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有鬼吗?我这有个真实的故事》
第5节

作者: 读者唐小皮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突然石玉望着我说话了,干部啊,你好救救我,我说啥玩意儿,我哪有能力救你,法官也不敢说能救你,我一小民警哪能救得了你,石玉说,不是案件的事,那案子的事都这么久了,我早就认命,我说的是那个,那个邹明,就是已经枪毙的那个死刑犯,他回来了,并且很多时候控制我说话做事,我问他为什么要找到你,石玉说,其实干部,这事确实是我做的不地道,当初,在以前的监室里经常欺负邹明的,就是我,直到他枪毙前一天,我还因为他嫌他锁在板上拉屎臭,将屎盆子端到他鼻子面前让他闻,我又问,李青呢,那李青是怎么回事,石玉又说,李青这真的不怪我,他们以前在那个监室确实有一腿,干部发现了将李青调到你这里,没有跟你说而已。

  日期:2018-03-11 20:58:14
  我叹了口气,骂了句自作孽不可活之类,说了句,我他妈也不知道怎么帮你,事实上我也真的不知道怎么帮他。关键是,现在不知道石玉身体里那个东西怎么想的。
  又谈了会,我送石玉回去了监室,主任才给我解释他刚才为什么给石玉扎针,他说,金石在传统认知里,认为它属于阳,金属为石之精,银为金属之精,银做的针对阴气有很强的压制作用,扎入人体,也能压制侵入人体的一些不干净东西。我一副恍然大悟五体投地的表情看着老主任说,那电视里说的用针扎写有别人生辰八字的小布人害人的情节,是不是也是这个原理啊,主任很是无奈地看着我,你灵异小说看多了吧,你怎么混入丨警丨察队伍的,那些桥段你也信。

  接下来,该是怎么和被老主任暂时用银针压制住的那东西谈了,这个已经和石玉说好,要他在那东西想左右他的时候,不要有任何压制,我们要的是,完完全全和那个本质上是邹明的石玉对话。

  日期:2018-04-09 19:33:12
  时间定在老主任也值班的周六,所里同事很少,只要少数值班的,集中在值班室,按理,这个时候单个民警是不准去打开监室的,因为处于非上班状态,万一这伙人有什么异常情况,比如趁开门时冲出来,或者暴起伤人,都是不好应对的,就算呼叫武警,也有个时间问题,但这个时候我顾不了那么多,我让监室所有人后退,退到监室们的另一头背对我,然后让石玉过来到门边,这才打开门让石玉出来,同时带上了铐子。

  来到办公室,石玉却盯着我手腕的一串竹子发愣,我笑一笑,怎么,也喜欢这玩意儿,石玉说,你将他放我旁边点,我转头看老主任,老主任接过我的那串珠子说,这是越南的阴沉木做的,对他确实有好处,然后放在了他身边。
  我也觉得今天的石玉确实精神不好,但有主任在这,更多的有他拿主意,就没有说话,只见老主任笑笑走过去,叫了一声石玉,却没有回答,而是抬头直瞪瞪看着我们。
  老主任回过头悄悄对我说,好了,现在就是那东西了,不过看起来很弱,根本就不是可以害人的东西,我看他拿着那串珠子啰啰嗦嗦的,连忙问他怎么回事。
  石玉说害怕,他说着把珠子要还给我的样子,我奇怪地望着主任,老主任沉吟着收起,石玉说突然抬起头说,干部,我知道你们想和我谈什么,你们是不是怀疑我是邹明,我告诉你们,我是,你们是不是还怀疑是不是我害了向队长,我也告诉你们,不是,绝对不是。
  我盯着他,那你怎么知道向队长出车祸了,你在监室呆着的,我们都不知道,你怎么知道的。
  石玉说,这是他猜的,说那天在去了医院回来的车上,看见向队长后背一团东西,这东西他以前见过,就是专门在路口找开车人的东西,而且这东西好酒,所以专门找喝过酒的人。
  我和老主任都看着他沉默不语,气氛有点瘆人,石玉一副病恹恹的样子,我打了打精神说,石玉,不邹明,告诉我你是怎么留在这看守所的。
  石玉显得比较懵懂,摇摇头瞪着失神的眼睛说他自己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说他也不道为什么还留在这里,于是我们都一起帮他回忆拉他出去枪毙的过程:早上法院过来通知执行,驻所监察室的人也会过来看看,会最后问问还有什么话要交代什么的,作为管教干部,会把消息对监室封锁,单独把被执行人提出来,简单说明几句,照例是问有没有什么话要说的,然后就带出去与家属见面,见面后一般家属可能哭啊什么的,被执行人要么平静得要命,要么就是呼天抢地,对呼天抢地那种人,一般法院会让医生打一支镇定剂,记得邹明那天特别平静,和家属会见时很正常地说话,但奇怪地是会见后就一直沉默不语,大多数被执行人在会见后还不到中午时间,家属已经离去,人不合适继续放在会见室,更不可能带回监室去,于是一般会带回管教的办公室,由分管的管教谈话,想吃什么,喝什么,大概都会予以满足,被执行人也会抓住最后的时间没话找话说,东拉西扯逻辑不清,但邹明那天据说会见后回到管教办公室一直没有说话,眼神迷迷瞪瞪,甚至给他搞了份肯德基来也没有见吃。随后12点,法院准时来把人拉走的。

  帮邹明捋了一遍过程,邹明突然抬起头说,我觉得我一直没有离开,但从会见时起,我一直什么都不知道,一直迷迷糊糊地像昏死了过去,但不完全是不知道的样子,我能感觉自己在哪里,比如出没有出看守所的门,他很清楚,他说他肯定他没有出门。
  我和老主任相对看了对方一眼,这就很奇怪了,从邹明的叙述看,他自己本身并没有特别留下的目的,按照一般的说法,一个人死了还有魂魄留在世间,大都是有怨气什么的,但邹明显然不是,他甚至最初不知道自己死去,因为他没有感觉自己出了看守所的门,那是什么原因导致他的魂魄变成了鬼魂留在了看守所,自然原因还是人为故意?如果是故意,又出于什么目的,是什么人干的?
  日期:2018-04-09 19:59:48
  因为怕引起值班领导的注意,也怕出现意外,我和老主任匆匆把石玉关回了监室,回来后和老主任都有些感觉沉重,都觉得这件事背后也许隐藏着一个秘密。
  但我觉得话还没有说完,石玉,或者也叫邹明那里,还有很多让我疑惑的东西,这些只能在正常上班的时候挤时间在慢慢问,但这之前,我还是得多做知识积累,我已经严重感觉一些神秘知识的不够,光靠老主任那点中医跨界的知识,怕是搞不定。
  有时候真的是无巧不成书,那天一老家朋友来苏城玩,我照例是带去吃了顿苏帮菜,然后领去拙政园虎丘寒山寺几个地方兜一圈,这几个地方,因为陪不同朋友去的多,就固定找了个导游,每次都会提前打电话叫她在某个门口等,一天才收一百块,比自己为朋友讲解,来得专业,实惠,有时也会让她领到她熟悉的店里消费,不会宰人,我知道里面会有提成,也就当给了她小费。一来二去熟悉了,那天朋友恰好玩的途中要去方便,我就和这导游小姑娘聊了几句,小姑娘很漂亮,漂亮小姑娘谁都喜欢凑过去聊两句,倒不是有什么格外目的。那天就聊到古建筑,风水什么的,我笑着问她怎么那么懂风水,难道旅游学校现在还开设风水课,她笑着说共和国的哪个学校都不敢开风水课,她的知识是家传的,我突然眼前一亮,这刚想睡觉就看见个枕头,我说,你看,我照顾你生意少说也近10次了,算是个熟人了吧,要不介绍我给你老爷子认识认识,或者让我拜他为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