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265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于向荣这才再次咳嗽了一声说道:“今天召集大家过来,是有两件事情要说一下。一是通报下县改市的进展,二是组织部提交了一份调整方案,要大家议一议。”
  “关于县改市,我早就想要找个时间跟大家通报一下,只是大家实在太忙,很难聚到一起。这才一拖再拖,拖到了现在。拖不是个好事情,什么事情一拖就会走样,什么事情一拖就会出谣言。咱们这个事情也不例外。为什么这样说,是因为我听说有的同志言之凿凿的说,咱们县改市的事情黄了。”
  于向荣说的不错,还真的有这么个说法。据说这话是郑大胆说的。也许是喝多了酒,也许是人老怕寂寞,想要出风头。
  老郑在人大里就传出了话来,说下面的县长书记当官迷了心。他们当不了市长书记,就想着法子抬举自己,居然想出了县改市这么一套。如此一来,今后不管是正处,还是正厅,都能叫市长了。县市,县市,不就是丢人现世吗?

  下面搞的动静太大,中央的领导们不乐意了。他们说,县是咱们行政体系中最重要的一环,也是最基础的一环,是不可或缺的,所以就拍了板,紧急叫停了县改市。看着吧,有些人花了大把的钱,到最后连个现世都没混上,只得了个丢人。
  郑大胆的话在大河县很有市场,他和很多人一样,不了解县级市的职能。大河还是原来的大河,把县的牌子摘掉了,挂上了一个市,大河就进步了吗?不但没有进步,而且还亏空了不少。
  谁不知道,为了迎接上级一次次的验收,大河县花光了财政的税收。为了跑部钱进,县委书记于向荣拉着一车皮的钞票,一趟趟的撒进了部委衙门。有什么用呢,换来的不过就是一个牌子罢了。
  陈九江听着于向荣铿锵有力的话语,心说看样子郑大胆的话传到了于向荣的耳中。这郑大胆也是闲得慌,没事瞎扯什么蛋,害的老子要在这里替你听于向荣发唠叨。
  于向荣讲了半天,从县改市的重要性一直讲到了工作中的艰辛。他说道:“如果不重要,谁会吃饱了撑的,为了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名号就劳民伤财的大费周章?如果不重要,能从中央,到省里,再从省里到市里一级一级的办下来,然后再一级一级的办上去。”
  “县该市这其中的好处我就不说了,大家都知道的。我就说说这其中的艰辛吧。同志们,你们是没有去部委,不知道什么叫脸难看,事难办。一个个小青年,年龄还没有我儿子大,就板着个脸,给老子使脸色。”
  “我就不明白了,中央刚开过会,说要依法办事,说要改善办公软环境,说要真正的落实为人民服务的精神。可是部委里面,愣是没有听到一般,除了刁难,还是冷漠。”
  “咱们不能学他们,咱们要真正的落实中央传达的精神。从今天开始,加强软环境治理,让需要办事的人真正看见咱们的改变。要让伟人说的为人民服务,落到实处。”
  说到这,于向荣喝了一口杯子里的茶,转头对政法委书记龚新亮说道:“龚书记,在这方面你们公检法首当其冲。他们在这方面备受指责。他们简单粗暴的作风是时候改正一下了。”

  龚新亮也是倒霉,开常委会挨批,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于向荣动不动就拿公检法说事。可是这些事情又不是他做的,他的话在公检法里还真的不大好使。之所以如此,至少有一半的功劳要算到于向荣的头上,正是因为他的支持,雷霆那混蛋才有胆子想要架空他。
  ***,现在却又来指责老子,说老子管教不严,既然如此,那老子就深入的落实一下。想到这,龚新亮说道:“公检法的情况确实特殊,他们和老百姓的接触点最多,也最是繁琐。所以难免产生一定的摩擦。当然,这都不是咱们服务态度差的理由。所以我想在咱们县的公检法系统中搞一次改作风,创文明的行动,不知书记的意思如何呢。”
  于向荣没想到挨惯了批评的龚新亮居然学会了顺杆爬。可是话是他提出来的,总也不能当着别人的面再说不行。他熄灭了手中的烟,点着头道:“我看行,就从你们做起吧,抓出个样板出来。”
  龚新亮得了这个圣旨,就在心里盘算起会后怎么搞工作作风建设。领导和下面的小兵一样,也喜欢做形式搞运动。尤其是龚新亮,一直以来都是这么想的。
  只有通过搞运动,才能增加接触面,才能熟悉各部门,才能协调好下属各不忙的关系。

  有句话不是说了吗,当官是干什么,就是三搞——搞人搞事搞钱。只有搞了事情,才能搞人,从而更好的搞钱。
  龚新亮不想搞钱,现在他最迫切的就是搞人。搞人不能硬搞,还是要采取些策略,最好还是从搞事情开始。
  要说龚新亮也不是白给的,人家来了大河县两三年,手底下也收了不少的人。尤其是政法系统里面,不声不响的潜伏着他不少的死忠。这些人和公丨安丨局长雷霆多少有那么一些别扭,对龚新亮也多少有那么一些深深的期待。
  做领导最不能的就是辜负下属的期待,若是什么梦想都不能承载,那就剩下他一个船长,自己划船玩了。
  龚新亮想着心事,不再出声,于向荣就对秋天说道:“第二个事情,组织部有个调整方案,要提交常委会。秋部长,你来说说吧。”
  秋天闻言,坐直了身板,左顾右盼了一下说道:“同志们,宗教事务局的老严年前就到点了,所以给我们组织部打了几次报告想要早点退下去。组织部接受了他的请求,所以宗教事务局就需要再安排一位局长过去。”
  说到这,秋天故意顿了一下,想要看看众人的反映。
  陈九江心说,尼玛的秋天,也是一位好演员啊。只是太爱出风头,太喜欢抢镜了。组织部办正事的时候,总是会拿着闲杂人等说事。不用说了,于向荣给王心忠安排的养老基地就是宗教事务局了。
  王心忠去那也好,说不定还能趁机去天南海北走上一趟,既欣赏了祖国大好河山的美丽风光,又体会了一些异域风情,少数民俗。当然,若是他不喜欢南来北往,还可以去长寿山和乾坤老道研究下易经。
  陈九江是知道根底的,还有消息闭塞的,他们心说多大点事啊,一个宗教局长都搞的如此隆重,随便找个人干就是了,实在不行就让我那亲戚去弄上两把,镀镀金。
  秋天一停,王贵云就煞有其的道:“宗教事务局可是个重要的部门,不但关系到民族,更关系到信仰。现在国家提的也很多,要关心少数民族,要提倡信仰自由。所以这一块一定要找个老成持重的人不可啊。不知道组织部有人选了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