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比鬼更可怕千百倍的东西》
第5节

作者: 野道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黄春风不懂什么心理学,但是他以前的一个同事却得过抑郁症,那位同事严重的时候曾经自杀过,要不是有人发现得早,估计那个人早就不在人世了,也同样是通过那个同事,他知道这种病很不好治疗。
  黄春风跟宋玉玲结婚已经快三年了,感情特别的好,他可不想自己妻子以后因为身体原因跟自己生离死别。
  回到家后,黄春风就开始劝宋玉玲去心理咨询中心检查,不过宋玉玲说自己根本没有病,非常的抗拒,别看黄春风平日里特别顺着媳妇,但是这回他铁了心地让宋玉玲去看,宋玉玲架不住黄春风死磨硬泡,只好跟着他去了那家心理咨询中心。

  还别说,那位心理学专家还真有两把刷子,又是举例子,又是翻开医学书籍给二人看,没多长时间,宋玉玲也开始怀疑自己那天遇到的怪事,是自己因为得病出现的幻听和幻视了。
  从心理咨询中心出来,两个人虽然也为自己得病郁闷,但是更多的却是轻松,毕竟,得了病,只要用有效的治疗方法还能恢复健康的,但是如果真的撞了鬼,那可不是简单的事了,毕竟,提到鬼,人们的第一个想到的肯定是邪恶、恐怖这类的可怕词语,只要是个正常人,绝对不会有人愿意跟鬼接触。
  不过这种轻松并没有持续几天,黄春风的家里却又出事了。
  事情还是宋玉玲遇到的,经过这几天心理和药物的双重治疗,宋玉玲感觉自己似乎真的比以前要好得多了,就在她以为自己马上就要好了的时候,一个不速之客的到来,把她重新推入了了一个万劫不复的境地。
  那位不速之客姓唐,在宋玉玲母亲在世的时候,跟这位姓唐的走的很近,不过宋玉玲一点儿也不喜欢这位唐叔,倒不是唐叔人不好,只是她还在上高中的时候,母亲竟然跟她提想要再婚,那时候跟宋玉玲母亲走动最多的就是这位唐叔,母亲既然说要再婚,不用问,除了唐叔还有谁?

  宋玉玲想到传言中后爹后妈的可怕,当时就跟自己母亲甩了脸子,当时还对母亲放言,要是母亲真的给自己另一个后爹回来,她就立马离家出走。打那以后,虽然唐叔还是跟以前一样跟母亲经常接触,但是母亲再婚的话却再也没有说过。
  不过打那时候开始,宋玉玲就固执地认为,母亲之所以想要给自己找个后爹,肯定是这个姓唐的勾引的。而母亲死后,唐叔就很少跟自己联系了,不过这次也不知道哪个人嘴欠,被这个讨厌的人知道了自己生病了,他竟然腆着脸来看自己了。
  宋玉玲真想不通,自己母亲都已经没有了,他还来跟自己凑这个近乎干嘛?
  黄春风这个人比较好客,对谁都非常热情,虽然知道自己妻子不喜欢唐叔,但是来的都是客,他仍然很热情地接待了唐叔。
  这期间,宋玉玲发现唐叔对她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她不知道唐叔要干什么,但是心里寻思,肯定没有好事,对了,以前母亲在世的时候,唐叔经常送来一些东西,莫非是现在想找后帐,折算金钱吗?

  “唐叔,你有什么事?”
  “我……我想跟你们说说我跟你妈之间的事情……”
  果然,真的按照自己想象来了,这时候宋玉玲一阵怒火攻心,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腾”地站起来大声道:“你说你这个人是不是有病啊?我妈都死两年了,怎么还缠着我家不放,你到底有没有一点儿同情心!是,我知道我妈活着的时候收了你不少东西,好,你说个数,我全都还给你!”
  “不是……不是……”唐叔没料到宋玉玲的反应这么激烈,顿时整张脸都涨红起来,他吃惊地看着宋玉玲,嘴里喃喃,看样子想要解释。
  不过宋玉玲可不想再听这个讨厌的人磨叨,快步走进卧室,没过一分钟又再次走了出来:“这是我今天从银行刚取出来的,一万块,你看看够不够?不够,我再去取!”

  说着,宋玉玲把一沓钱摔到了唐叔的身上。
  唐叔手忙脚乱地把钱接住,不过他并没有看钱一眼,而是接着解释:“你误会了,我没有要钱的意思,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和你妈……”
  “闭嘴!”又听到唐叔提到自己母亲,宋玉玲顿时出离愤怒了:“看你这么大岁数,我不想骂你,告诉你,现在你赶紧从我家消失,要不然,就别怪我不懂尊老爱幼!”
  “你……我……”唐叔看着宋玉玲,整个人都呆滞住了,他站立了半分钟之后,叹了口气:“好吧,那我走了!”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黄春风看得分明,唐叔的神情是一种说不出的落寞。
  唐叔走后,宋玉玲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气氛,坐到那一个劲儿地哭,黄春风没办法,只好温言安慰。
  下午的时候,宋玉玲感觉到心中郁闷,于是让黄春风陪着,坐车去了埋葬母亲的公墓,到了母亲的墓地,她看到一束鲜花端端正正地摆在了母亲的墓碑前,宋玉玲在油城市没有别的亲属,这束鲜花不用想,肯定是那个讨厌的唐叔送的,宋玉玲心中的恨意未消,就在母亲的墓碑前,把那束鲜花踩了个稀巴烂。
  回到家之后,宋玉玲感觉自己特别的累,简单地吃了口东西,就和衣躺在了床上,不过就在她进入了似睡非睡的状态,她突然听到了一声很无奈的叹息声,然后就是一阵低泣,这声音十分的清晰,简直就好像在她耳边发出一样。

  听到声音,宋玉玲身子激灵了一下,瞬间就困意全无,她睁开眼往四周看,可是屋里只有客厅里电视里传出的声音,不过那是体育频道解说员快速而又激情的声音,根本就和自己听到的声音没有任何相同啊。
  “老公!”不知道怎的,宋玉玲有点害怕,于是大声喊丈夫。
  “怎么啦?”黄春风听到妻子的喊声立马屁颠屁颠地跑进了卧室。
  “我刚才就要睡着的时候,听到有人在我耳边叹了口气,然后开始哭。”
  黄春风摸了摸宋玉玲的额头:“你是不是太累了,人在似睡非睡的时候出现这种情况很正常啊!”
  “可是,刚才那个声音太清楚了……”
  “你肯定是太累了,好啦,别想那么多,要不这样,我就坐在你身边,等你睡着了我在干别的。”
  在黄春风的劝说下,宋玉玲终于再次躺下了,不过这一回,她却没法睡着了,不知怎的,她总感觉有一双眼睛在一个看不到的角落里默默地注视着她,让她感觉到毛骨悚然。
  看到妻子翻来覆去地睡不着,黄春风没办法,只好劝宋玉玲吃两片镇静安神的药,直到她发出均匀的鼾声,黄春风这他才轻手轻脚地回到了客厅。
  睡梦中,宋玉玲梦见自己重新变成了孩子,母亲就坐在她的身边,用柔软的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恍惚中,宋玉玲好像还听到了母亲那熟悉的哼唱,她非常享受这样的感觉。
  “妈妈是天底下最疼我的人,有妈妈在身边真好!”宋玉玲心中想道。
  “我真想妈妈啊,妈妈可算回来了……”宋玉玲接着想。
  “要是妈妈没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