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比鬼更可怕千百倍的东西》
第21节

作者: 野道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兴林掏出烟点着:“那怎么可能?只有当事人和怨魂所说内容出入太大的时候才会仔细调查。做咱们这行的最忌讳用自己的主关想法去判定人或者鬼是好是坏,如果你由着自己的性子胡来,事情办没办好倒是小事,最可怕的就是损害了自己的阴德,一个人如果阴德损耗太多,极有可能会出现五弊三缺,飞来横祸的事,不管哪样,对咱们都极其不利。”
  说到这,李兴林看着我,用一种非常非常严肃的口气叮嘱我:“以后你如果自己开始接活儿了,千万要记住,遇到朗秀芬这样的事,尤其是涉及到人命的,一定一定不要自以为是去判断人好人坏,千万要把前因后果调查清楚了你再出手。”
  看他这么严肃,我知道他这是为了我好,忙点头,表示我记住了。
  想到朗秀芬,我问李兴林:“师兄,那我们抓到了朗秀芬,要怎么给她解除怨气啊,像她这样一心想把整个村子的人弄死的,我们总不能由着她接着害人吧?可是,不满足她的愿望,她的执念也没法子解除啊?”

  以前我只知道解怨人最终目的是解除怨魂心中的执念,然后让它们安心进入地府投胎转世。按照我以前的理解,那就是像宋玉玲母亲那样,满足了她的心愿,然后他们的执念自然就消除了。
  可是现在接触到朗秀芬这种怨气冲天的,我才意识到天底下的怨魂可不是只有宋玉玲母亲那一种,而是有多少怨魂就会产生多少执念,如果用同一种方法,那根本就不现实。
  李兴林从炕上爬起来,吸了两口烟,然后对我道:“这些知识我以前没跟你说过,就是想让你在实践中自己感受各种怨魂的差异,既然你现在想到了,我就跟你念叨念叨。”
  在李兴林的口中,虽然滞留这个阳间的怨魂不少,但是总结起来,无非也就是以下三种类型:第一种,人临死的时候心里有事放不下的;第二种,受了冤屈不得宣泄,郁郁而终或者走极端自杀的;第三种,因为自身性格原因,感觉天底下人都对不起他,无端仇恨别人,恨不得所有人都死的。
  这三类怨魂,以第一种比例最大,但是也最好处理,因为只要满足了他们执念,他们身上的怨气自动就会消失,就算是不用特意施法送他们,他们自己以后也能顺利地进入地府,然后投胎转世。而第二种就相对要难一些,因为它们生前受到过伤害,所以它们会采用一些方法去报复生前的仇家,如果不把心里的愤怒发泄出来,它们的怨气根本就解除不了。最后一种怨魂,虽然比例最小,但却是所有怨魂中最危险的,因为他们仇恨别人,所以怨念非常重,报复的手段都比较极端,这种怨魂,不管你怎么做,都不会满足他的愿望,这类怨魂,在我们民间有个称呼,那就是厉鬼或者恶鬼。

  听到这,我不由开口问李兴林:“第一种怨魂的解怨方法我还可以想象,但是第二种和第三种怨魂该怎么处理啊?”
  李兴林一笑:“第一,你别把解怨人当成无所不能的救世主,人力有时穷,一个人再厉害,也不可能解决所有的事。第二,谁规定解怨人接单之后,就一定要必须要把事情处理好啊?”
  我一时间有点懵比。
  李兴林把剩下的那口烟吸完,随手把烟蒂丢在了地上,然后才道:“咱们解怨人处理怨魂总体来说只有三种方式:第一,看到怨魂执念可以满足,就满足其愿望;第二,如果怨魂执念太重,不管你做什么都满足不了,那就不管它是什么执念,要么放弃不管,要么直接施展手段把它抓走,然后暴力手段解除它身上的怨气;第三,怨魂如果事出有因,只要被怨魂缠身的人是罪有应得,那就咱就直接不管,怨魂愿意怎么折腾报仇,就让它怎么报仇,等怨魂满意了,心中的怨念自然就平息了。”

  这种观点我也是第一次听到,不由脱口道:“那就放任他们在这个世界上不管了?”
  李兴林深深地看了我一眼:“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一个歹徒把人害死了,结果被死者的怨魂缠上了,这时歹徒找到你,难道你就因为那是一只怨魂就把它弄走?如果那样的话,你不感觉自己是在助纣为虐吗?”
  一时间我哑口无言。
  “记住了,解怨人有的事情宁可不做,也绝对不能给那些恶人做保护伞。”李兴林说到这,紧盯着我的眼睛:“知道我救了你之后为什么在你家待那么长时间吗?因为我发现你是个苗子后,还要观察你的人品,如果你的人品稍微差一点,我早就收了钱走人了。你记住了,我传授给你解怨的本领,不管到什么时候都要守住自己的一颗本心,如果有一天让我知道你为了钱迷失自我了,这些本领我怎么教你的,也能怎么收回去。”

  我忙摇头:“师兄,咱们接触这么长时间了,我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么?放心,我时不会让你失望的。”
  “记住你说的话就好。最后说一句,地狱门前僧道多,冥冥之中自有一种神奇力量在掌握平衡,有些事情可以骗到人,但是骗不到自己,也骗不到那种神奇的力量。”
  说完这些,他重新躺下,打了个呵欠道:“你自己没事琢磨一下,我先睡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事呢。”没多久他就打起了呼噜。
  我一时间没有睡着,翻来覆去地想着他说的话,到了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以前看待解怨人这个行业实在是太肤浅了,需要我学习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迷迷糊糊间,我突然听到一阵狗叫声,然后便听到外面有人大力地敲门,还喊着:“李师傅,李师傅,你快点起来看看,出事了!”
  李兴林反映的速度非常快,我还没彻底清醒呢,他就已经穿好衣服走了出去。
  没过几分钟,一群人吵吵嚷嚷的从外面冲了进来。看到了李兴林,其中一人忙道“李师傅,你快去看看,二柱在家出事了。”
  二柱子?
  我立马就想到那个破坏锁灵阵的那个小青年。
  一问之下,果然就是那小子。
  “怎么回事?”李兴林问道。

  “别提啦,这事老吓人的。就在刚才,我在家正睡觉呢,就听到他们家突然吵吵嚷嚷的。我以为是那个小子又喝多了,跟他的父母耍横,就没在意。可是没想到他家后来越来越闹,哭喊的非常厉害,我感觉不对劲,就出去看咋回事。
  我站在我家院子里刚喊声‘二柱子你这瘪犊子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就看他拎着一把菜刀满身是血地从自己家门走了出来。当时把我吓了一跳,忙跑回去喊我两个儿子起来,不想我再次出来以后,二柱子家的院子大门大敞四开的,但是二柱子却不知道哪去了。
  我感觉不对,忙抄个家伙跳墙进了他家院子,结果我一进屋,哎呀我的天哪,差一点被吓尿了,除了二柱子的妹妹躲在自己屋子没事,二柱子他爸妈都被砍死在屋里了,那一屋子的血,可吓死人了。”
  “二柱子干的?”赵大嫂的脸色有些发白。

  “还能是谁?肯定是二柱子呗!”
  “他为啥要砍他父母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