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有鬼吗?我这有个真实的故事》
第7节

作者: 读者唐小皮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爷子看我高兴,马上破了盆冷水,说你也别开心,做这些事也是有风险的,你可得先想好,我沉默了,突然抬起头说,老爷子,你教教我呗,要不我拜你为师。
  拜你个头啊拜,没有想到老爷子可以蹦出我们年轻人的口头语,老爷子说,你个丨警丨察,你该是无神论者,你跑我这里来也够了,还跟我这种人拜师,这消息传出去,你还想不想混了,小心你所长拔了你的皮,我猜这些应该是他那未来的宝贝女婿告诉他的我们是无神论者一般不接触他这些东西。
  我嘿嘿一笑,好吧,不拜师,我心里当你是师傅总可以,你教教我基本的东西吧。
  日期:2018-04-10 14:30:15
  这个要求老爷子答应得很干脆。
  那顿饭吃得很值,完了我没有忘记给那导游小姑娘去个电话,说了感谢云云,小姑娘倒是没有客气,说太便宜我,要我下次请吃饭,我很爽快地说下次把未来老公带上,说起来也算同行了,得认识认识。
  接下来我按照老爷子给我的一本小册子揣摩练习,小册子手写的,看起来有些年头,我也没有多在意,我在意的是内容,基本功居然和打坐练禅学瑜伽差不多,我有些怀疑地电话过去问老爷子,老爷子说佛道瑜伽等等都是一种修行,基本功都是差不多的,不过是调气养神,第一步是静心,你先练,一周后向我汇报效果。
  于是每天晚上我就在儿子房间打坐,因为儿子房间没有电视没有网络这些诱惑,并对奇怪看我的儿子说老爸这是修身养性,修炼好了对你有好处,不会看你做错题时发火,于是我在家多了一个坚决支持我的人。

  日期:2018-04-10 20:19:19
  凡事都图个新鲜,正当我兴致勃勃打算按照老爷子的小册子练一周看效果的时候,事情来了,不算了不得的事情,但关系石玉和邹明,监室报告石玉白天有点胡言乱语,我拉过我的耳目问详细情况,告诉我说,感觉有时候前言不搭后语,都不像两个人,比如刚泡碗方便面,问别人要的红烧牛肉的,突然就在那里嘟囔说我要的老坛酸菜的,你咋给我红烧味的。
  我知道这石玉身体里的邹明有点问题了,多半是慢慢变强了,白天有时候都现身了,这个问题,必须马上解决。
  这次我没有找老主任,而是直接打电话给导游丫头的老爷子,我说师傅啊,快给出出主意,还没有说完,老爷子就嚷,别乱喊,谁是你师傅,你小子拜师礼都没有一个,也好意思。

  我嘿嘿一笑,说你老先给出出主意,是不是师傅我这人都讲感情,于是将石玉邹明这症状说了说,老爷子说,估计三个原因,一是石玉这段时间身体可能虚弱,导致压不住邹明,二是邹明本身变强了,除了晚上,白天有时也想冒出来透气。还有可能那监室周围的环境变化,比如阴气增加,导致邹明能更自由左右石玉。
  我能理解老爷子说的第一和第二,但第三就不能理解了,我说老爷子这监室又不长脚到处走,一直就杵在这里,环境还能有什么变化,老爷子问,你们那监室周围有树吗,我说有啊,一排的桃子树,那桃子因为高墙围着,每天只有几个时辰被阳光照射,结的桃子不甜,成熟时我大都摘来把核去了,犒劳了监室里表现好的人。这有什么关系吗。老爷子听完我说的后说,对了,问题估计就在桃树了,你算算时间,这不刚过清明嘛,清明后桃花是不是基本开过,树叶发出来了。我说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不是说桃树是防鬼的吗,那不还有千户万户瞳瞳日总把新桃换旧符的说法吗,老爷子说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这桃树在他们那一行里称之为阳木,确实有驱鬼的功效,但靠的是吸收周围的阳气固定在自身,所以这桃树越是茂盛,周围阳气越是被吸收得厉害,所以周围其实早就阴阳不平衡,你们监室周围那一排桃树,估计这几天雨后正大量长叶子,所以比平时吸收阳气更多,这邹明显得躁动也是正常的,你没有事多找那石玉晒晒太阳就行。

  就这么简单,我问。
  不这么简单你想要复杂的,要复杂的可以啊,你来,我这有,准备好银子,老爷子没好气的说。
  接下来,我中午多了一件事,带石玉在屋后散步,正好,我有事要问,还算两不误。
  日期:2018-04-12 10:54:53
  等到中午,我应付了几口饭,算是给食堂大妈们的面子,然后匆匆回办公区,带上手铐将石玉拉了出来,要在平时,不带铐子面对石玉我也不虚,可今天我心里是七上八下的,觉得刺激但又害怕。
  但害怕不能表现出来,做管教得有气势,否则光凭身皮人家也不怕你,我私下里称为装逼,虽然我太认同,偶尔也装一装,我没立即把石玉带阳光下去,而是带到了那排桃树树荫里,我想验证我的想法,也想有和邹明对话的时机。
  我挺了挺身子,板了脸说,你现在是石玉还是邹明,说完斜眼看过去,没想到这小子半天不理我,好半天冒出一句,干部你累不累,你要真是个凶人,我也不会想办法到你这里来的,我走到今天这一步,都是我自己造成的,我不会害人,我现在是邹明。

  我有点尴尬,我还真不是个凶得起来的人,最初做管教,不要说别人不看好,我自己都没信心,不过也许运气不错,我很少吼他们,反而我管理的监室刺头不多。我时常得意打击所里几个猛人,说先有尧舜之君后有仁义之臣,不要那么使力。但今天在这个邹明面前是自己紧张乱使力,反而没装像。我咳咳两声,恢复到本来样子说,邹明,很多事我不明白,所以对你,我不得不防备,所以,也许你不觉得我现在对你多和蔼可亲,和你以前听其他在押人员的传说有差距,我今天找你,如果你能对我说实话,我也希望我能帮到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