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一扒阴阳先生那些不为人知的事!》
第43节

作者: 元気蛋包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站起身,嘴里叼着烟收拾好了画具。望着渐渐落下的夕阳。迎来了我到镜泊湖后第四天的黄昏。
  吃完晚饭后,我想把手机定个闹钟,好先睡一会儿。可是天不从人愿,刘明明饭后又要开什么作品简析会。他大爷的,别这么玩儿我好不好,我都要困死了。
  和昨天一样,大家把画好的画在外面操场上扑了一地,然后大家围了个圈,听刘明明指着我们的画穷白话。
  我感觉眼睛好酸啊,先闭一会儿吧,过了一会儿,只听到刘明明骂道:“这又是谁的废纸??”

  不用说了,当然是我的了,我睁开眼睛。对着老刘苦笑着说:“刘哥,今天这可不是废纸啊,今天这个有幅画是有名堂的。”
  刘明明蹲在地上,嘴里叼着颗小烟儿,这副造型像极了《古惑仔之不要脸传奇》之中的那个×皮的弟弟××皮。
  他问我,有个狗屁名堂啊?说来听听。
  我对他讲:“这画名为《日出东方镜泊湖堪比松花江续集之牛逼图》。”

  刘明明无奈的笑了,对我说,和昨天不是一样的么?
  我对他讲,今天这张是昨天的续集。结果他站起身对着我屁股就是一脚。
  庸人啊,我真不愿意去屑你们。捂着屁股带着一身疲惫回到的我的房间里,看看手机,竟然已经快晚上九点了。看来又睡不成了,因为要是现在睡的话,晚上即使定了闹钟也够呛能起来。
  没办法,先去冲了凉水澡吧,冲完澡后发现早上旅馆的工人收拾房间的时候把我的法宝大碗给收走了,于是我又到厨房借了一个大碗和筷子。
  在回屋的路上,路过旅馆屋里开的小仓买,一狠心,花了五十块钱买了两包红河和十小包速溶咖啡。这钱花的真肉疼。但是为了提神,也没有办法了。拿着这些战备物资回到了房间里。
  我恨广告,夜里十一点,坐在小凳子上,桌上已经摆好的碗水筷子,望着电视中那千篇一律的广告。耳边是王城和小凯轻微的呼噜声。

  可恨的广告,此时在我眼中,就好像是数绵羊一般,一个广告,两个广告。从刚才到现在我已经半盒烟进去了。咖啡也灌了两杯,可是好像没什么用。
  我祈祷着那个东西快来吧,好能让我精神精神。
  可是事不随人愿,我还是硬撑到了凌晨快三点的时候,才看见碗里的筷子‘啪愣’的一下立了起来。
  终于来了!感觉到寒意逼近,我精神了起来。于是便左手端碗右手抓符脖子上挂手机的走了出去。

  一整夜的对峙又开始了,这东西好像没有记性,还是我贴一张符它就停一会儿,然后又去另一间房。但是我也不敢大意,要知道这可是玩儿命啊。
  还好,一夜无事,在早上四点多的时候,我看见筷子‘啪愣’一声的倒在了碗里。就又长出了口气,还有一晚。
  现在也顾不上别的事儿了,我马上跑回屋,把碗往桌子上一放,然后衣服也不脱的就倒在了床上。能睡多久就算多久吧。
  尼古拉斯广坤曾经说过:屋漏偏逢连夜雨。这句话说的真好,早上八点半,我又被王城他们从被窝里拉了起来,又是集体写生。
  不过今天我没有再抱怨了,洗脸时望着越来越重的黑眼圈和布满血丝的双眼。还好,还有最后一晚了,明晚就是十五,到时候请九叔出来,问问他那东西到底是个什么玩意,然后把它收拾了以后就太平了。
  吃早饭时,我发现关明竟然恢复了精神,红光满面的。那些女生望着我这副耸样,背地里又扯起了老婆舌。当然我现在已经没有心情听她们讲的到底是啥了。
  饭后,我自觉的背起画板来到了我的那块湖边的风水宝地,今天的天气真热,还没到中午就已经晒的我有些发昏了,我不知道在这样下去的话,我会不会中暑。
  我赶忙跑到湖边用湖水洗了把脸,然后退到了一块儿有树荫的地方坐下,撕开了一袋速溶咖啡后,直接倒进了我的嘴里。
  你别说,还真好使,强烈的苦涩顺着我的味蕾刺激着我那疲惫的神经。画吧,今晚过去就能睡个好觉了。
  起了三咒,然后有气无力的画着符。
  中午的时候正是太阳最烈的时候,我感觉周围的热气已经快把我烤了个三分熟了,于是一步三晃的回到旅馆等着开饭,结果刚到餐厅一坐下,就睡着了。
  又一次被人摇醒,吃饭了。我满头大汗,感觉就要崩溃了。旁边的女生们叽叽喳喳的说笑着,忽然有一个女生招呼我:“崔作非,帮我把你前面那鱼给我夹点。”
  此时的我完全没有听见她说的话,旁边的关明摇了摇我,问我:“哥们儿,咋了,想啥呢?”
  我有气无力的说着:“睡……觉。”
  桌子上的女生们都炸庙了,他们说:“哎呀~好恶心额,当着女生面想睡觉……”
  现在就是杀人犯法,要是杀人不犯法我早把你们这些臭老娘们儿按个放血了。我有气无力的想着。

  吃完饭后,我又一步三摇的回到了湖边,今天状态不佳,一上午只成功了四张。这怎么能不让我担心。
  我出门前花了三块钱买了瓶带冰的矿泉水,坐在沙滩上先往脑袋上倒了半瓶让自己能清醒清醒。
  要说哥们儿我本身就不是什么意志坚定的人,但是现在压力在身又加上胜利在望的关系,一下午还是画成了六张符。但是相比之下,我已经筋疲力尽了,我不知道今天晚上还能不能撑过去。
  日头又一次落山,我心中已经计算好了,今晚撑过去之后,还有两晚的时间在镜泊湖,明天见过九叔后就直接反客为主,灭了那东西。就能好好的睡上一觉了。
  晚上吃完晚饭后照例又是作品简析大会,不过今天刘明明没有骂我,他只是叹了一口气后把我的那张《日出东方镜泊湖堪比松花江之牛逼图第三部》团成了一团后丢给了我。
  说什么也要守住今晚!我厚着脸皮向一个女生借了一盒清凉油后,扣了两大块使劲儿的往自己的太阳穴上搓了搓,然后回屋子里继续看着那无聊的电视。
  王城看我这两天脸色越来越差,就问我:“咋了,不舒服啊,早点儿睡吧,瞅你那脸色,跟花圈店里的纸人似的了都。”
  大哥,我也想睡啊,可是我如果一睡的话,你们就有可能永远的沉睡!唉,你说我懂这么多干什么啊,真是自寻烦恼。但是我知道他也是好心,所以我只能打掉牙往肚子里咽,撒了一个我自己都不相信的谎。
  “没事儿……我不困。你俩先睡吧。”
  他俩见我好像真没事,也就没多想,钻进了被窝。不一会儿就传来了呼噜声。而我这个倒霉孩子则继续的盯着那些‘不抹不知道,变大真奇妙’的广告。

  那盒清凉油被我用掉了半盒,强烈的气味熏的我脑袋疼。老天保佑,终于又到了两点多了。我这次没等它来,就先出了屋子,在走廊靠墙坐下了,把那碗水放在地上。
  屋外漆黑的环境让我那极度困倦的神经又崩紧了起来,老子今天直接在屋外等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