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有鬼吗?我这有个真实的故事》
第4节

作者: 读者唐小皮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3-11 15:31:30
  话说一切准备就绪,我把石玉叫道我的办公室,但是我不说恐怕大家也能猜到,失败了,至少我看起来,石玉还是那个正常的石玉,还不解地问我大白天的把屋子搞这么黑干什么,我嘿嘿一笑说,我就想试试这新装的红外摄像头效果怎么样,然后将他关回了他所在的监室。
  回到自己办公室,想起摄像头,我也确实想看看这摄像头在昏暗条件下效果怎么样,就一个人趴屏幕前开始切换视频,我办公室的电脑拖了两个显示屏,一个正常办公,一个连接到分管监室的摄像头,但也可以切换到我自己的办公室摄像头。
  刚切过来,将时间设定在刚才那个时间段,门被推开,是我们所里的医务室老主任,老爷子已经退休了,因为医术好,对监管系统熟悉,被单位返聘到所里发挥余热,老医生好像比较喜欢国学,比如易经,相面什么的,恰好我也喜欢看这些杂七杂八的书,所以一向有些共同语言,关系还算过得去,我一看是主任来了,赶忙起身倒水。

  老主任却皱了眉头说看我好像有些不对劲,又说怎么好多天没有在他办公室串门,我一脸无奈说最近事情缠身,忙不过来,老主任将脸凑过来看我的显示屏,正巧上面是石玉在我办公室的画面,因为光线昏暗,拍出来的图像都是黑白的,老主任盯着屏幕看了一会,眉头皱得越来越厉害,又回过头来盯着我看了很久,说,你最近肯定有问题,做事小心些,我张了几次嘴,但没有说出来,主任又在办公室走了走,临出门说,电脑上那个人是你管的吧,他身体里有个比较不太清楚的影子,恐怕不是什么好东西,这种东西,也就是你这红外探头在夜晚模式下能看得出点端倪。

  日期:2018-03-11 15:32:24
  我一看瞒不住,而且平时关系还不错,老主任和我也算忘年交,一度以为我没有结婚还曾试图给我介绍对象,这关系一直瞒着就显得有些不够意思,于是我将整个事情都说了,并将我的猜想说了出来。但我还是怀疑地问,老主任,你怎么能看得出来的。
  主任告诉我,学中医的,特别是那个时代的老中医,对这东西都有些了解,在更早些时候,其实巫医是不分的,包括中医所谓的望闻问切,其实和相面术一样发展自易经,当然,这个易经是指连山易而不是书店里随便能买到的周文王的周易,所以他懂一些也不奇怪,只是这几年人们不太信,他也不拿出来说。

  我像抓住了救命稻草,连忙请教老主任对策,老主任说,其实我现在也不确定,只是看起来很像了,要不你再观察几天,看他是不是还是白天黑夜不一样,并且有没有加重的迹象,如果不行,我这里先开个单子,你先送广济医院(苏城的一家精神病医院)确认下是不是精神分裂。
  日期:2018-03-11 15:33:10
  两天后,我决定送石玉去广济医院,有主任的条子,顺利地得到所里的同意,并派出了所里另外两名民警,带队的,居然还有我们向队长。我显得很兴奋,麻烦动队长亲自出马,说明本人在单位还有点面子不是。但如果我这时就知道几天后的事,我恐怕是兴奋不起来的,甚至,我宁愿没有任何人陪我去。
  那天我们一起去了广济医院,因为有绿色通道,就诊很顺利, 医生让石玉做了各种量表,在电脑里填了很多数据,又问了些问题,我满怀期待,然而得出就诊结论是正常,没有任何问题。拿病历的时候,我看到石玉平静的笑,我心里却莫名地不平静。
  回去的路上,因因为石玉各种不自在,在车里哼哼唧唧,我们向队长将他在警车里胖揍了一顿,开着车的我不敢去拦,但内心的不安越发的明显,但说不出来。

  日期:2018-03-11 15:33:39
  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队长没有来上班,第三天,还是没有来,终于听到,队长昨天晚上喝酒开了车,恰好撞到一辆出租车,人家报了警,关键是交警的兄弟来了,我们一向为人做事都是和和气气,说话客气得体的向队长却突然像变了一个人,指着交警兄弟大发雷霆,吹胡子瞪眼睛,这交警兄弟也不是吃素的,于是也不犹豫,吹气,查血,程序走下来是醉驾,接下来向队长将面临检察院的起诉,以现在的法治环境,向队长大概率是好被判刑。

  本来,我没有将石玉和队长的事情联系起来,但石玉的一句话让我起了疑心,他问我,打我的那个队长没有来上班吗,是不是开车出了问题?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是队长没有来的第二天,事实上我都不知道队长出了什么问题。直到向队长的事情公开,我前后联系一起分析,我相信队长的出事和石玉,或者石玉身体里的东西一定有关系。
  日期:2018-03-11 20:55:19
  向队长的出事,让我连续几天没有精神,愧疚与自责,说不清的感觉,这次我主动找到了老主任。
  我向老主任说了我对石玉和向队长出事之间的联系,老主任一直听着,脸色沉凝,他说,看来我们都分析错了,这个石玉和那个“石玉”其实根本就是合二为一的,并不是白天一个晚上另一个,只是,白天的时候,本来的石玉要活跃一些,而到了晚上,另一个石玉更活跃,所以给我们的感觉是白天一个人,晚上一个人,而这种表现,按照现有医务程序,肯定是要送医院先就诊的,所以你无需为向队长的事情自责。

  我知道老主任是在安慰我,也不去说明,挑重点直接请教接下来怎么做。
  老主任思考了一会说,谈判,摸底,你总得搞清楚这个石玉,特别是他身体里的那个石玉到底想干什么,有什么目的,能谈的,我们就不要来硬的,没想到老主任和我是一个风格!

  于是我将石玉再次找到了办公室,直接抛出了问题,并且说,石玉,如果可以,你可以提出些要求,当然,在我的能力范围内。
  日期:2018-03-11 20:56:09
  这个石玉这是看起来显得比较懵懂,一脸人畜无害的表情,我猜他在装糊涂,继续开出了些条件,说我知道你现在身体里有个东西,不管是你还是他,想要什么,都先说出来听听,然而,我还是没有听到我想要听的,那石玉说的都是些台面上的话,听起来,比如接受干部批评,如果做得不好一定改进什么的。
  我将谈话的结果说给老主任听,老主任说,我们一开始只注意到石玉身体里有东西,但是我们可能忽略了,本来的石玉和身体里的那个东西,可能是同时存在,但他们可能意见并不统一,主任说,我建议,我们要软硬兼施,一个一个谈,否则这就是糊涂的。并说找个借口将石玉带到医务室。
  日期:2018-03-11 20:57:24
  借口当然是很好找的,现在的看守所,至少苏城的看守所,人性化管理方面基本做到了想犯人之所想,急犯人之所急,当然,这犯人的叫法其实不准确,就那意思吧,我于是借口帮石玉测个血压关心他的身体,将他带到了医务室,其实我也不知道老主任要做什么,只见他量完血压,从抽屉里拿出一盒银针,细如牛毛,叫我指挥石玉摆平手背,挑了根银针从石玉虎口扎了下去,针扎下去一直到快完全没入,还轻轻用食指和拇指转了一会,我看到石玉有那么一瞬眼睛突然一瞪。紧接着,老主任又挑了根银针从石玉的太阳穴扎了进去,扎的时候,看得我一愣一愣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