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比鬼更可怕千百倍的东西》
第2节

作者: 野道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秦秀兰死后,一点执念不散,就四处游荡着想找到自己的丈夫,这一找就是二十年。至于她附我的身也纯属我自己倒霉催的,那天我闲着没事去同学家串门,结果喝多了晚上出去溜达的时候,撞到了秦秀兰的鬼魂,大概是我跟秦秀兰的丈夫长得有几分相像,结果,就被误认为是她失踪的丈夫了。找了二十年,她当然不会放弃好不容易找到的“丈夫”,于是就把我缠上了,至于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就不再废话。

  知道了前因后果,李兴林劝秦秀兰放下心里的执着,既然生的时候没能在一起,就说明二人的缘分浅,现在死了,还是早早地进入地府,要是有缘分的话早晚两个人还是会碰到的。
  秦秀兰听到这话又开始哭,她说道理她都懂,也知道自己滞留在阳间不是办法,可是她游荡了这么多年,早就变成了游魂野鬼,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进入地府。
  李兴林告诉秦秀兰,自己就是专门做这个的,只要她能放下心中的执念,就可以马上把她送进地府早日投胎转世。
  秦秀兰一听就跪下了,口中连连称谢。
  李兴林点头,然后收起地上的黄香,又取出一根黑色的香插到香炉里,神奇的是,那黑香冒出的烟气不升反降,最后在地面上形成了一个直径大约一米左右黑雾,在雾气的中间,一个小小的的黑色漩涡逆时针慢慢地转动着,看上去给人一种下边有个无底深洞正吞噬雾气的感觉。
  这时李兴林从兜囊中掏出了一把土,先在秦秀兰的身上撒了一点,然后以秦秀兰为起点,一直把那把土撒向那个雾气漩涡,这把土刚撒完,秦秀兰就发出了惊喜的声音:“我感觉到地府的存在了,李师傅,你的大恩大德我记下了,要是将来我还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报答你。”说完,对着李兴林跪下磕了一个头后,就走到那团黑雾里,化为一团雾气消失在漩涡里了。
  事情进行到这一步,即便我爸妈这些外行,也知道这个女鬼的问题已经解决了。果然,李兴林在开始收拾地上的那些法器的时候说道:“好了!这个女鬼已经送走了,剩下的就是给这位小兄弟开店补充阳气的中药,只要调养一段时间,就没事了。”
  虽然早有预料,但是听李兴林亲口说出,我爸妈顿时都放松下来。此时再看我,见我呼吸开始平稳,神态也变得安详了,这下他们在没有了一点怀疑,高兴之余,自然是对李兴林千恩万谢。尤其是我妈,感激得差点给李兴林跪下。

  服了李兴林给我开的中药方子,到了第二天效果更明显了,不但开始有了精神,而且也知道饿了。
  再之后,我的身体一天好似一天,没用半个月,我就又活蹦乱跳了。
  这段时间,李兴林始终都在我家住着,这期间,他总给我说一些关于解怨人的事。本来我就对他这个行业挺感兴趣的,再听他说得那些诡异奇怪的经历,我不由开始对解怨人这个行业充满了好奇。一天,李兴林突然问我,想不想加入解怨人这个行业?我听了不由心中怦然心动,不过想到我爸妈这些天为了我担尽了心受够了怕,我也不好直接答应,于是就说这件事得通过我父母的同意才行。
  李兴林道:“只要你同意了,你父母那边我负责说服。”
  我道:“只要他们没有意见,我就拜你为师,给你学艺。”
  见我同意,李兴林就找到我爸妈,说我现在虽然已经彻底好了,不过因为我被秦秀兰缠得实在是太狠了,以至于身体出现了变化,恐怕以后都会对那些阴魂鬼物比较敏感,随时有可能还会遇到一些离奇诡异的事。
  我妈一听就急了,忙问怎么解决。李兴林跟他们说,虽然身上带护身符一类的东西能见点效果,不过也是一时的权宜之计,根本就治标不治本。最好的方法就是跟他一样,也做一名解怨人,这样,以后不管遇到什么样的鬼物,我都能很轻易地解决掉。
  我的爸妈其实应该算是比较保守的人,虽然李兴林把我从死神的手中救了出来,但是对他们来说,解怨人这种职业根本就算不得正业,若是我没有遇到这样的事,估计打死他们也不会同意我做这种行业。不过此时他们却犹豫了,因为他们也害怕我重蹈覆辙。或许是看出了我爸妈的想法,李兴林告诉我父母,别看这个职业在一般人眼中不是什么正经行业,但是真干起来,一年赚个几十万还真的跟玩似的。

  要知道在九五年那时候,几十万对我们这样的家庭来说,那绝对是个天文数字,也不知道我父母是真想让我早日脱离危险,还是冲那几十万的收入,他俩商量了一下,竟然都没有询问我得意思,就点头答应了。
  我倒是求之不得,也就是从这天之后,我跟李兴林开始了解怨人的生涯。

  这一干,就是二十年。
  下面讲的就是我在做解怨人这些年遇到的一些事,当然了为了让这些事情更流畅,有一些小细节我根据事后的了解,我根据当事人时候的述说做了一些添加,虽然可能有些小小的出入,不过其过程和经历我还是按照实际发生的情况如实写出来的。
  95年8月初,也就是我身体彻底好了的一个星期后,李兴林接到一个电话,也就是从这个电话开始,我第一次走进了解怨人的世界。
  打电话这个人名叫黄春风,家住油城市红岗区,是油城某公司的职工,电话里他说自己家里出了一些怪事,想请李兴林去看一看。
  我的家乡寿山县本身就是油城市下辖的一个县,离油城市五十多公里,坐上火车,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了那里,我和李兴林刚出火车的出站口,就看到一个举着写着“李师傅”接站牌的人,这人就是前来接我们的人。
  简单地说了几句话,确认没有找错人,我们两个上了一辆2020就直奔红岗区方向驶去。
  要是来过油城市的人应该知道,油城市下辖各个区域坐落的位置十分有特色,那就是特别的分散,因为都是城市建设初期根据勘探地下油储量和位置来定位城市选址的,虽然都是同属于一个城市,但是任意两个区间隔的距离,都是超乎人想象的遥远。用油城人的话说:“在油城工作而不住在一处的男女朋友是属于异地恋。”
  前来接我们的这个人是黄春风的大舅哥,这人好像不太愿跟我们说话,李兴林跟他交谈了几句之后,见他爱搭不理并且态度十分恶劣,就不再吱声了。剩下的时间很沉闷,我闲着无聊,就侧着头看车窗外面的景色,同时心里乱七八糟地幻想着这次会遭遇到什么诡异的怪事。
  油城市我以前常来,外面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出了市区,不是大片的庄稼地,就是田野里密集的磕头机。要是从没有来过油城市的人来说,或许眼前的景色还算是比较有特色,不过对于我来说,还真的没有半点吸引力。
  汽车在平坦的公路上行驶了半个多小时,这才驶进了一片楼区,在楼区里拐了两个弯,最后在一栋六层的楼房前停住了。
  上了三楼后,把我们接来的那人用力在501室的门上敲了几下,随即,屋门打开,一张满是疲惫的脸就出现在了我们眼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