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比鬼更可怕千百倍的东西》
第11节

作者: 野道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来李兴林这次发威给了赵大嫂极大的信心,她看我们的眼神都比刚才明亮了许多。
  跟着赵大嫂进了正房的西屋,这个房间里是那种东北农村很常见的南北两铺大炕格局,不过屋里也没有什么家具,最值钱的貌似就是一台老式黑白电视机了。其中在南炕上,一个脸上脏兮兮的中年汉子,此时正被拇指粗的麻绳牢牢捆着,躺在那直挺挺的一动不动,跟一具死尸似的。
  “师傅,你看他这到底是撞了哪门子的斜啊?刚开始得病那会儿还好点,有时还能明白事,不过没两天就开始发疯,十天前他睡到半夜起来,不知道怎的竟然在外屋地抄了把菜刀回来,要不是那时候醒了,再加躲得快,我恐怕被他一刀把脑袋都给剁下来了!幸亏我儿子在家,跟我一起把菜刀给夺了下来,否则的话还不知道要出什么事呢。我怕再出现这情况,就和我儿子一起把他用绳子给绑上了。先前我也找人看了,可是谁也看不好,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中得哪门子邪。”赵大嫂一脸的后怕。

  李兴林紧盯着炕上的赵来福,摆了摆手,轻声道:“别急,先你让我看看。”
  说着他慢慢地来到赵来福身前,先伸手扒开他的眼皮看看,然后又分别在他的左手心以及中指摸了会而,这才直起身子在那皱着眉头思索着什么。
  赵大嫂见李兴林皱起了眉头,顿时就有点慌了:“师傅,我家老赵……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能不能治啊?”
  李兴林摆了摆手:“你别急,你丈夫的事不难处理,不过需要一步一步来!”

  他话音刚落,炕上一直跟个挺尸似的赵来福突然动了,只见他把身子扭了一下,然后歪着头,咧开嘴笑起来,露出一嘴的黄板牙。
  他的笑声非常诡异,虽然是粗嗓,但是声音却是那种捏着嗓子才能发出的尖锐嗓音。而他的神态也完全没有一个大男人在大笑表现出的那种爽朗,却是带了几分只有女人才能表现出的那种柔媚,要是这个情况表现在一个女人身上,哪怕那个女人再丑陋,也不会让人感觉到突兀,但是出现在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身上,却让人的肌肤不自觉地往出冒鸡皮疙瘩。
  “哟呵,口气倒挺大?来来来,让老娘看看,你到底有几把刷子?”
  卧槽,一个大男人自称老娘,难道是被一个女鬼附身了?
  李兴林看了赵来福一眼,没有应他这个茬,他先对我道:“小飞,你先在屋里看一会儿。”然后又转头对赵大嫂道:“走,咱们出去说!”说完转身就往屋门方向走。
  赵大嫂看了看炕上发出一阵阵怪笑的丈夫,嘴唇动了一下,不过还是赶紧跟在了李兴林的身后。
  就这会功夫,赵来福家里陆陆续续来了好些看热闹的村民,屋里屋外地站了十多个,见李兴林招呼赵大嫂出去,于是屋里的这几个人也跟着往外头走,看来他们也想知道李兴林要跟赵大嫂说什么,我当时对这种看热闹的行为很反感,总一种看耍猴的感觉,于是就阻止他们:“各位老少爷们,现在我师兄要跟赵大嫂说一些事情,大家别打扰他。”

  这几个村民听了,脸上露出了遗憾的神色,很听劝地停下了。不过一个小青年确实例外,他只是回头看了一眼,撇撇嘴,然后头也不回地出去了。
  “小师傅,你知道老赵家到底是怎么回事吗?能不能治啊?”作为跟李兴林的同伴,那些村民理所当然要跟我打听情况,可是我哪知道啊,正寻思着要怎么应付呢,炕上的赵来福却嘿嘿笑了起来。
  他瞪着眼睛挨个看向屋里的村民:“问他干嘛,你们问我啊!我告诉你们,我是来杀人的,不但要杀这个姓赵的,还有他们一家!等我杀完了,还会一个个地找上你们,接着杀!直到把整个平安村的人杀绝了,我才会走!”他说这段话的时候牙齿咬得“咯嘣嘣”直响,面目扭曲狰狞,虽然现在是大白天的,但还是让人不寒而栗。
  赵来福怨毒的声音把这些村民吓到了,他们都不由自主地往后退,有两个胆小的甚至直接脸色发白地直接就跑出了屋门。

  “咯咯咯!”赵来福得意地大笑。
  大概过了五分钟左右,赵大嫂再次走了进来,对我道:“这位小师傅,李师傅让你出去。”我不知道李兴林要干什么,就赶紧走出屋门。
  李兴林此时正站在院子里,见我出来,就对我打了个招呼,我走到他跟前问道:“师兄,那个人你看出是怎么回事了吗?”
  李兴林道:“赵来福现在是被一只女鬼缠上了,那女鬼身上的怨气很重,最起码已经害死三个人。你跟我现在把困灵阵布上,别一会儿被她跑了。”说着开始从随身携带的兜囊里掏一团红色的棉线递给我。

  我点头,忙接过线团。
  这困灵阵先前我已经说过,就是把一根朱砂线在某个范围内围成一个圈,然后等着阴魂进入里面后,再把这个小口封死就完活。这些日子我已经掌握了一些必要的知识,这布置困灵阵当然也是其中之一,不过困灵阵也不是简单地用线围起来就完事,而是一边围还要一边配合念咒语。
  把这间房子都围了一圈后,我为李兴林:“师兄,这个不用留口吗?”
  李兴林摇头:“这只鬼现在就附在赵来福身上,留口不就让它跑了么,像这样的咱们就直接把它困在里面就行了。”
  很快,我们用朱砂线整个把赵来福家的房子围个严严实实,这才重新进屋,进屋前,李兴林对外面的村民道:“各位老少爷们儿,麻烦大家都往后退退,尤其是别靠近我们拉的这根线,要是一会儿有东西跑出来,冲到你们就不好了。”
  众村民听了,都露出害怕的神色,除了刚才跟着出来的那个小青年,别人很快就退出了好远,我看了那个满脸都是不在乎神色的小青年,不知道怎的,总有一种特别讨厌的感觉。不过我也没什么权利命令人做着做那,盯着他看了几眼,就转身跟着李兴林就重新进了屋。
  把屋里看热闹的村民也打发出去后,现在屋里除了赵大嫂夫妻二人,就剩下李兴林和我了,连赵大嫂的儿子也被赵大嫂赶了出去。
  从始至终,炕上的赵来福都躺在炕上看着,从戏谑的眼神可以看出,从头到尾他根本就没有在乎我们这两个陌生人。
  没有了外人,李兴林也没有着急,而是好整以暇地从口袋中掏出一盒黑猫香烟,从里面抽出一根,然后不紧不慢地开始抽起烟来。
  赵来福半晌也没看到李兴林有什么动作,突然咧嘴笑了:“这才对躺在炕上的赵来福道:“你到是谁,为什么要缠着赵来福?你就不怕被打入十八层地狱么?”

  “咯咯咯”赵来福又是一阵让人毛骨悚然的怪笑:“你们不是来对付我的么?为什么还不出手?难道你们只是放嘴炮吗?”
  又是那种捏着嗓子发出的尖锐声,即便我刚才已经听过了,但还是又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李兴林面色不变,又吸了两口烟,又吐出了个眼圈,这才把烟蒂丢在地上,然后用脚踩灭:“看你这架势,不把这家人灭掉不甘心啊!跟我说说,你跟这家人有多大仇多大的怨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