这不是开玩笑呢么?我今晚还有重要的事儿呢,你可好,把人都弄醒了,这可怎么办啊?
  我连忙又说:“刘哥,我真起不来。咱还是别去了。”
  刘明明见我屡次反对,也不含糊,马上走了过来,对着我屁股就是一脚,并且说:“扫兴的玩意儿,起不来就拽你起来!王城,到时候你就把他踢起来听见没?”
  王城嘻嘻哈哈的点头,大家解散了,都很兴奋晚上要玩儿的事情。可我却满心的担忧,这可怎么办啊,我晚上还要见九叔,而且还得消灭那个东西呢。
  刘明明忽然的整出这事儿,我晚上该怎么办?参加的人那么多,要是那东西来了的话,在那栋空楼里我该怎么保护他们?

  我感觉世界末日仿佛就要来了,我到底该怎么办啊?
  没有头绪的我坐在旅馆外,望着圆月从天边升起,深山之中的夜幕下,那栋空楼显的格外的渗人。
  看来今天晚上注定又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了。
  要说热锅上的蚂蚁是什么状态,我现在可太知道了,他姥姥的刘明明真能给人添麻烦。晚上十一点,我坐在屋子里,看着电视剧,心神不宁。但愿别再出什么状况了,要不我可真受不了了。
  摸着裤兜里的小镜子,我心中暗暗的打定了主意,刘明明说一点集合,那最少也要疯一个小时,那就是两点,正好是丑时。按照那东西这几天的规律,一般都是两点半以后出现。管不了那么多了,丑时一到,我就马上偷溜到湖边联系九叔,要不然的话一定会有伤亡出现的。
  由于很兴奋,他们都没有睡觉,等待着一点集合,我差不多能了解他们的思想,由于是两个人一组,所以男的多半想找个女伴,想借机体现一下自己的男子汉气概,趁着夜里黑而趁机占女的便宜,吃吃新鲜的豆腐,而女的,多半是同样想趁着夜里黑,好给自己一个往心仪已久的男伴儿的怀里钻。

  刘明明的想法我也知道,他也是用心良苦,想给自己的学生们一个绝佳的配对机会。可要我说这就是脱裤子放屁的事儿,完全是多此一举。
  看来今晚将会是最考验我的一晚了,我得找一个靠得住点儿的伴儿,好能给我中途开溜到湖边的机会。
  想来想去,王城就是最佳的人选,这老爷们儿一把年纪了,应该对这类的配对节目不怎么感冒,到时候我跟他俩人做个样子从一楼跑到七楼,然后直接跟他说这游戏真没意思,再让他回屋睡觉。他多半能同意。
  于是,我对坐在床上的王城说:“老王啊,等会儿咱俩一组啊?你看咋样?”
  王城正坐在床上扣脚丫子,他斜了我一眼,然后对我说:“你是害怕吧?谁跟你一组啊,我这么青春个小伙当然得找个小妞儿作伴儿啦,你找别人儿吧,哈哈。”
  哎呀我心里这个恼火,想不到你个老家伙还人老心不老,还期望着年老入花丛?你还青春呢?你都快立秋了。
  没办法,我只能问小凯了,看上去他也对晚上的事儿挺不感兴趣儿的,我就对他说:“凯哥,我看你相貌堂堂,以后一定是做大事的人,要不咱俩等会一组吧。”
  小凯竟然也斜了我一眼,然后有气无力的对我说:“行啊,你去问问我媳妇儿,看看她同意不?”
  想到了小凯的媳妇儿,我不由的一阵冷战,那位女性硕大的身板出现在了我的脑袋里,不是夸张,就他媳妇儿那体格,打我这样的三个都很轻松。
  我无语了,天哪!我该怎么办!老天爷你劈死我算了!!
  你们这帮无知的草民啊,哥们儿我这么努力的帮你们平息状况,你们却一个劲儿的为自己制造状况。哪儿还有王法了,不带这么玩儿的吧!

  我应该找谁一组才能好开溜呢?我的脑袋里一片混乱,忽然,我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刘明明。对呀,哥们儿我完全可以呆在刘明明身边啊,要知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刘明明一定会在一楼呆着,到时候我跟他说我害怕,而且没人陪我,留在他身边,等到快两点的时候就劝他召集大家回去。而且开溜也方便,说声上厕所就能闪人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