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比鬼更可怕千百倍的东西》
第19节

作者: 野道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胖子见了,告诉村民,朗秀芬已经被他彻底镇压在这个鱼塘里了,以后就是有人误入这里,也不会出事,只要没人触动这些桃木桩,十二年后,朗秀芬就会彻底的魂飞魄散。
  胖子施法的动静镇住了所有的人,他的话哪还有人敢不相信,于是这些村民就同时保证,不管以后什么时候,都不会碰这些桃木桩。
  很神奇的是,三天后,那个鱼塘竟然莫名其妙的干了。而且还有一宗怪事,那就是不管天下多大的雨,那个鱼塘都始终存不了水。
  从那以后,朗秀芬再也没有出来害过人,时间飞逝,转眼间就过了十年,在很多人的眼里,朗秀芬应该是再也不可能出来为祸的,可是没想到,她现在不知道怎地,竟然又跑出来还附在赵来福身上。

  听赵大嫂把事情的经过讲完,我一时间有点发蒙,刚才我还在那可怜朗秀芬,现在怎么就突然反转了呢。我回想着朗秀芬和赵大嫂两个人说的内容,略作分析,还是感觉赵大嫂说的可信性更大些。可是再想到朗秀芬说自己经历的时候,那种深入灵魂深处的怨念,似乎也不像在跟我们撒谎。
  一时间我难以下最后决断,于是抬眼看向李兴林。
  李兴林没有说话啊,他沉默了一下,从身上掏出了两张护身符递给赵大嫂:“这两张符纸你们带在身上,就算是朗秀芬再来,她也不能像先前那样附你们的身了。”
  赵大嫂赶紧把符纸接过去,自是一番千恩万谢。

  转头看了看,李兴林又道:“要是你刚才说的这样,这件事已经不是你一家的事了,要我看,你现在赶紧去找几个能在村里说上话的老人,然后咱们聚在一起再研究该怎么处理朗秀芬这事。”
  赵大嫂眼睛一亮,马上道:“行,行,你二位先在我家喝茶,我马上去联系村里的老人。”说完这话,转头看了眼赵来福,歉意地道:“我男人就是一个闷葫芦,平常三脚踹不出一个屁的,你们别在意哈。”
  李兴林摆了摆手:“没事,趁这个时间我们正想在村子里转转,没准还能找到朗秀芬的踪迹呢。”
  “那就让我家小国领着你们转转吧,这村里他谁家都熟。”
  小国就是我们刚才的时候为我们看狗的那个半大小子。这孩子乍一接触好像是蔫声不语的,但是实际接触了,我发现他性格跟赵大嫂相似,话也蛮多的。可能是看我跟他年纪差不多的关系,一路上,他总时跟我打听关于我们这个行业的事,一个十足的好奇宝宝。
  在外面一转就是两个多小时,在这段时间里,我们三个几乎把村里所有的人家走了一遍,不过在去二柱子家的时候,也不知道是那小子真有事,还是不敢跟我们照面,我们只是见到了他的父母和妹妹。
  在走访的过程中,我注意到李兴林跟人说话很有技巧,虽说听起来都是琐事,但是说着说着他就能拐到朗秀芬身上。平安村就这么大,虽然我们没来多长时间,但是朗秀芬的事基本上所有的村民都知道了。人都有显摆的习惯,一提到朗秀芬,这些村民说的一些内容比赵大嫂两口子说得还多。

  我一直没参与朗秀芬跟别人的谈话,现在我就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少说多做才是我的本分。不过在听他们谈话的时候,一个清晰的脉络渐渐在我脑海里浮现,我发现,这些村民所说的讯息虽然也有不同,但是那也只是站在不同的角度,但其内容基本上都和赵大嫂说的差不多。
  我这下肯定了,朗秀芬对我们一定是说了谎话,
  在村里转了一遍之后,李兴林又让小国领着我们来到了村东头的废鱼塘。小国似乎对那个废鱼塘对这里有些忌讳,领我们来到村东头后,用手指着一个方向,告诉我们:“那边长着几棵大柳树的地方就是东大坑,你们要去看,就自己去看吧,我就不跟你们去了。”
  我看他脸上满满的都是忌惮的神色,知道朗秀芬这些日子应该在他心里造成了很大的阴影,于是也没有强迫他,只是让他在这等着,然后就跟在李兴林的身后向着小国手指的地方走去。
  和赵大嫂说的相同,此时的鱼塘里早就没了水,深深的坑底密密麻麻的都是野草。
  看着这些野草,我突然想起来赵大嫂说的那几个溺毙的村民,据说捞出他们尸体的时候,身上缠满了水草。那种水草虽然和我看到的这些野草不可能是同一品种,但是不知怎的,我却对这些看起来再平常不过的野草感到一丝恐惧。
  李兴林跟平常一样,不动神色地手持着罗盘慢慢地走着,我看他都快转两圈了,忍不住问他:“师兄,你有没有发现啥啊?”
  李兴林没说话,而是把手里的罗盘递在我的眼前,我往罗盘上一看,立刻惊讶地道:“咦,现在这罗盘跟平常不一样啊,是不是朗秀芬就在这里躲起来了?”

  此时的罗盘指针正左右摆动着,虽然幅度不大,但是也很明显跟平时不同。按照我跟李兴林学到的知识,罗盘出现了这样的反应,那就是附近有邪气。
  “应该不是朗秀芬,如果是朗秀芬的话,指针的反应不可能这么小。”李兴林摇头否认了我的判断。
  “既然没有,为什么罗盘还会有反应?”
  “走,咱们进坑里看看。”李兴林略作思忖,抬脚就忘大坑里走去。
  我见了忙跟过去。
  虽然我刚才对坑里的野草产生过一丝恐惧,不过那也只是几秒钟的事,经历了那些事,我的胆子还没练出来那就不用跟李兴林学艺了,而且有李兴林这位大神在身边,就是这里有危险,我相信他也能护住我。

  坑里的野草非常高,只是几步我的半截身子就没入了野草丛中,随着我们前行,那些草叶子摩擦发出了一阵“哗啦,哗啦”的声音,听着有些刺耳。
  大概走出了七八米的样子,李兴林的身子一下就停住了,我没注意,一下子撞到了他的身上,等我站稳脚步,却发现李兴林正皱着眉拨开野草往野草的根部看着,我不明所以,忙问:“师兄,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李兴林没出声,而是蹲下身,伸手拔起了两根野草,把野草拔出来之后,他把野草的根部放在自己鼻子下闻了一下,然后有递给我:“你观察一下,看看能不能发现到什么?”
  我知道李兴林不会无的放矢,忙接过野草仔细看了起来。这野草叶子有些像稻子,尾端结穗,就是很常见的那种长在水沟边低洼凹地的稗草。
  乍一看,似乎这稗草和我们平时看到的没什么不同,不过仔细看了,我却才发现这草的颜色似乎要比正常的稗草要深一些,当然,这种差异也不算什么,虽然是同一种野草,生长的环境不同,个体颜色深一些浅一些根本就再平常不过。
  我见肉眼观察没有什么进展,于是又学着李兴林那样,把稗草的根部放在了鼻子前。
  “咦?这草根子怎么这个味?”刚把草根放在自己鼻前,我马上就闻到了一股子极其刺鼻的腥臭和**气息,闻着就让人恶心欲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