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有鬼吗?我这有个真实的故事》
第8节

作者: 读者唐小皮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邹明看了我好一会说,我自己都是糊涂的,我给你说什么实话呢,要不你问。
  于是我提了第一个问题,我说邹明,你留在所里干什么,说难听点,我们是人,你现在其实是个魂魄,也就是鬼,我管不着你,你还在这有什么目的。
  “我说过,我不知道我为什么留下的,对我执行死刑那天,我其实一直就没走出去,等我发觉自己已经死去,我也想出去的,但恐怕说出来你不信,我根本就出不去,我以前也看灵异小说,以为鬼什么的真的能穿墙而过,能飞上屋顶什么的,事实上根本不行,就算我不在这石玉身体里,你只要关上监室门,我一样出不去”
  这确实颠覆了我的认识,张大嘴不知是兴奋还是什么,如果邹明说的是真的,我也许发现了一个颠覆性知识,虽然这种知识大多数人会称之为迷信,但没办法,这个世界总有科学解释不了的东西。
  捋了下思路我继续问邹明为什么选择石玉藏身,邹明说,你们是不是以为我想害他,因为他以前欺负过我,其实,当最高院的死刑复核下来后,我就已经看透一切,我本就是被仇恨蒙了眼睛,几条人命丢在我手里,我其实已经不会再去计较什么谁谁谁了,我藏在他身体里,其实是因为当我发现我已经死去,已经成鬼,我本能地找我生前熟悉的东西。我感觉到熟悉的味道,我的衣服,他身上的衣服是我的,我生前,从我这要去的。

  日期:2018-04-12 11:12:00
  我有些感慨,虽然我受的训练告诉我,在押人员的话,绝对要谨慎的相信,但我还是已经基本相信,没理由,凭的是直觉。
  我陆续问,那你有什么打算,你这样呆在别人身体也不是个事,到底会对别人对你有什么后果,我们都搞不清。
  邹明说,我想不通我为什么没走出去,其实,我已经对心灰意冷,没什么想不通的,还有,干部,我发现那天我家里人来会见我很奇怪,奇怪在哪里?我说不上来。我想搞清楚,弄清楚后,我请求干部放我出去,或者你给我考虑个安置。
  我思考了好一阵子,艰难地下了个决心:邹明,我愿意帮你,不过我们之间得是互利的,接下来,你得听我的,我在所里有些事要做,也许你参与,会比较方便些。至于什么事,到时告诉你。
  邹明好像没有怎么考虑,说了我答应你。我说你别动什么心思,如果害人,我能制住你,邹明笑了笑说,你是指你脖子上的东西吧,你好像有人给你什么东西,确实我能感到压迫。
  我笑了笑,那老爷子给我的挂件还真是好东西,回头得再要点好东西。
  日期:2018-04-12 21:36:03
  我很兴奋地告诉了老爷子我的谈话,我怀疑邹明说因为石玉穿了他生前的衣服就跑到了石玉身上去的可靠性,老爷子说这是可能的,他没骗你。并且补充说,很多时候,鬼这东西的话,比人可靠些,说这话时还故意把声音搞得很沧桑的样子。我暗道那么漂亮个导游丫头,怎么有这么个爱装逼的爹。
  接着又问鬼是不是真的不能穿墙而过,是不是真的不能轻易从看守所跑出去,没想到老爷子也是那副口气,说我看你是灵异小说看多了,鬼和人差不多,甚至更弱,要是鬼真那么无所不能,这世界早被他们统治了不是,还轮到你在阳光下活蹦乱跳的,这人怕鬼啊,因为你我,几乎都有亏心事。我憋了一句,你有,我才没做过亏心事。
  经过和老爷子这个权威确实,我开始认真考虑让邹明帮我做点事,不过我也犹豫,按老爷子的说法,一般鬼比普通人都弱,他能做什么呢。
  没想出个所以然,我把心思继续转到那本小册子,小册子在打坐静心篇后,分气,器,御三篇,越过打坐篇,我急忙浏览了下气,顾名思义,这是教人练气的,我一路浏览下去,没想象中的白红蓝紫等道家对气的等级划分,要知道,我对那些道人练气知识也听过一些,什么紫气东来什么的,更是深入我心。没想到这本东西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完全是练气功的架势,开始是自我检测,说平甩几下手,看指尖有涨麻感没有,有,证明气血充足,可以开始练气,我站直了放松肩关节,将手自由摆动到额上水平,然后后摆到身后位置,反复几次,哪来涨麻感觉。我有些沮丧,老老实实回头打坐,平时多锻炼身体吧。否则,要和那鬼东西打交道,别看老爷子说他比人还弱,可换水恐怕都没底气。

  日期:2018-04-12 22:08:15
  一边这样练打坐,一边想着我的事,说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想帮帮我那可怜的老乡,作为外地来苏的sc人,在我们单位就两个,所以平时我们算是走的很近,这段时间单位搞春季攻势,说要提高在在押人员身上发现破案线索的能力,一个月下来,虽然大家在努力,比如请律所来宣讲立功自首的法律,加大与在押人员谈心频率什么的,但收效不大,而我这位老乡,恰好分管侦审,这几天叫出来吃饭都没心情了,我想为他减轻点压力。

  恰好,我分管了两个监室,如果能挖出来几条破案线索并成功抓人,也算尽到我做老乡的情意。

  一般来说,这些抓进来的嫌疑人,都是经过派出所等办案单位梳理过一遍的,要发现他们漏下的线索,谈何容易,宣传了立功政策后,会有一些嫌疑人来找管教反映他们知道的别人犯罪线索,但一来他们不专业,他们不会去考虑如何能固定到证据等,所以很多线索是无用的。更有更大多数人,他来反映的线索完全就是胡编乱造的,为的就是树立个配合管教工作的形象而已,所以,这工作其实不容易,很多时候,我都是抱着看会不会瞎猫碰上死耗子的心态去做,但这次,突然手里多出个邹明,这可是个鬼,直觉告诉我他可以发挥出潜能,只是,从什么地方入手,我还没想好,我甚至都没搞清鬼的真实特征,受鬼怪故事影响太深,我得把脑子里自小形成的认知通通抛弃,面对邹明,我得有解剖一只麻雀的精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