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比鬼更可怕千百倍的东西》
第17节

作者: 野道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公婆的死不但没有唤醒郎秀芬的良知,相反,她还挺高兴,觉得自己丢了两个负担,他男人虽然有心不跟她过了,但是他性格实在是太老实懦弱了,再加上郎秀芬此时已经生下了一个男孩,于是他就忍了下来。

  一晃,郎秀芬的孩子小虎长到了七八岁,在郎秀芬的宠溺和骄纵之下,这孩子比郎秀芬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下整个村子的都遭殃了,今天不是堵了东家的烟筒,就是打坏了西家的娃娃,找郎秀芬讲道理,她那绝户嘴子的名头可不是白给的,村中的两个老人竟然直接被郎秀芬骂得犯了心脏病。
  见老娘给自己撑腰,小虎行为更无法无天了,到了十二三岁的时候,就俨然成了这里的一霸。谁要是敢惹到他,不是毒了那家的牲口,就是趁黑点着人家的柴火垛,虽然也有人报警,不过因为找不到什么确定的证据,再加上小虎年纪小,警方顶多也就是批评教育,再加上吓唬一通也就就放出来了。
  可是他前脚刚从警局出来,后脚对那户报警的人家报复得更厉害。几次下来,附近的村民再也不敢惹他,而他也更加嚣张和肆无忌惮了。
  在孩子十四岁那年夏天,他酒后出去,看到了同村的一个女孩,别看他年纪不大,但是关于成人的那点事,他比有些成年人都门儿清,借着酒劲儿,他上前调戏那个女孩,结果这下惹怒了女孩的大哥,就跟他打了起来。
  小虎平常一把三角刮刀不离身,见那女孩的大哥敢对自己动手,顿时火气上来,拔出了刀就把那女孩的大哥给捅了十几刀,当场就把女孩的大哥给捅死了。

  杀完人之后,小虎丝毫没有任何表情变化,就好像他杀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无足轻重的鸡狗一样。在尸体上把刮刀的血迹擦干净,他还恶狠狠地威胁围观的村民:谁要敢把这事报告公丨安丨局,下一个死的就是他!然后就吹着口哨往家走。
  还没走出多远,死者的家属就闻讯赶了过来,看到了自家孩子的尸体,死者的父亲当时就红了眼,刚才出来的时候,他手里拎了一把铡草的铡刀,见小虎没有走远,就大喊了一声,朝着他追了过去。
  见死者的父亲来了,小虎一点害怕的意思都没有,他就站在那,满脸轻松不屑地等着死者父亲追到自己跟前,这个时候,丧子之痛的父亲早就没了理智,他跑到了朗秀芬儿子跟前,一句话都没说,抡起铡刀就朝着朗秀芬儿子的脖子砍去,顿时,血光崩现,锋利的刀锋斩断了他的脖子,一颗头直接飞了出去。
  大概小虎做梦都没想到,会有人用这么直接和暴力的手段对付自己,他的头滚落到地上,大家甚至还能看清他脸上的那种轻松和蔑视。

  接连出了两条人命,这下村里的人彻底慌了,当时的生产队长马上打发人骑自行车去乡里报警。
  虽然女孩的父亲事后被公丨安丨机关绳之以法,但是郎秀芬却把所有人都恨上了,她根本不去想自己儿子为什么会被人杀死,而是执着地认为自己儿子之所以能被人杀死,是因为事发的时候,村里人没去拦挡的缘故。
  于是,她便开始准备报复。
  也不知道朗秀芬准备了多久,一天中午,她拎着一把铁锹来到了村里的村办小学门口,等到了村里学校放学的时候,她突然发难,挥舞着铁锹就开始伤人,猝不及防,被砍伤的孩子足有七八个,其中的两个最严重,当时就昏迷不醒了。
  要知道,这些年,村里人早就对她母子达到了忍无可忍的境地,这下她算是真正惹了众怒,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不能留着她了,她要是还活着,还得祸害咱们,打死她,打死她!”
  这句话就像是一缕火苗,彻底点燃了人心中的暴戾,于是在群情激愤之下,众村民上前把郎秀芬抓住,五花大绑,捆上石头直接给沉了鱼塘。
  当时参与此事的很多人都记得,郎秀芬死亡之前,她瞪着血红的眼睛,朝着自己的这些乡亲恶恨恨地道:“你们别寻思我死就完了,告诉你们,我死后就是变成厉鬼,也会回来把你们一个个的弄死!”
  当时朗秀芬临死前那种凄厉的模样吓坏了很多人,直到很久以后,还会有在场村民在噩梦中梦到她。
  郎秀芬死后,本来大家以为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不成想,没过一个月,村里就出事了。
  出事的人村里人姓刘,那天他去邻村吃喜酒,可是直到半夜了,他还没有回来,刚开始家里人还以为是喝完酒跑到谁家玩牌了,不想,第二天,第三天,那个村民还是不见踪影,这下刘姓村民的家人慌了,赶紧跑到邻村去打听情况,结果到了喝喜酒那家一问,那家主人说姓刘的那个村民喝完酒就走了,根本就没在那里多留。
  于是刘姓村民的家人又跑回村子,可是把整个村子都跑了一遍后,还是没有问道刘姓村民的踪迹。
  这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最让人揪心,后来实在没招了,这村民的家人就找到邻村的一个大仙儿,还别说,这位大仙还真有点能耐,点香请仙儿之后,那大仙儿告诉刘姓村民的家人,说是看到刘姓村民现在正躺在水里,全身黑乎乎的好像是绑了东西。而那个地点就在平安村的村东头!
  刘姓村民的家人听了就傻了,因为平安村村东头有水的地方,就只有淹死郎秀芬的那个鱼塘。
  回到村里,这户人家马上求人去村东鱼塘找人,刚开始别的村民都不信,后来架不住哀求,几个胆大的村民划着鱼塘里的小船开始用长竹竿子在鱼塘地下乱划拉,结果,没几下子真的钩出一具尸体,直接那句尸体上。缠满了长长的水草,这人正是是那个姓刘的村民。让人恐惧的是,那个姓刘的村民虽然已经死了三四天,但是他脸上的表情十分夸张,看他眼睛和嘴巴张得大大的的样子,谁都可以看出,在他死的时候,一定是看到了什么极其恐怖的事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