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比鬼更可怕千百倍的东西》
第4节

作者: 野道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连自己的家也不要了?你是不是有点太紧张了。乖,跟我说说,是不是刚才做了什么恶梦?”
  “不是恶梦!真的,我不骗你,咱家屋里真的有鬼!”宋玉玲语气很急切,似乎很害怕回到自己的家。
  “黄儿,刚才我们听到你家里小玲在尖叫,于是赶过去,不过敲开门她就这样了,我在你家里转了一圈,不过什么都没发现。”这时李大哥插嘴说道。
  “不管咋说,我可得谢谢你二位,我家小玲胆子小,要是刚才你们不过去,现在她还不知道会吓成什么样呢!”
  黄春风也是后怕,以他对妻子的了解,如果宋玉玲在屋里被什么东西吓得超出了心理承受范围,晕过去、跑出屋、甚至精神出现毛病都是小事,如果是情急之下跳了窗户,以五楼的高度,不死也得重伤,要是那样,这个家……,想想都觉得可怕。
  李大哥客气了几句,然后也问宋玉玲:“兄弟媳妇,这回黄儿回来了,你现在说说,到底看到了什么?”
  宋玉玲看了看丈夫,见他正关起地看着自己,顿时感觉胆气装了许多,她咽了口唾沫,这才磕磕巴巴地开始讲自己刚才的遭遇:“晚上我自己吃完饭以后,闲着没事就在那看电视,大约看到了十点左右,我看也没有什么有意思的节目了,就准备上一趟厕所,然后睡觉。
  可是我还没有从马桶上起来呢,突然外面就传来了一阵敲门声,我开始以为是你提前下班了,也没冲马桶,就赶紧从厕所出去,可是到了房门前,我扒着猫眼往外一看,却发现楼道里的感应灯虽然亮着,但是走廊里空空荡荡的却根本没人。
  难道刚才有人敲李大哥家的房门,我听错了?正寻思着转身回卧室的时候,突然‘吱呀‘一声开门声从我身后传了过来,我赶紧回头,结果看到……厕所的门好像被风吹到了,就那么自己打开了,可是,那时候我早就把门窗关好了,屋里根本就不可能有风啊!还没等我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呢,我听到厕所里‘吧嗒‘一声,然后马桶后边的水箱就自动开始冲起水来……”
  “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吓得我头皮发麻,可是你不在家,我又不能当作没有这事,于是我奓着胆子上前看是怎么回事,不过我刚走到厕所门口,就看到……”

  说到这,宋玉玲的身子又开始哆嗦了起来,看来当时看到的那幕场景在她的脑海里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没事,没事!我在这呢,你啥都不用怕!咱们慢慢说。”说到现在,黄春风也感觉不太对劲儿了,他轻轻地在妻子背后拍了几下,轻声追问。
  停顿了半晌,宋玉玲又深深地吸了口气,这才接着说自己遇到的怪事。
  “在洗手池旁边,有一把笤帚斜立在那,可是我到厕所门口的时候,那把笤帚好像突然被什么东西踢到,一下子就朝我飞了过来。伴随着那把笤帚的还有一股特别特别凉的风,我猝不及防,那把笤帚一下子就打到了我的腿上。
  不过还好,那把笤帚没有蕴含多大的力度,碰到我的腿就掉在了地上,而那股凉风也在笤帚落地后消失了。
  当时我都被吓懵了,一边无意识地大声叫喊,一边往卧室跑,可是刚跑到卧室,却看到卧室里那幅落地窗帘右边靠墙角的位置,竟然诡异地凸出了一块,那形状我看得清楚,绝对是……是一个人!
  可是咱家那时候,里里外外,除了我之外,也没有第二个人啊!而且,咱家是五楼,就是小偷想爬上来他也都做不到!那……那窗帘后面站着的那个人……会是谁啊?”
  听到这,不单是黄春风,就连李大哥一家也感觉一股子寒意从自己的脊梁骨慢慢地爬上了头顶。
  宋玉玲没有注意别人的反应,还在那说着:“看到那个人形之后,我脑子里一片空白,也不敢喊,就站在那死死地盯着窗帘上那个人形,不过过了一会儿后,窗帘动了一下,然后那个凸显的人形开始慢慢地变小,最后凭空消失了。
  到了这个时候,我再也无法承受这样的惊吓,一下子就昏了过去,迷迷糊糊中,我好像听到有人在我耳边轻轻喊我,还告诉我别怕。你说,我能不怕吗?于是我就坐在地上大哭,后来李大哥他们砸咱家房门,我才渐渐回过神来,在后来的事,你就都知道了。”
  “迷迷糊糊中有人在喊你……能听出是谁的声音吗?”
  “我听得不是很清楚,不过那种语气好像是我妈,我估计我妈一定是感觉到我有了危险,回来保护我了。”
  宋玉玲的命很不好,四岁的时候父亲就因为车祸去世了,从小到大,她一直都是和寡母相依为命,不幸的是,她刚结婚,还没等她孝顺母亲,她的母亲却在两年前就因心脏病发作猝死了,去世的时候连句遗言都没有来得及交代,那时候宋玉玲因为出差人在外地,结果接到母亲病危电话时,虽然用最快的速度赶了回来,不过还是没有见上最后一面,看到母亲停在殡仪馆的尸体,宋玉玲当场就哭得昏了过去。

  这事成了宋玉玲一生的遗憾,到现在想到死去的母亲,宋玉玲还经常抹眼泪。
  见黄春风沉默不语,宋玉玲哀求道:“老公,咱们今天到外面找个旅店住一宿吧!咱家……我害怕!”

  看着瑟瑟发抖的妻子,黄春风想了一下,点头:“那行,咱们今天就到外面对付一宿,明天我找人到咱家看看。”
  谢过了李大哥一家,黄春风两口子在小区外面的小旅馆对付了一宿,那一夜,黄春风一夜没有合眼,宋玉玲口中所述的事,他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不过经过分析,他还是感觉这事情和妻子过度思念岳母,再加上一系列的巧合导致了这起看起来似乎是灵异的事件,而实质上,应该是妻子在看电视看累了,导致的幻听或者幻视。
  到了第二天,黄春风把自己的分析说给妻子听,不过宋玉玲并不相信,宋玉玲的理由很充分:昨天看电视的时候,她顶多是感觉有点困,和累根本就不沾边。而且,那个时候她刚看完自己喜欢的电视节目,就被奇怪的敲门声吸引了注意,满脑子都是乱七八糟的想法,根本无暇去思念自己的母亲。更重要的是,即便这一切都是巧合,那从厕所里飞出来的笤帚该怎么解释?
  见说服不了妻子,黄春风通过人在市里联系到一位心理学专家,听黄春风说完事情的经过,那位专家问黄春风道:“你妻子最近的睡眠质量怎么样?”
  黄春风道:“自打两年前岳母心脏病去世,我妻子的状态始终都不太好,偶尔半夜起来,有好几回我都看到她在偷偷哭泣。”
  那心理医生道:“那我知道了,看来你妻子有很大可能得了抑郁症,平常之所以没有被人发现,估计是她不想让人知道,在人前的伪装罢了。”
  然后他又说了一些患有抑郁症人的基本症状,黄春风一听,顿时就睁大了眼睛,因为他发现这位心理学专家说得太对了,那些什么心情低落、不愿跟人接触、睡眠障碍、乏力、食欲减退、体重下降的症状自己的妻子大部分都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