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520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牧野道:“你太谦虚了,在西方还是有许多如你这样的有识之士,在学习和运用中国的文化,甚至中医在国内的发展都不如在国外,而我们的传统美食,则始终没办法在西方主流的饮食文化中占据一席之地。”
  “李先生,你太贪心了。”玛格丽特切下一大块牛肉塞进嘴里,用了很长时间才咀嚼完毕吞咽下去,陶醉的样子:“真是神一样的技术啊,文化有差异,人心难免有偏好,但味蕾永远不会失去公允,我相信你会成功的,但不是现在。”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这个世界以后注定会是多元化的,尽管你们的东西很有活力和生命力,但我们也不会坐以待毙。”玛格丽特俏皮的挤了一下眼,道:“李先生,欢迎你来到西方的江湖世界,你现在遭遇的麻烦只是个开始。”
  他吗的,这大妞是话里有话啊……
  有些话难听,却是心里话。有些话好听,但里边藏着毒针。
  玛格丽特话里有话,略微有点逆耳,但说的都是实话,在一定程度上提醒了李牧野,这块土地的主人是谁,想在这里搞事情,不做好充分的准备,就得做好付出相应代价的准备。
  在此之前,李牧野的确没把局面估计的这么复杂。想当然的以为跟合记堂之间的问题是中国人内部的矛盾,这些西方人只会在一旁瞧热闹,不会过多参与进来。但玛格丽特的话让李牧野意识到,一部分西方世界的大人物正在转变观念,不但在接受学习东方文化,并且非常重视来自东方的文化入侵动作。
  合记堂在北美也做餐饮连锁,并且是率先把中餐本土化的企业。从口味到菜色,乃至炮制速度都大大偏离了中式餐饮的风格。尽管成功融入到了市场中,却并未让中式餐饮在某个阶层里成为深入人心的主流。黄永申的做法是主动把自身庸俗化,去适应西方世界的文化俗流。不但没有侵略性,相反还会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中华餐饮在人们心中的层次。
  李牧野的中华楼虽然经营没多大起色,但做的却是正宗的中华料理。并且实力雄厚,从一开始就摆出了不在乎盈亏,坚定不移的秉持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中华料理特色风格。野心勃勃要把中华料理的精致,营养和天人合一的文化理念传播到西方世界当中来,这才是他最让人排斥的地方。
  这个世界在本质上还是充满对抗性的,国与国,人与人,只要存在分别和差异,纷争和对抗就必不可免。核武器的诞生压抑了人们通过战争解决问题的本能,逼迫的超级大国之间要通过经济和文化的较量来争夺主导地位。
  李牧野致电给阿辉哥的保密专线,讨论了一下当下的形势。名义上是求教,其实就是想讨教还价,争取更大力度的支持。小野哥不是什么志在万里的江湖枭雄,之所以大老远跑到北美来,一是因为阿辉哥的忽悠,二是因为你姐姐陈淼步步紧逼的结果。所以无论如何,这事儿你们不能躲在国内看老子的哈哈笑。

  阿辉哥有些为难,因为军方一直跟玄门有着密切合作。而玄门和白云堂却是势不两立的对手。相互间刨了对方两千多年的祖坟,几乎不可能成为合作的对象。而李牧野现在跟白无瑕的关系暧昧,已经是半公开的江湖秘闻。玄门方面在军方的代理人曹林对此已经颇有微词。现在李牧野又要求军方在经济和人力两方面提供资源,势必会引起玄门的不满。
  李牧野懒得管他有什么为难的,他知道阿辉哥现在已经是总参某局的少将副局长,权柄深重,深得军方高层信重。只要他想帮忙,至少在金钱方敏有任何要求,周家是不会拒绝的。至于人手方面,本就没抱多大希望。
  陈炳辉再李牧野再三要求甚至不惜以撂挑子相威胁之下,似乎有所松动:“你的意思是增资扩股,周家拿出一笔钱来作为拓展基金,而你负责投入人力来拓展市场做推广,这样一来白雪手里的股权就得被稀释掉一部分,是这个意思吧?”
  李牧野道:“这只是个提议,如果任何人有疑义,我也可以接受股权被稀释掉,立即放下这边的一切回到国内去。”

  陈炳辉道:“你这是要公然跟陈淼对抗吗?二姐的手段你不是没体验过,不怕会惹来更大的麻烦?”
  李牧野道:“她念念不忘跟李中华之间的仇恨,三番五次试图在我身上打开缺口,即便是我已经表明态度跟李中华划清界限的情况下也还步步紧逼,就算是泥人也他吗就几分土性吧,更何况我李牧野可不是泥人。”
  “你当然不是泥人,我是可以吧?”陈炳辉没好气的:“你就不能体谅一下我的为难?二姐在国防科技方面是做出过别人不可取代的杰出贡献的,她在外事局服务多年,尤其善于情报交流工作,即便是在西方世界里也有着极大的影响力,虽然前阵子针对你做了一些布置,但毕竟是有底限的,而我作为她的亲弟弟,你的兄长,你让我怎么选择?”
  陈淼长袖善舞,精于谋略,长于把握世情人心,只要是她想搞到的情报,几乎总是能找到合适的办法搞到手。尽管世俗当中注定一辈子声名不显,但在军政两界的高层眼中,却是一位无可替代的无名英雄。
  李牧野道:“我看咱们没什么好谈的了,我认怂了可以吧,一个人对抗一个世界,我没那个道行。”
  陈炳辉沉默了一会儿,李牧野知道他在斟酌,这意味着他已经在考虑接受自己的想法。等了一会儿,电话那边陈炳辉低沉的声音说道:“追加多少投入请你说个数字,不管总股本扩充到多少,至少得给白雪留百分之十五,你不能独立拥有百分之五十以上的权益,否则,这个风险我也承担不起。”

  李牧野道:“我就是个江湖草莽,没有官方身份,自然也就没有官方机构的义务和必须遵守的行事准则,做这件事完全是冲着咱们弟兄的感情,从我被陈淼逼迫着来到北美以来,赚钱多少我没计较过,个人得失我也没争过,即便是现在跟你要钱要股权,也只是单纯的为了能把这件事做好,我不希望自己成为陈淼手中的一枚筹码,你懂吗?”
  玛格丽特的话让李牧野产生了很多联想,自己做的事情越是不讨西人的喜,就越有价值,而有价值的事情总是伴随着被交易的风险。陈淼就是最擅长利用有价值的东西做交易的人。李牧野不希望在未来的某一天,她忽然给自己来一个釜底抽薪,而自己却连反抗挣扎的余地都没有。
  陈炳辉轻轻叹了口气,道:“二姐其实是有大局观的,你在北美遇到的困难也并非全是她的问题,你能有今天的成就也跟她有很大关联,我知道她针对李中华做的一些事对你来说不太公平,但无论如何,请你不要因此仇恨她,当年的事情扑朔迷离,她毕竟是死了丈夫和儿子,对于一个女人而言,有些事情是不可能放下的。”
  李牧野道:“放下或者放不下,那都是她的问题,她儿子死的时候我也不过周岁,我没对她做过任何不好的事情,她利用我做复仇的工具,本身就是错误的做法,现在这个错误已经伤害到了更多的无辜的人,这就是道德品质的问题了,当然,对于她这样的人而言,跟她谈道德是可笑的,你们行内有句话叫间接伤害,足以掩盖一切龌龊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