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有鬼吗?我这有个真实的故事》
第2节

作者: 读者唐小皮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概到深夜1点吧,终于挂完水,医生来抽血检测,血钾水平正常,070801自己也说他现在力气像头牛,于是我们很快回去,剩那么几个小时,总还是要眯一会眼睛。这一路上,070801有了精神,又唠开了,说起他监室上半年枪毙那人,说他其实挺可怜的,说虽然杀人了,但根本不是穷凶极恶的人,和监室这帮坑蒙拐骗偷的在押人员是本质不同的,他原本是山东乡下一普通农村孩子,小时命不好,母亲有些作风不正,总在外纠缠不清,和他老爸关系也不好,早早离了婚,他在单亲家庭里,性格也慢慢变得孤僻敏感,高考差三分上一本线,二本又不愿意读,一生气就跑了出来,后来出来在广州做了磨具师傅,生活倒也不差,哪知这一年被一帮黑心中介骗到苏城,许下高高的工资,但半年过去,一份钱没有拿到,钱全被中介拿跑,他一时血冲了头,仇恨糊了心,买了几把刀冲到中介公司见人就捅,呵呵,当场3死四伤。整个苏城上下震惊。所以这杀人犯虽然杀了人,但他本来其实不坏,老实本分,后来关押到看守所,看守所大部分在押人员是真正的坑蒙拐骗偷的坏人,这杀人犯因为本和这普通罪犯不是一路人,也就和这监室的一般在押人员合不来,成天被人欺负。呗欺负得久了,也就越发的扭曲了心理,形成恶性循环,与其他人越是合不到一起。我因为没有管过这杀人犯,其实对他在监室的具体生活不太了解,听070801说起,和我平时了解的好像有些矛盾,就问070801,不是说这杀人犯最后在里面仗着自己是死刑犯,怎么弄都不过一死,欺负了很多其他人吗,怎么是他被欺负了。

  070801见我感兴趣,就说,干部啊,其实你们当干部的,无论怎么负责,也不可能随时在监室里面呆着不是,里面真实的情况,哪有我们在押人员了解那么清楚,其实真实的情况是里面有几个老的在押人员看干部可怜这死刑犯,很多时候还拿些普通在押人员吃不到的东西给那死刑犯吃,各方面都给好的待遇,心里不平衡,于是很多时候设套让这死刑犯钻,,怂恿好些人去和这死刑犯吵架,有时候明明是死刑犯没有招谁惹谁,被那几个贼精的老在押人员一反映,成了这死刑犯是个惹祸精了,久而久之,管理他的干部也就在心里认定这死刑犯是个麻烦,也就把他锁了起来,固定在板上,直到拉出去枪毙那天,他还被锁在板上,吃喝拉撒全固定在那块板上,因为内心憋屈,这死刑犯一直有怨气,所以在拉出去枪毙那天,他说了很多诅咒的话,他会回来看监室的人,意思是变成鬼也不会放过监室的人。

  这一通话说出来,弄得大家都有些压抑,也就没有再说什么,好在路程不远,2点不到,回到了看守所,我们也就把070801关进了他所在的监室,070801所在的监室是7区8号监室,在第7监区过道的倒数第3间监室,关了他以后,出来经过7区7号监室,也就是7区的倒数第4间监室,里面一在押人员恰好站门口递个杯子出来,说请帮忙倒杯水,说监室没有水了,他一天都没有喝到水,也没有想多少,我顺手给他在过道头的饮水机上接了杯水递给他,然后匆匆去洗漱睡觉。

  端个盆正经过值班室,7区8号监室的对讲机传来报警声音,我接起来一看,屏幕上显出070801的影子,我有些来气,正想训斥几句,070801说了一句,干部,谢谢你给我接的开水,我一愣,接开水,我不是给7号监室一个在押人员接的开水吗,突然,我像触电一样惊坐在地,7号监室不是早空出来了吗,现在的7区8号监室在押人员就是从7区7号监室搬过去的,那里面哪来的人!我一下挂了电话,喘着粗气在屏幕上调出7区7监室的监控视频,哪有什么人,一个杯子放在木板上,那位置,正是以前锁那杀人犯的位置!

  几天过去,我查了下070801的资料,这人入监已经快三年,也就是说,在那个监室,他可能就是当初欺负杀人犯的老在押人员之一!
  日期:2018-03-08 10:48:02
  有话则长无话则短,话说一连两周没事,这天,我正坐在办公室,准备翻翻闲书,突然看我们徐所长站我办公室门口,身后站着个人,对我说这个人现在调你这里,归你管了,我一看,这不就是那个070801吗!

  我一看是这家伙,心里老大不愿意,这家伙缺钾,时不时发作,要带医务室输液什么的,那又是一个麻烦,关键是,自那晚倒水后,我隐隐觉得这家伙有些诡异。但不愿意归不愿意,胳膊总是拗不过大腿,我就是一个小民警,总是不能和所长理论什么的,趁机要了点给在押人员放电影等权利后,无奈地把这个070801收下了。当然,这之后就不能叫070801了,这种编号其实是有规律的,前面两位代表监区,中间两位代表监室,后两位代表他在监室的号码,070801,也就是说他原来是第7监区第8监室的01号在押人员。在看守所,对在押人员来说,这前4位数字基本没有意义,但后两位代表在监室的数字是很有意义的,01就表示他在这个监室排第一位,台面上,这就是个数字,印在他们的号衣上为了让不熟悉他们的民警区分他们,但私底下,这编号却代表了他在这个监室的资历和地位,比如,上厕所,洗澡等,凡要排先后的事情,01号优先于02号,02号优先于03号,以此类推,这算一种潜规则,也可算是全国甚至是全世界监管系统的另类文化吧。在这个看守所,我负责管理2个监室,也就是40个左右的在押人员,按规定,新收入一个在押人员,我得找他谈谈话,于是就把他叫到了办公室,让他坐在他们特制的谈话椅,顺手把限制活动的横板横过来锁掉并拔掉了钥匙,直接问他为什么挑了到我这里来,因为我记得这小子那次住院就想调换监室,但这么多民警,独独挑到我还是有些奇怪。他嘿嘿一笑说,这不看干部面善嘛,一看就是好人,然后赶紧紧接着说一定保证在监室里好好与人相处,不惹事,遵守规定什么的,我听完就眉头皱了起来,因为那晚我给他倒水后,我心里隐隐觉得他身上不正常,反正一种很奇诡的感觉,这尼玛觉得我面善就选择换到我这里来,我想到一句鬼怕恶人的话,反过来说,鬼也喜欢接近不太凶的人。我决定试试他,问他这段时间他原来的监室有什么异常没有,他笑笑说没有,我问那为什么还要调换监室,他说想起里还是瘆人,我见木已成舟,也不纠结这个,就安排了他在我管的监室里去,编号,080620,并对他说,虽然你以前是01号,但没办法,你到新的监室安排不过来,按规矩得从新开始,先从20号干起吧,这小子倒算上道,也没有说什么,愉快地接受了,让我有些意外。但没有想到,很快,这小子就出问题了,为了以后不搞混,我还是叫回他的名字,事实上当看守所民警对自己具体分管的在押人员,一般还是叫名字,因为当具体分管后,也不可能不知道名字,编号一般是不熟悉的民警叫的。这小子真名石玉。在石玉到我分管的监室的第三天,我监室另外的在押人员就给我报告,说这石玉不太正常,说白天像一个人,晚上像另一个人,我心里咯噔一下,那种怪异的感觉是真的!石玉的事,我只能先放心头,因为说出来别人也不信,你要给所长或教导员汇报,他们要不是笑掉大牙就是会以为我不想干活找借口,对他,我采取了外松内紧的办法,表面装什么都不知道,暗地里开始安排耳目严密观察。这里得插一小段,简短介绍看守所的耳目,每个看守所民警建立自己的耳目,这是看守所管理在押人员的一种方法,这和办案民警培养线人差不多的意思,我们往往安排他们做一些特殊的事情,比如关注一些特殊的在押人员,收集他们的相关信息,以前可以用他们收集重点在押人员身上涉案的线索,但现在,一般仅限于安全管理,也就是为了保证监室在押人员的安全而物色耳目,要确保某个异常的在押人员和异常的事在第一时间被分管的民警掌握。连续观察了几天,新情况倒是没有,同样是觉得他白天是一个人,晚上是另一个人,就是晚上他老是起来,要不站在自己睡的铺板上发呆,别人叫他睡下他也不理,要不就是下铺板在地上走来走去,我问有听到铁链子的声音吗,又说没有听到,这倒是和我猜想的不同了。因为没有新情况,暂时放下了心,我开始又进入了有事找在押人员聊聊天,没事翻翻闲书的状态,偶尔,我也找那几个信得过的耳目出来在办公室坐坐,我喜欢泡茶,就随便给他们一杯,也不管他们喜不喜欢我那廉价普洱,对他们来说,这是一份难得的肯定,也是放松的一小段时间。这天,我又泡了壶普洱,倒出一杯给我那耳目,那耳目接过茶突然说,干部,那石玉好像很正常嘛,这一两周下来,不仅遵守纪律,没有惹事,还喜欢帮助别人。嗯?帮助他人,我喃喃自语,这帮在押人员要说都是坏的透顶,都是没有素质那是真的不客观,但要说随便主动帮助他人,还真的不多,像石玉这种以前在别的监室做过01号的在押人员,一般都是有点架子和优越感的,一般是处处让别人“帮助”他,他帮助别人,我反倒是有些奇怪了。于是加强了对细节的追问。于是那耳目继续回忆,说石玉经常把自己分到的玉米棒子,还有鸡蛋分给另一个在押人员吃,这个人叫李青。把耳目关回监室后,我在系统调出李青的资料,很正常,普通的工厂打工的,入所原因是盗窃,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看不出有什么奇怪的,于是暗自觉得自己可能想多了,他爱把东西给谁吃给谁吃,只要是自愿的并且背后没有什么特殊目的和交易,没有拉帮结伙的嫌疑,那就随他吧,那李青也确实可怜,账上没有一分钱,除了正常伙食,很多时候都是看着别人吃买的零食。但是,第三周,李青来找我了,说申请调走到别的监室,和所有人一样,我要求李青给出充足的理由,李青说,他感觉监室有种奇怪的感觉,很诡异,我要他具体一点,他说这段时间,他老是觉得身边冷冷的,有时还有感觉有人在耳边吹气,我瞪了他一眼,心下说,老子一个事还没有完全处理好,又冒出你神神叨叨:别想了,这什么理由!于是李青垂头丧气地又回到了监室里。我继续享受悠闲的日子。但是,第二日的一件事,让我马上改变了主意。就在李青从我办公室谈话后回去的第二天,看守所组织安全大检查,对所有监室进行危险物品清查,凡事可能被在押人员利用来伤人或者自残的物品,要通通彻底清理,如金属纽扣,能套住头的塑料袋子,长的带子等等,一般这种检查是民警交叉检查,也就是自己不会查自己分管的监室,但是,恰巧不巧,这天该查我分管的监室的民警拉肚子,查着一半蹲坑去了,跟我说让我自己查查,我心里一万匹羊驼奔腾过去后,自己去查自己分管的监室了,将一群人赶到室外活动场,也就是老百姓称的放风场,我一个人呆在监室慢慢翻他们的物品,查看一些隐蔽部位,也没有查到什么,但来到李青放物品的号洞,我停留了下来,因为洞里有本书,李青一般不喜欢看书的,他闲下来要么看电视,要么发呆,我顺手拿起书来翻翻,内容让我慢慢紧张了起来:青,为什么不理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