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里哪些时尚漂亮的留守村妇》
第55节

作者: 山居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建军虽然一声不吭,却做出一付若有所思的神情,好像在考虑的样子。过来片刻他眯起了眼睛打量着那个几乎和自己一样高的五大三粗的小子,他想这个三个胎神就这算小子块头大,其他两个根本不值一提,想制服他们,得先制服这大块头,只要制服了这个大块头才能把另外两个镇着。他之所以眯着眼睛打量这个大块头,是在找下手的地方。
  这时候大块头又发话了:“喂,你***想巴适了没有,是拿钱了事呢还是把车子留在这儿?”
  陈建军冷笑了一下不紧不慢地说:“我前段时间听到几个开车的哥们说过这种事情,他们有两个就是在这条路上碰上这种倒霉事赔了几百块钱,没想到今天我也碰上遇到了你们了,他们碰上的几个乱杆看来就是你们几个了。”
  几个乱杆一愣,面面相觑。
  片刻大块头恼羞成怒恶狠狠地发话了:“你***废话少说,你倒是拿不拿钱?”
  陈建军又是一声冷笑:“你以为我是耙的好随便让你们敲诈啊,老子明白告诉你们,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
  三个乱杆被弄了个措手不及,一时间呆着了。以前他们这样吓唬其他开电瓶车的司机,别人都是怕得要命,没有不乖乖掏钱了事的,没想到这次碰上硬茬子了。
  很快大块头咆哮起来:“耶,你小子刚才说啥子呢?你给老子再说一遍。”
  陈建军突然向后面退了好几步,伸手一指大块头说:“你们这几块胎神,耳朵是不是聋了听不懂哦,老子再给你们重复一遍,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老虎不发威,你当老子是病猫啊!”

  大块头一听这话气得暴跳如雷,立刻挥舞着拳头嚎叫着猛冲上去:“你***找死哦,老子今天废了你。”
  陈建军看得亲切,一闪身躲过大块头来势汹汹的拳头,紧接着他立刻握起双拳抬手快速反击,一眨眼的功夫,双拳连环出击已经对着大块头的脸部打出了十几拳。这一阵快如疾风的组合拳直打得大块头眼冒金星鼻血飞溅。
  大块头骤不及防,根本就回不过神来,连手都不知道怎么还了,就在他挨了这十几记拳头重击而一下变得昏头晕脑的时候,突然又觉得自己的双脚膝盖骨遭受到了对方的重重狠踹。他一时间感到疼痛难忍支持不住自己的身体了,于是整个人竟一下就跪在了地上。可是就在他双腿负痛刚刚跪在地上的时候,脸上突然又被对方狠踢了一脚,他再也承受不住这种打击终于仰面朝天地倒在了地上。
  另外两个乱杆万万没想到对方如此厉害,一时间呆若木鸡,等待大块头已经倒在地上了他们才回过神来。当他们看到陈建军不屑一顾地冷笑着看着他们时,两人才彻底醒过神来,立刻掏出了身上的刀子挥舞着一前一后地扑了上来。怪了,那个手臂被撞了的瘦子这回手却不痛了,竟然还有力气用那只所谓受伤的手挥刀扑向陈建军。
  陈建军临危不惧,等瘦子举刀刺向自己时,敏捷地一侧身一下抓着他拿刀的手腕往旁边一带,紧接着另一支拳头狠狠地砸在他的脸上。
  瘦子被这一拳打得头昏眼花不禁惨叫一声:“哎哟……”
  陈建军没等他回过神来,猛然飞起一脚一下就把他踢到旁边的大水沟里。
  那个矮胖子这时已冲到了陈建军的面前,他拿着弹簧刀对着陈建军乱挥乱砍。陈建军只是稍微闪了闪身,又飞起一脚把他一下踢到了水沟里去了。

  因为快到农忙了,需要大量的水来灌溉农田,,因此路边大水沟里的水很大很深,竟把两个乱杆冲了好几米远,他们才狼狈不堪地站了起来,手上的刀子也不知道丢在哪里去了。
  陈建军走到水沟边指着两个水里的乱杆又指指躺在地上的大块头破口大骂:“你们这几块胎神,脑残,猪头三,简直瞎了你们的狗眼,敢来敲诈老子。老子坐不改姓行不改名,现在明白告诉你们,老子是付河五队的军娃,付河五队的峰娃也是在社会上混的人,你们肯定认识他,你们去找他访问访问我军娃是啥子人。老子天天都在车站那儿载人,你们这几块胎耙子要是不服尽管来找我,老子随时等你们来。”

  站在沟里的两个乱杆面面相觑作声不得,而躺在岸上的那个大块头也还在痛苦的叫唤不止。
  陈建军杨了杨头,在看热闹的众人佩服得五体投地的目光中拍拍身上的灰尘,然后看看几个目瞪口呆的小女孩招呼道:“你们快上车吧,我们走。”
  “啊……哦……”几个女孩如梦初醒般地纷纷上车坐好。
  十几分钟后就到了林村八队那个包臀裙女孩的家门前,女孩的家也是现在那种最流行的封闭式的二层小洋楼。看来女孩的家境不错。
  几个小女孩下来,都不无佩服地望着陈建军,包臀短裙女孩掏出一张五块的和一张一块的钱递给陈建军道:“帅哥,来给你车费。”
  陈建军接过揣在裤子口袋里正准备上车走。却听到包臀裙女孩表扬道:“帅哥,你真棒,一个人打三个,好厉害哦!”
  “是呀,帅哥就像电影电视上的武林高手,好厉害哟!”几个小女孩叽叽喳喳地说起来。
  陈建军笑了笑道:“雕虫小技,不足挂齿。”
  之后他在几个小女孩痴迷爱慕的目光中上车离开了。
  陈建军连续几天在车站那里等生意载人,一直都没发生什么事情,看来那三个胡村的乱杆是被他打怕了,不敢来找他的麻烦了。
  其实陈建军心里还以为他们是会来报复自己的呢,但他一点都不怕他们,因为有了一次交峰,他就完全了解他们的底细了,他们三个只不过是一些球本事都没有欺软怕硬的脓包罢了,根本就经不起自己的拳打脚踢。
  而且陈建军心里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他猜想他们说不定会纠集一帮乱杆提着砍刀来围攻自己,所以他已经做好了准备,也去买了一把二十几公分长的西瓜刀来放在车上顺手的地方以防不测。
  他在当特警的时候,曾经几次参加过由公丨安丨、武警、特警组成的联合围捕黑社会团伙的打黑除恶专项行动,亲自和那些穷凶极恶的黑社会成员交过手,曾经有一次徒手制服过一个负隅顽抗的持刀歹徒,真可谓久经沙场经验丰富。他想,他们就是来十几二十几个自己也是不会害怕半分的,他相信自己的本事,对付这些乌合之众绰绰有余,只要他们敢来,他这次绝对不会手下留情,肯定是一刀一个一招制命格杀勿论。

  他就是这样抱着弄死一个够本,弄死两个赚一个弄死三个赚两个的心态等待着那些乱杆的到来。然而过了好几天了也没见那几个乱杆的影子,而且他也去胡村跑了好几趟车也一直都没有再碰上过他们,那几个小子好像一下就销声敛迹了。
  又过了几天还是风平浪静,看来这件事情就这样平息下来了。
  但是没多久,陈建军在胡村三队的乡村路上痛打三个路霸的事情传遍了整个小镇。那些开电瓶车的哥们更是对他刮目相看。因为这些开电瓶车的哥们中有好几个遭到过那三个路霸的敲诈,他们简直不敢跑那条路了,现在陈建军为他们出了口恶气真是大快人心啊!
  很快陈建军的威名迅速传遍了小镇的黑道,道上的人都知道那个开电瓶车的军娃是一个当过特种兵的猛人,不好惹。其实他当的是特警,但经过李绍峰的口说出去就变成了特种兵,因为那几个烂杆去找李绍峰打听过陈建军的事情,李绍峰说军娃是他从小玩到大的哥们,当过特种兵,还挖苦他们几个说,你们惹谁不行,怎么去惹倒这条孽龙了!挨揍也是自讨苦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