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比鬼更可怕千百倍的东西》
第23节

作者: 野道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用手掐了两个印诀,最后伸出剑指在碗里一点,然后就见碗里漂浮的灰烬好像被什么吸引了一下,慢慢地移向了靠东边的方向。

  “东边,大家都在家待着别动,小飞,跟我走!”
  看到这个结果,李兴林对我喊了一声,抬腿就往外走。
  我听了,赶紧跟着,一直到了东大坑,李兴林掏出罗盘:“小飞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二柱子应该就在这附近,你去找个家伙护身,小心别让他给伤了。
  这附近的杨树比较多,我四外看了看,见右前方不远处,有一棵树的枝杈比较低,掰下来正好能作为防身武器,不过我走到那棵树跟前的时候,突然发现前边三十米远的一棵树下站着一个人,因为有树木枝桠挡着,我看不清那人的面貌,不过从他身上的穿着来看,似乎就是我昨天看到的二柱子。
  顿时,我的心就提了起来,我回头给李兴林做手势,他会意,快步走到了我身边。
  我一指那边的人影,用低低的声音对李兴林说道:“师兄,我看那个人的穿着,好像就是昨天咱们看到的那个二柱子。”

  这期间,树底下的那个人靠着树干站在那,一动不动,也不知道是在干什么。
  “你在后面跟着,要是感觉不对你赶紧跑。”李兴林正色道。
  “那你呢?”
  “我?”李兴林一笑,自信满满地道:“就一个瘪三,一只怨鬼,还奈何不了我。”
  我这才想起来,在前些日子,他曾经说过一嘴自己说过练过功夫,不过我也没有亲眼看过他的出手,也不知道他身手如何。
  不过既然他这么说,肯定是对自己的身手有绝对的信心,他又不是小孩子,瞎逞能这事他肯定干不出来。
  这荒郊野外的,到处都是没膝的蒿草,不管你怎么小心往前走,都会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不过很奇怪的是,我们走路就是发出这么大的动静,那个靠在大杨树下的人还是跟没听到一样,一动也不动。
  我心里划魂儿,卧槽,那人啥意思啊,难道打算以逸待劳,给我们来个狠的?想到这,我一下紧张起来,把手里的大树杈子握紧,打算一发现不对就出手。
  还剩下十米左右距离的时候,李兴林眉头一皱说了声:“不对,那个人应该是出事了。”话音未落,他脚下加速,快步像那个人走了过去。
  我却不敢放松,手里拎着那根树枝,一边盯着那个人,一边做好随时出手的准备。
  十米的距离,几步就到了,等那个人的面貌彻底呈现在我眼前的时候,我再一次被惊呆了。
  我先前没有猜错,这个人确实就是刚刚亲手杀掉自己父母的二柱子,只不过我没想到的是,此时的二柱子虽然眼睛瞪得突出眼眶,虽然靠树站着,不过他的整个身子却呈现一种软塌塌的状态。上下在他身上一扫,我这才发现在他的脖子上,有一根细细的鞋带缠在他的脖子,竟然是在这吊死了。

  “师兄,他……死了么?”我看二柱子没有像传说中吊死鬼那样吐出舌头,不由有些担心。
  “已经死了,你没看他身子都快硬了吗。”
  “那他舌头怎么没吐出来?”
  “那是绳子勒到他喉结的下方,如果勒到上方就吐出来了。”李兴林指着解释。
  因为是第一次接触吊死的人,我忍着心里强烈的不适应,又向前走了两步,果然,那根细细的鞋带深深地勒进了二柱子喉结下方的肉里。
  看着二柱子突出的眼球,我有种他正在瞪着我看的错觉。这种感觉糟糕至极,似乎比刚才看二柱子父母的尸体还要恐怖。我看了两眼后,不敢再看,就问转头问李兴林:“师兄,这也是朗秀芬干的吗?”

  李兴林掏出罗盘,看了几眼后,很肯定地道:“没错了,就是那个朗秀芬!”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李兴林掏出两道隐阳符,先在自己身上贴了一张,然后把另一张递给我:“趁现在二柱子身上还残留着朗秀芬的气息,咱们暂时不管二柱子了,先去找朗秀芬,这次还找不到她,村里还得有人倒霉。”
  这一次我们很顺利,顺着朗秀芬留下的怨气信息,我们没用多长时间就到了离东大坑不远的一座孤坟旁边,用罗盘确认了气息,李兴林很肯定地道:“没想到这朗秀芬还挺奸的,竟然躲在这里了。”
  我看了看这座孤坟,见坟前没有立碑,坟头上的野草长了多高,也不知道多少年没人来祭拜了。我心里一动,对李兴林说道:“师兄,你说这坟会不会是朗秀芬的坟啊?”
  李兴林摇头:“不知道,这个需要咱们回去找村民确认一下,不过找到了她的藏身地点,下一步我们就好办了。”
  我兴奋起来:“师兄,咱们现在就烧香引魂?”
  不想李兴林却摇头:“不急,咱们先回去找人问问这到底是不是朗秀芬的坟,然后咱们再做决定。”
  说着,掏出了几张符纸点燃了,然后把纸灰均匀地撒在坟头上,转身就往回走。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现在不动手,往回走的时候,就问他怎么回事。
  李兴林告诉我,对于鬼魂来说,它们的埋骨之所其实和我们活人的家没有差别,都是起到遮风挡雨的保护作用。所以同样的施法手段,在鬼魂的埋骨产生的效果和事发之地产生的效果,效果绝对会相差好几个层次。所以解怨人前辈留下一句老话:坟前解怨,事倍功半。
  我默默地记下了这句话,不过心里还是好奇:“师兄,这里不能施法,难道我们还得在村里等着她再次害人的时候出手啊?只有一日捉贼,没有千日防贼的,村子这么大,咱们就是想防也防不住啊。”
  李兴林转头看了我一眼:“谁说我要千日防贼了?刚才我在那座孤坟用了几张符纸,那符纸我前些日子已经告诉过你有什么作用,你不记得了?”
  我讪笑:“就看着眼熟,具体作用我给忘了。”

  李兴林给我讲解怨人知识,比我上学接受的那种填鸭式教育还要难以让人接受,毕竟人家学校讲课还有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呢,可他倒好,直接把那些晦涩难懂的东西往我脑子里灌输,每天我背诵那些咒语就够脑袋疼了,还要记忆跟天书一样的符文,虽然解怨人用到的符文只有三十多种,但是在我看来,几乎都是一样的鬼画符。
  “啪!”李兴林照着我后脑勺就来了一巴掌:“回去把咱们必须要掌握的符文挨个画上五十遍,我看你还会不会忘记。”
  “知道了。”我苦着脸答道。
  刚才李兴林在坟地用的符名叫鬼灵牵线符,虽然不能对鬼造成什么伤害,但是却能暂时迷惑怨魂,能让它们把某些被解怨人动过手脚的东西错认为是它要找的目标。按照李兴林的说法,等我们回村后,随便找个替代品放在村里显眼的位置,朗秀芬就一定会上当。
  说话间,我们两人已经回到了村里。刚进村,我们就看到老张叔和赵来福他们在那边仨一群俩一伙儿地在那聊天呢,见我们回来了,他们这些人立刻就往我们俩这个方向迎了过来,看样子都在等我们的消息呢。

  老张叔问李兴林:“李师傅,你们这次出去,找到二柱子没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