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263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王的想法陈九江不知道,也不想去想,他打定的主意是随机而动。何志章和陈九江的想法不谋而合,他想的是顺势而行。让何志章为富美丽举手不是不可以,但是绝对不可以和于向荣顶牛。
  何志章认为,凭着富春生的蚂蚱腿,再加上陈九江的草秆一样的腰身,想要撼动于向荣,那简直是痴人说梦。既然如此,他何志章自然不会得了失心疯一般,为了一个女人就直面权威。
  吴三桂敢于拍案一怒为红颜,倾国倾城若等闲,那是因为他老吴先生面戴忠良相,一肚糊涂心。
  吴三桂趁着乱世想称雄,却将千古罪名的帽子扣在一个红颜女子的头上了。再加上重男轻女的那群史学家那么众口一词的一通忽悠,所有人都会认为女人就是红颜祸水,剩下的唯有祸国殃民。这不是纯粹扯淡吗?
  不说古代的遗传基因,离的咱们那猴子老祖更近一点,就是那飞天壁画上的神仙菩萨,故宫珍藏的嫔妃娘娘,哪一个敌得过今日的纤纤女子?即便你确实天生丽质难自弃,顾盼生姿鹤立群,秒杀的了身边的莺莺燕燕,可是你比的过从韩国开刀回来的网红们吗?网红们那么火,日下万元,夜入斗金,可是她们哪一个倾了国覆了城呢。
  这么漂亮的女人们,都不能倾国倾城,为什么古代的女人就祸国殃民了呢?是因为他们比今人更美,还是因为古代的帝王将相都是傻的冒泡。显然都不是,真正的原因是史学家们就那么写了,读书人就只得那么信了。

  纣王荒银怨妲己,唐王昏庸怪玉环。若非金屋把藏娇,哪来汉家千年郎。
  所以归根到底还是有野心的男人们犯了错,理屈词穷之下,就将那错误都丢到了女人们的头上,让她们勇敢的为男人们背黑锅。
  何志章虽然也是有野心的人,但是却没有吴三桂那么不仗义。他绝对不会为了利益就置富美丽于不义之地。当然,即便他想,也害不了富美丽分毫,受伤的反而只有他自己。
  但是如此一来,开完了会,只怕富美丽就会打上门来。这可如何是好,真的让人烦恼啊。好在这烦恼无需多久,到了下午进了常委办公室何志章的烦恼就消失了。

  何志章进办公室的时候,陈九江和历海已经在那儿坐着了。这两位老兄进常委的时间最短,资历最低,所以及早的到了会议室里候会。
  历海挺客气,见到陈九江的时候,主动的抢起了最后一把交椅。历海说:“陈县长,你是本土选手,而且管的人多,管的事大,还是你上座吧。”
  陈九江赶忙拉着历海的胳膊,客气的说道:“历书记,你是书记,自然是管着副县长的。还是请你上座吧。你也知道,我最怕的就是你们纪委了。”
  历海呵呵笑着说:“纪委怎么了,也是要为你们政府服务的,所以还是你上座。”

  常委门的座位都是定好了的,不是你谦虚或者是别人谦让,你就可以随心所欲去坐的。因为陈九江比历海先提的副处,自然是他的资历更老。即便陈九江再客气,最终还是坐在了历海的上首。
  两个人坐下之后,历海主动给陈九江上了一颗烟。点上烟的历海道:“陈县长,我在市里的时候就常听纪书记提起过你。说你和咱们纪委之间有点误会。可不要因为那么一点误会就影响了咱们之间的关系。”
  “被纪委书记惦记着,真不是件好事。”陈九江开玩笑的说道。他不知道历海的话里有几分是真,几分是假。更不知道纪书记的惦记是善意的,还是恶意的。
  陈九江希望历海进一步的解释一下,可是却又不好意思问出口来。没想到历海虽然年轻,倒是老练的很。提了一句纪书记之后,就闭口不言,改换了方向。
  历海笑着问陈九江:“陈县长,听说当初和你打交道的是梁鑫副书记,他没做啥出格的事情吧?”
  陈九江一听历海问起梁鑫,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多好的机会啊,可怪不得我给你下眼药啊。陈九江摇摇头道:“可别提他了,一提他我就做恶梦。不过梁书记这个人倒是不错,办事认真踏实不说,还很有上进心。哦,对了,他对组织还特别的忠诚。”
  当着新领导的面,说常务副有上进心。这摆明了是要坑人啊。不但如此还说人家忠诚,那就更要命了。
  历海是梁鑫的顶头上司,他的组织自然就是历海了。可是他对历海一点都不恭敬,那他的组织就不在纪委里了。所以陈九江这两句话,翻译一下就是历海上头有人,他想顶你的位子。

  历海抬起头重新打量了陈九江一眼,口中说道:“陈县长,成啊。心胸很是宽阔啊。梁书记那么对你,你却对他赞不绝口,让小弟很是佩服。”
  前不久纪朝先借着调查人民来信的事情让历海当大河县亮了一下相。当时陪着历海找人的正是副书记梁鑫。
  梁鑫谦恭的态度和踏实的作风,让历海对他产生了极大的好感。他甚至一度认为,梁鑫很可能会成为他大河之行的重要臂膀。
  可是当历海真的成为大河县纪委书记的时候,情况完全不一样了。那个谦逊的梁鑫,变的阴阳怪气起来。
  这就是常务副书记和书记之间的天然矛盾。这种矛盾无论是在哪个单位之间都存在,因为常务副和正职之间有太多的职务重叠,正职能说的话,常务副有时候也能说,正职能做的事情,常务副也能做上那么一点。如此一来,一个把握不到位,就会出现龌龊。
  更何况梁鑫跟着于向荣,目标明确,意图炯然,早就冲着纪委书记的位子去了。现在倒好,视察的变成了主管的,干活的还在原地踏步。梁鑫的失落,可想而知了。

  失落是负面情绪,情绪总是要发泄的,若是不然,人就会生病。梁鑫认为最好的发泄就是在工作中给历海下绊子,找麻烦。能自己的做的事情,都让历海干,大家一起吃的饭,让历海一个人吃不到。只有这样,历海才能感受到梁鑫的失落,说不定他一感动,就会让出书记的位子也未可知。
  若不是陈九江说梁鑫“很有上进心”,历海还真不知道梁鑫打着什么样的糊涂心思。看来是自己的履新伤害了小伙伴们的希望之路。
  这种事情总是难免的,这样的敌人也总是防不胜防的。你总不能为了小伙伴们的感受,就不进步吧。若是你真的为此不进步,退位让贤,只怕你连被恨的机会都没有了。
  这还不算,陈九江短短的两三句话,就将梁鑫的老根都扒拉了出来。组织是个玄妙的东西,它确确实实存在着。既是以群组的形式存在,有时候一个人又能完美的代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