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比鬼更可怕千百倍的东西》
第13节

作者: 野道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声音凄厉,尖嗓和粗嗓参杂在一起的声音,让人感觉惊心动魄。
  李兴林冷冷地看着在看上挣扎的赵来福,神情丝毫不变,嘴里依旧不断地念动咒语。
  赵来福见李兴林不回答,一脸骇然的面孔逐渐变得狰狞扭曲,让人不敢直视。
  突然,赵来福大叫一声:“不要啊——”话音未落,就见他身子猛地一挺,然后两眼一翻,便不动了。
  “李师傅,来福他——”见状,赵大嫂大惊。
  “没事,这个你拿着,一会儿要是出现什么状况你不要害怕,没事的。”李兴林停止了念咒,从兜囊中掏出了一张符纸递给赵大嫂。
  赵大嫂赶紧接了,不过看她的表情,很显然手中的符纸并没有给她带来更多的安全感,或许是李兴林这句话的原因,她反而显得更紧张了。
  看她这样,我寻思着是不是安慰她一下,不过这个念头我也只是在脑海中闪了一下,就给按下去了,倒不是我没有同情心,实在是我现在的模样也比她强不了多少。

  就这几息的功夫,躺在炕上的赵来福突然猛烈地抖了一下,然后又抖动了一下,随着时间的推移,赵来福抖动得愈加快速频繁,到了最后,他已经跟打摆子一样,整个身子哆嗦成了一个蛋。
  “李师傅……”赵大嫂看到丈夫突然间变成这样,更加紧张,本来就很憔悴的脸现在苍白得像一张白纸。
  李兴林摆了摆手,还是很肯定地道:“没事!”
  大概又过了三分钟的时间,赵来福终于不哆嗦了,不过更加瘆人的是,他的七窍开始里冒出青绿色的气体,那些气体从赵来福的身体中出来之后,在空中开始凝聚,慢慢地地化为了一个人的形状,虽然看不清这个人到底长的是什么模样,不过从它的体型上,我还是能看出这应该是一个女人。

  大概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恐怖的东西,赵大嫂只是看了几眼,就吓得瘫倒在了地上。
  紧盯着那个越来越清晰的女人形象,我也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感觉头皮发麻,心道:“莫非这个女人,就是附在赵来福身上的那个女鬼朗秀芬?”
  通过这些日子的了解,我已经知道,不管是哪里的解怨人,也不管这解怨人到底有多厉害,身上主要的法器就那么几种。
  用李兴林的话来说,那就是:三根香,一团线。一个铃铛,布一片。打鬼剑,护身符。一个罗盘,一把土。
  我先让大家有个初步的了解,至于这些法器详细的用法,相信大家在看我以后的故事时,会一一了解的。
  所谓的三根香,那就是引魂香、送魂香、安魂香三种香。引魂香黄色的,是用来把怨魂从藏身之处引出来现形的。安魂香是蓝色的,主要是安定怨魂的情绪,使之不再暴躁的。至于送魂香则黑色的,是最后把解除了怨气的魂魄送归地府;

  一团线则是用来布置困灵阵的朱砂线;
  铃铛名叫镇魂铃,摇动铃铛,能暂时让怨魂失去活动的能力;
  所谓的布一片则是指一幅长宽各三尺三的赭黄色棉布,这幅布对于解怨人来说极为重要,因为它是用来给收纳那些一时间无法解除怨气的鬼魂的,要是没有这片布,那很多的怨魂都会失去解除怨气的机会。对于这个,以后我会详细介绍的。
  而打鬼剑则是用铜钱编成的一把法剑,有好几种,譬如说二十一枚编成的七星剑,三十六枚的天罡剑,六十四枚的八卦剑、九九八十一枚的达摩剑,一百零八枚编成的乾坤剑。
  不过这打鬼剑对于解怨人来说,只是相当于丨警丨察的配枪,不到一定的时候是不会轻易动用的。因为只要对鬼魂用了打鬼剑,那很容易对鬼魂的魂体造成不可逆的损伤,那是能伤了鬼魂根基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解怨人在传授知识的时候,都会不断地告诫弟子,伤鬼魂魄有伤天和,常用伤人伤己,轻则将来五弊三缺,重则飞来横祸,立遭惨死,所以能不动用就绝不动用,实在到了非动不可的时候,也要给鬼魂留下一线生机。
  剩下三样中的护身符、罗盘这两种我就不解释了,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我不讲大家也能了解,唯一要说的就是一把土,这把土可不是随便在大路边抓的一把土,而是特指坟头土。
  这坟头土可是好东西,不管是民间还是道家,很多地方都能用到,不过最主要的作用也就是以下四点:第一,用来就是给鬼(游魂野鬼)引路,这引路也包含着几个方面,一个是引上黄泉的路,第二是如果有人鬼上身,也可以将鬼从他身上用引鬼路的方法引出,第三是将走丢的鬼魂归位,收惊吓。引鬼路是民间法脉常见的一种法事,比较经常能够碰到。
  另外坟头土还可以制符,强化法器,还可以做药引子,其它诸如化煞避劫,引煞降灾,毫减人寿等作用,因为跟我说的这段故事没有太大联系,就不一一介绍了,如果有感兴趣的朋友,可以自己找度娘。
  解怨人这八样东西,都不是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简单。碍于行规,我不能透露这些东西的具体的炼制方法,但是我要告诉大家,这些东西炼制的方法都是极其复杂和繁琐,那绝对是耗费大量精力和时间一点点积累出来的,而效果,只能能用不可思议四个字来形容。

  刚才李兴林用的那根黑色的香就是三根香中的引魂香,这香里有很多的阴性材料,其散发的那种气息,是所有鬼魂类灵体最喜欢的。另外还要说一句,这引魂香冒出来的烟,并不是香经过燃烧产生的,而是这香里的材料感应到鬼魂身上的阴气自然形成的,可以说进入引魂香笼罩的范围,只要是鬼魂类的灵体,就没有一个能抗拒里面的气息。这种感觉有点像看到火光的飞蛾,明知道前方有致命的危险,但是它的身体也会遵循本能,会被自动往火上扑。

  朗秀芬的怨魂也是如此,虽然她口中喊着不要,但是作为一个灵体的她怎么可能拒绝得了引魂香的吸引,大概她发现自己根本就无力反抗后,她抬头看向一脸平静的李兴林,腿一弯,朝李兴林跪下了,然后屋子里就开始回荡着到了一阵撕心裂肺的嚎啕大哭声。
  我这人刚走上社会,对于人性的理解还只停留在书面的理解中。听朗秀芬哭得这么悲惨,不由对她生出了恻隐之心,心中想着是不是应该在能力范围之内,帮着她做点儿什么。
  不过李兴林似乎对朗秀芬的哭声毫无感觉,他就那么静静地站那,脸上看不出任何悲喜,就好像在看一幕于己无关的舞台戏。
  而屋里的赵来福两口子,赵大嫂自不必说,刚才被吓得瘫软在地上,到现在还没爬起来。至于赵来福,虽然他在朗秀芬魂体从他的身体离开后,就自动醒过来了,不过他现在正蜷缩在一个墙角位置,恐惧得连脸都不敢抬,只是一个劲儿地在那哆嗦。
  沉默了良久,李兴林这才开口:“说吧!你到底有什么怨什么恨?非要要人性命?”
  “这村子里的人把我们母子都给杀死了,你说我有什么怨什么恨?”
  “到底是怎么回事?”李兴林依然是面无表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