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702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夏芳菲接到上面的通知,给她们颁奖的时候,夏芳菲提出,不需要任何回报。身为龙的传人,这是自己应该做的。
  这种不求任何回报,也不需要宣传的手段,让高层领导对双娇集团另眼相看。
  在全国这么多企业里,双娇集团并不是最富有的,也不是最大的企业,但是她们所做的贡献,却远比其他企业要多。
  顾秋知道这个消息后,很快就明白了两位美女老总的意图。
  看到顾秋摇头,从彤问,“怎么啦?有什么不对吗?”
  顾秋没说什么,只是觉得夏芳菲他们这种作法,于事无补。
  看到从彤坐在身边,顾秋问,“要是上面的处分下来了,你难道就不担心吗?”
  从彤道:“有什么好担心的,你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不管你做官也好,经商也罢,哪怕你是一个农民,我这辈子也就这样跟定你了。”
  顾秋伸手搂过她的肩膀,“你总是这样,不争不抢。难为你了,从彤。”
  从彤扬起雪白的脸,“没办法的,做人得认命。谁叫当初我被你这个大坏蛋给骗了呢?”
  回想起当初的情景,顾秋也是感慨不已。
  这辈子能拥了这么一个老婆,自己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难得两个人静静地呆在一块,享受这份美丽的时光。
  左书记从天山省打电话过来,顾秋接到电话的时候,十分意外。最近的事情,闹得两家都要受处份,左书记对此也有些不爽。
  他想听听顾秋的意见,顾秋告诉他,事到如今,说什么都没意义了。只能等上面的决定。
  而在这一战中,左晓静的未婚夫范思哲,损失最大。他们的家族企业,被人家偷袭之后,如今范思哲已经没有了立锥之地。
  左书记想知道原因,这才打电话问顾秋的。
  顾秋只是说了个大概,但是左家那边的情况,他了解的不是太多。左书记听了之后,半晌没有说话。

  沈如燕呆在他的身边,这位美丽绝伦的女人,一直安安静静当好一个妻子的角色。看到老左的眉头紧锁,她就劝了。
  “你也不要太纠结,上面会有个说法的。他们这些年轻人也太无法无天了,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要不是双娇集团的话,估计又是一场经济危机。”
  左书记何尝不知?
  左书记说了一句,“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这帮兔崽子,只怕是要把左家给毁了。”
  沈如燕倒是最担心左晓静,她跟着老左,这辈子都没有生育。这并不是她不能生,而是考虑到左晓静的感受。
  本来就是当后娘的,要是生了个孩子,左晓静会不会认为,对她的爱就少了?
  或许她不会这么想,象是沈如燕还真怕别人这么说。
  做为了一个女人,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自己的孩子。沈如燕却是那么的温顺,那么通情达理。
  “他们都这么大人了,心里应该有个底线。如今犯下这等错误,承担后果是必然的。我现在只是担心晓静,她一直拖着不肯结婚,这个范思哲呢,感觉也是不太对劲。”
  左书记叹了口气,“算了,她自己的事由自己去决定。”
  看着眼前的娇妻,左书记道,“如燕,这些年倒是辛苦你了,你在我身边默默支持,奉献,无怨无悔,每每想到这事,我总觉得欠你的太多了。”
  沈如燕温顺地靠过来,“别这么说,老左。要不是你看得起我,我哪有这福气。做女的人,还不就是盼着自己男人能够出人投地,轰轰烈烈干番事业嘛。”
  左书记苦笑,“先收拾了这般兔崽子再说,不能再让他们折腾下去了。”
  沈如燕道,“你有时也要争一争,跟你大哥相比,你太仁慈了。现在你大哥的想法,跟老爷子如出一辙,只有你的心思比较善良,仁慈,。但是你不掌握家里的权力,你就说不上话。想做点什么也不成啊?”
  沈如燕望着老左,“你不要怪我多嘴,我知道这些年,你一直希望化解两家的恩怨,但是这只是你一个人的想法。至少家里其他人没跟你的心思一路走。”
  左书记看着沈如燕,如果不是因为这么多年她一直表现很好,他还真有点怀疑这个女人在诱惑自己去夺权。
  凭着这么多年的信任,老左才道:“大哥马上就要退了。老爷子的身体也一日不如一日。我哪能做出让他们不高兴的事呢?”
  沈如燕明白,老左这个人,的确非常难得。
  能让她安安心心呆在一个男人身边,足说明这个男人有独特的魅力。此时的沈如燕,已经跟当年顾秋见到她时,有了很大的变化。
  她不再是那么单薄,身材比以前更好了,微有些丰韵。那种端庄,大方,成熟的魅力展示出来,无形中能征服很多的人。
  她自然意识到,只有老左当权,成了左家的掌门人,才有说话的权力。但是老左这人心软,不想让大哥没面子。否则按他的方法,两家的恩怨早就解决了。
  夫妻两说着这事,左晓静回来了。

  “爸,小妈!”
  她一直叫沈如燕为小妈。
  沈如燕见她回来了,立刻站起来,“你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我去接你啊!”
  左晓静道,“特意不告诉你们的,怕打扰你们两个恩爱嘛!”

  沈如燕俏然一红,瞪了这个女儿一眼,“竟然敢笑我们,你这丫头。”
  左晓静也笑了起来,“爸,有小妈陪着你,你这日子过得可惬意了。”
  老左问,“你突然回来干嘛?跟我摊牌的吧?”
  左晓静有些心虚,“爸,小妈,我真想跟你们商量个事。”
  “商量个鬼,你都做决定了。别跟我们虚情假义。”老左不爽了。
  左晓静暗暗心惊,“果然瞒不住老爸,唉!”可她还是说了,“我和范思哲分了。”
  沈如燕早就知道了这事,一点都不感到意外。
  老左道:“人家会怎么想?说我们左家利用完了人家,就一脚踢开。”
  左晓静嘟起嘴,“根本不是那回事嘛?”

  “那你想怎么办?”盯着女儿,老左的目光变得凌利起来。
  左晓静怪不好意思的,“你们就让我清静一下,放心吧,我会给你们找一个称心如意的女婿回来的。”
  老左望着她,也不再说什么。
  沈如燕却丝丝地笑了,看来她心里已经有了目标,否则哪会说这种话呢?
  上面的结论终于出来了。
  左氏三兄弟,由于牵系到挪动资金,滥用职权,擅自组织巨额资金对双娇集团,宣氏等企业进行商业攻击。以至招来滔天大祸,差点让外人趁虚而入,引发新一波经济危机。
  日期:2018-04-15 0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