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700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通过调查,这次出手相助的人中间,也有他们红盾家族的人。那些受过济世医院恩惠的人,自发组织的一场接力赛。
  事后据他们回忆,如果不是因为那个老头子突然病倒,这场战只怕打不下来。而且他们手里的资金有限,无法进行长久的抵抗。
  之所有一股作气,把全部资金都押上,给人一种来势凶猛的感觉,借此吓吓对方罢了。
  哪知道上天有好生之德,在危难关头,让那个可恶的老头子病倒了,而且,刚刚好掉进济世医院的坑坑里。
  红盾家族了解到这些情况,只是轻笑,这是天意。
  但是华夏这边,高层已经震怒了。对发起这场金融战争的人,要给予很严励的惩罚。

  下面的一举一动,上面其实是知道的,一般情况下,也没有过份干涉,可现在不同了,他们闹得动静太大,差点让股市崩盘,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因此高层决定惩治一下这些没有分寸的人。
  顾家老爷子去京城了,这件事情最终是由两家引起的,因此必须有个说法。
  上面的意思十分明显,不管查到是谁,都别想袒护,这次一定要追查下去。该免职的免职,该关的关。
  太过分了,简直就是无法无天。
  但是也有人说,这只是一种商业行为,上面不宜干预太大。
  商业行为,变成了两家直接对抠,这还不算,把大家都牵扯进来,所以上面的态度很坚决。
  顾秋也知道上面要下来查,查处的对象,双娇集团自然避免不了。而且上面也有些怀疑顾秋参与其中。
  左家现在可热闹了,左安邦通过私人关系,擅自调动资金对双娇集团进行狙击,这件事情肯定逃不掉的。

  左定国,左痞子等人急死了,一个劲地问左安邦,该怎么办?这事大家都有份啊!
  左痞子说,自己已经蹲过一回监狱了,不想再进第二次。
  左安邦的脸色,黑得象碳一样。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件事情的后果,当初他可没意识到事态会恶化。原以为能将顾氏财团一网打尽,谁知道……。
  现在,他恨死那个老家伙了。要不是他过来捣乱,怎么会变成这样子?

  只要他不来,自己完全可以成功的。左安邦自然想不到,自己在狙击顾系的时候,人家盯着呢!
  趁着这机会,猛扑了过来,想捡个便宜。
  事情无法收拾了,搞大了,惊天动地。这下大家都没得玩了吧?
  左痞子恨声道,“哥,我们出国吧?”

  左定国毕竟是军队出来的,他摇头道,“你想跑?跑得了吗?跑了和尚跑不了庙。我们跑了,老爷子他们怎么办?”
  左安邦沉声道:“不要先乱了阵脚,还没到那个时候。”他比较冷静。
  跑肯定是不能跑的,跑掉了,你还得乖乖地回来束手就擒。
  左痞子急了,“那我们怎么办?等着上面来人抓吗?”
  左安邦瞪了他一眼,“急什么?你就那点出息。不是有姓谢的吗?只要他不说,又能把我们怎么样?”
  对了,还有个姓谢的。当初就是把钱给他,让他去狙击双娇集团的嘛。
  左痞子道:“对,对,对,就是他了。哥,你真是英明。”
  想到这里,他就哈哈大笑起来。
  左安邦却是不得开心颜,这事,恐怕没这么简单。光是一个姓谢的,解决不了问题。他只是不想让左痞子这么担心,怕着在那里等。

  上面的态度,左安邦可清楚得很,说不定自己的仕途就到头了。
  想到这里,他又有些不甘心。
  如果自己真的被捋了,那么也得拉一个垫背的。
  顾秋!
  想到顾秋这小子,左安邦到现在还是恨之入骨。
  如果自己被免职,被问责,他也别想好过。
  这可是左安邦心里的一个想法,没有让任何人知道,上面调查小组很快就会下来,左家现在管事的长辈,也已经被喊过去了,这一去就是二天,没有任何消息传出来。
  左安邦越发觉得,这事不会这么简单。
  上面越是这样,说明事态很严重。
  宁雪虹回南阳了,她叫齐雨打电话喊顾秋过来。
  虽然两人在级别上一致,但毕竟人家宁雪虹比顾秋资格要老。齐雨亲自跑了一趟,看到顾秋的时候,有些担心地看着他问,“会不会有麻烦?”
  顾秋捏了一把她的脸,“没事的,别太担心。”
  “可我听说,这次上面要追究责任。”
  顾秋知道她为了这事,一直心里不安。
  可自己也只能安慰齐雨,拉着她的手,轻轻地捏在手心里,“追究责任是必然的,事情搞得这么大,哪能不承担一点责任?”
  看到齐雨这模样,顾秋心里很感激。
  一直以来很洒脱的齐雨,可不是那种小女人,她习惯大大咧咧。今天露出这般表情,可见她心里有多担心。

  两人来到宁雪虹那里,齐雨给倒了杯茶后离去。
  宁雪虹对顾秋道:“上面的大致方案已经下来了,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顾秋点点头,只是如此一来,恐怕让有些人称心如意了。
  宁雪虹能事先跟他透露风声,顾秋也打心里感激。

  “谢谢宁书记关心!”
  宁雪虹的脸上,看不出任何异样,只是望了顾秋一眼。“左家那边估计也不会好过,上面已经非常清楚,左氏三兄弟是这次的罪魁祸首。他们也得为此付出代价。”
  顾秋笑了起来,他倒是知道,宁雪虹一向是支持自己的,否则也不至于让左安邦气得吐血。
  而且宁雪虹对左家的人很不感冒,主要原因还是很多年前发生的那件事。
  顾秋站起来,跟宁雪虹道,“不管组织上如何处分,我都一力承担,有些事情,是躲不过的。”

  宁雪虹倒是没有特别的表情,淡淡道,“既然你有心里准备,那就去吧!”
  看到顾秋离去,宁雪虹无语地摇了摇头,站起来走到窗口。
  有些事情,与她的意愿背道而驰。做为一名旁观者,她当然知道整个事情的原委。
  虽然是左家挑起的,可顾秋也逃脱不了干系。而上面的意思,她岂能不知?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搞大了,肯定是一人一巴掌。
  打完之后,再来理论是谁的错。

  左家也想保左安邦,顾家也想保顾秋,双方最具实权的人物,在跟高层交涉了很久。但是这次上面坚持原则,任他风雨毫不动摇。
  该是谁的责任,由谁来承担,任何人也不例外。
  得到这样的答复,两家都没脾气了。
  果然没多久,上面的命令下来。
  顾秋被停职。
  这件事情,没有宣扬,而是内部通告。组织部的人对顾秋说,在停职期间,禁止出国。而且二十四小时保持电话通畅,要做到随叫随到。
  日期:2018-04-14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