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末探案集》
第20节

作者: 寒月无殇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凌儿说完,微微停顿了片刻,然后接着开口说道:
  “我还从赵墨晨的尸体上发现另一个线索,还记得刚才触碰到赵墨晨尸体的时候,感觉赵墨晨的尸体有些冰凉。现在还是初秋,天气还没有转凉,所以尸体的温度应该和当时的气温相同,可是赵墨晨尸体表面的温度却比当时的气温低了很多。随后我对赵墨晨的尸体进行了解剖,我发现赵墨体内温度比尸体表面温度还要低一些。除此之外,我在第一次检查赵墨晨尸体的时候,便发现赵墨晨身上的那件贴身衣服的有些潮湿,可是他身上的外衣却是干的。所以我推测赵墨晨的尸体被吊到树上之前,应该在低温潮湿环境中存放过,凶手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延迟赵墨晨的死亡时间,以此来达到栽赃嫁祸的目的。吴伯发现赵默晨尸体的时候,他应该被吊在树上有一段时间了,所以他身上的外衣已经干了,而且尸体表面的温度也升高了一些。为了确定赵墨晨的具体死亡时间,我特意还剖开了赵默晨的胃,我发现赵墨晨胃里残留的食物竟然和我们刚来书院那天中午所吃的食物相吻合,因此我推测他的死亡时间应该是在我们来书院那天中午午饭后的半个时辰,换句话说他在刘瑾和周天死亡之前就已经遇害了。”

  日期:2018-02-23 13:02:58

  听凌儿说完,一旁的李辰轩接着说道:
  “我们将赵墨晨的尸体从树上放下来的时候,我隐隐约约地闻到他身上似乎有一股菜叶味道,我想赵墨晨的尸体很可能就被藏在书院储藏室里。书院的储藏室里非常潮湿,而且温度比外面低很多,所以赵墨晨身上的衣服才变得会异常潮湿,尸体表面也冰冷异常”
  李辰轩话音刚落,一旁的齐飞羽接着说道:
  “刚才我在赵墨晨尸体脚下的那块大石头上发现了一张纸条,纸条上面还压着一块石头,我想放置纸条的人应该是担心风会把纸条吹走,所以才在纸条上压了一块石头。那张纸条上面写着“对于曾经犯下的错,我愿意用生命来偿还”几个大字。我仔细检查了那张纸条,发现那张纸条一边的切口处有些参差不齐,因此我推测这张纸条很可能是从别的地方撕下来的,经过确认那张纸条上的字迹的确是赵墨晨本人的。昔日的三位好朋友三天之内全部命丧黄泉,这件事情绝非偶然,在我看来,若要想破案就必须先弄清楚那张纸条上所写的“曾经犯下的错误”到底是什么,也许只有将凶案背后的事情查清楚,才能揭开案子的真相。”

  听齐飞羽说完,一旁的李辰轩点了点头,片刻之后,他缓缓地开口说道:
  “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吧。事不宜迟,我现在就去找先生。”
  李辰轩说完,便转身离开了,随后李辰轩敲响了郑文渊的房门,郑文渊将李辰轩请进了房间,等两个人落座之后,李辰轩随即开口对郑文渊说道:

  “我今天来见老师,是想向您打听关于那三位死者的事情。”
  郑文渊点了点头,然后开口对李辰轩说道:
  “我知道,你是想问我那三个人生前有没有和书院里的人结过仇,本来我不想说的,既然你来找我,那我就告诉你吧。两年前寒冬时分,刘瑾为了捉弄那些早起到前院看书的人,等吴伯锁了书院的大门之后,他们便在通往前院的小路上倒了一桶水,那天很冷,水倒在地上之后很快就结了冰,在那之后的半个时辰,我突然想起自己将一本书遗忘在了教室里,于是就想到前院去把那本书拿回来。可是当我走到前院的时候,不小心被地上的冰滑倒了,就在他倒地的时候头碰到了地上的青石板上,之后就晕了过去,后来还是吴伯到前院取扫雪工具的时候发现了我,吴伯发现我的时候我已经被冻的不省人事了。吴伯将我扶回了房间,然后给我灌下了一杯凉水,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我才缓过神来,吴伯说如果他再晚发现我,我可能就再也醒不过来了。其实之前我并不知道这件事情是他们做的,我只是把它当成了一个意外,去年年底的时候,那三个人突然来找我,将事情的真相原原本本地告诉给了我,并郑重的向我道了歉,我当时就原谅了他们,让他们不要放在心上,不过这件事情还有一个人知道,那个人便是书院里的学生张洪,当晚他们三个人回房的时候,被张洪看到了,张洪替他们隐瞒了那件事情,那三个人来向我道歉的时候,还再三嘱咐我让我不要责怪张洪。”

  日期:2018-02-24 14:18:59

  郑文渊说完,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接着说道:
  “说起张洪,那可是一个懂事的孩子,怎奈天妒英才,去年他到后山采玉露花的时候,不小心从山上摔下去丢掉了性命。他跌落山崖的时候,抓住了山崖边上的一块石头,随后他便开始大声呼救,赵墨晨听到了他的呼救声之后,就马上赶到了刘洪出事的地方,赵墨晨抓住了他的手,然后试图将他拉上来,可是因为赵墨晨力气有限,所以他不但没有把张洪拉上来,反而还差一点被他拽下去,最后张洪为了不连累赵墨晨便松开了手,然后就掉到了悬崖下面,当其他人赶过去的时候已经晚了。张洪死后,赵墨晨心里一直非常内疚,他告诉我,他曾经给刘洪的家人写过一封致歉信,但是他始终没用勇气把那封信交给他们。我劝赵墨晨让他不要内疚,当时张洪没有把他们犯下的错误说出来,就是不想让他们三个人被书院开除,那天在悬崖上张洪之所以会松手就是不想连累他,张洪只想让他好好的活下去,虽然如此,他还是失落了好一阵子。”

  听郑文渊说完,李辰轩点了点头,随后他将之前从周天床底下发现的那个香囊拿了出来,然后开口对郑文渊说道:
  “这个香囊是我一个朋友从周天床底下找到的,我想请您辨认一下这个香囊是不是周天的。”
  郑文渊随手接过李辰轩手中的香囊,他将那个香囊拿在手中仔细观察了片刻,随后又放在鼻子下面闻闻问,然后开口对李辰轩说道:
  “看起像,但不是,里面的填充物不一样,周天所佩戴的那个香囊里填充的不是香草,这件事情书院里很多人都知道,好像去年年初的时候,因为这个香囊,周天还被书院里的学生开了玩笑。”
  李辰轩点了点头,然后接着开口问道:
  “那书院里都有谁不知道这件事情?”
  郑文渊低头思索了片刻,然后开口对李辰轩说道:
  “不知道这件事情的恐怕整个书院也只有去年下半年才到这里来的那个人了。”
  ……
  日期:2018-02-25 15:24:30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李辰轩便委托那两个衙差下山帮他办几件事情,等那两个衙差离开之后,李辰轩四人便继续开始对案子展开调查。
  他们分别向书院的人详细地询问了那三位死者的情况,从中得到了一些对破案有用的线索。
  到了天快黑的时候,那两个衙差回到了书院,之后他们把各自的调查结果全都告诉给了李辰轩。除此之外此外,其中一个衙差还特意将周天的兄长带回了书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