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比鬼更可怕千百倍的东西》
第1节

作者: 野道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95年春天,我莫名其妙地病倒了。那场病很怪,不疼不痒的,就是精神一天比一天萎靡,半个月后,又开始出现了幻听,听到的声音也怪,就是一个女人呜呜咽咽地在哭。刚开始是隐隐约约的,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不但能听到哭声,还能听到一个女人在我耳边跟我说:我找了这么多年,可算是找到你了,这回我要以后都跟你在一起,永生永世都不分开。那情景,别提有多瘆人了。
  我爸和我妈那时候都不信什么鬼神,即便我这次得病的症状有些怪异,他们也没有往别的地方想,只是以为我精神上出了什么问题。于是乎,我就成了各个医院的的常客,什么中医、西医都看了,各种先进仪器也用了,但是谁也不能确诊到底是什么病,虽然尝试过治疗,不过我的身体还是一天比一天衰弱。
  眼见着我连说话都没了力气,我爸和我妈拿着医院发的病危通知单,彻底的绝望了。
  这天,我一个远房的表嫂听说这事来医院看我,了解了我的情况,就跟我妈说:“你家老弟不像是实病啊,应该是冲到啥了,这病咋还能上医院看,你们还是找找大仙儿看看吧!”
  事关自己儿子的小命,我爸妈哪还有时间去关心这到底是不是封建迷信啥的,于是马上就请来了我们县里一个非常出名的大仙儿,那个大仙儿是个女的,姓张,据说非常神,有很多抬着来的病人,她一口酒喷出去,再在身上揉巴几下,当时就能走着回去。

  可是没想到的是,张大仙儿来到我家之后,只是看了我两眼,就对我父母说:“你们还是另请高明吧,这孩子的病我治不了。”
  我父母一听就急了,忙问我到底是什么病。
  张大仙儿告诉我妈:“这孩子现在身上附了一个女鬼,那个女鬼的怨气特别重,以我的能力,根本就无法送走。”
  我妈听得头皮都麻了,她哀求张大仙儿:“你看你来都来了,就发发慈悲给我儿子治一下呗,哪管治不好,就是能多延长几天性命也行啊。”

  张大仙儿刚开始说什么都不想出手,后来也是被我妈缠得受不了了,就实话实说:“这孩子现在身上的阳气都被那个女鬼磨得差不多了,照这个速度,顶多再过三天,然后这孩子的魂魄就得被那个女鬼勾走。现在即便我出手,能多拖延一个星期的寿命也就不错了,要是这个星期你们再找不到能处理那个女鬼的高人,只要魂魄一散,就是神仙降世也救不回来了。”
  看她说得严重,我妈的眼泪又控制不住地淌出来了,不过还是对张大仙儿说:“都这时候了,有一线希望总比看着我儿子躺在那等死好,你就治吧,不管死活我都感谢你。”
  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张大仙儿犹豫了一下,就点头答应了。
  大仙儿给人治病的手段并没有那么繁琐,一般也就是画个符,烧点纸钱金银锞子,或者烧个替身什么的。当然了,他们也不是碰到谁都是一样的手法,也要看病人的具体情况,我的病主要是鬼附身,张大仙儿采用的主要手法就是烧替身和烧纸钱。

  还别说,照她的方法处理后,我第二天的精神状态明显就好了不少。不过张大仙儿说这方法就是治标不治本,要想让我活命,还得赶紧找高人。
  可是高人哪能那么好找啊,我爸妈几乎把所有的亲戚朋友都发动了,那几天,来的人倒不少,什么和尚、道士、大神儿、大仙儿、包括街边摆摊算命的算命先生都有来过的,至于效果嘛--,用现在的话,只能用两个字表达--呵呵。
  眼见着还有两天就要到我最后的日子了,我爸妈心中的那一点希望之火渐渐熄灭,那时候,只要我偶尔清醒,都会看到我妈那双哭得红肿的眼睛,和那张憔悴消瘦的脸。
  也该着我不该死,就在那几天,我的引路人李兴林正好在我们县里接了一单解怨委托,他前脚刚把那家人治好,我的二姨就闻风找到了他,说明情况后,李兴林便跟着我二姨来到了我家,看到我之后,李兴林就直接告诉我爸妈:没事!这孩子情况看起来虽然严重,但是还有救,只不过我身上的阳气实在是太弱了,必须在事后服用一段时间补充阳气的中药才彻底痊愈。
  我爸妈一听,顿时大喜,他们跟李兴林说:“只要能让我儿子不死,哪怕他以后都是瘫在床上不能动弹,我们也感谢你一辈子。”
  李兴林听了便准备了一下,然后开始施法。
  和电影或者录像片里那种又是点香,又是踏罡步斗、掐诀念咒的施术方式不同。在给我驱鬼时,李兴林在我所在的房间里,先用红色的棉线把我围在中间,然后又拿出一根小指粗的黄香插进香炉。当时我家的这些人谁也没看到李兴林用火把香点燃,可是那香刚插进香炉,就自己冒出了烟气,很奇怪的是,那烟气冒出来之后,并不像我们平时看到的烟气慢慢散开,而是聚而不散,还跟有灵性一样,径直向着我飘了过来。到了我身前,跟一条小蛇一样,从我的七窍钻了进去。

  烟气刚钻进我的七窍,我的身体马上就有了反应,先是哆嗦,继而开始抽搐,没过三分钟,一股青绿色的气体就沿着进入我身体的烟气冒了出来,最后慢慢凝聚成一个年轻女人的形状。
  这诡异的场面,可把我爸妈以及一众亲朋给吓坏了,要不是李兴林一直安慰他们说没事,估计除了我爸妈,剩下的人都得吓跑了。
  不过即便如此,屋里的那些人也吓得两腿发软,寒毛直竖。
  见把附在我身上的阴魂给拘出来了,李兴林打出了一张符纸,然后开始问那个女鬼为什么要缠着我。
  女鬼一指我,幽幽地回答:“这个人是我丈夫,自打二十年前他离开我,我就一直在找他,现在我找到了,当然要跟他在一起。”
  李兴林就道:“那怎么可能,刚才我问了,叶飞现在才二十三,也就是说,二十年前他虽然已经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了,不过才两三岁,那个时候他连走路都走不稳,怎么可能是你丈夫啊?”

  那女鬼闻言魂体猛地抖动了一下,然后就开始呜呜咽咽地哭起来,哭声非常的凄惨可怜,虽然我爸妈他们明知道这是一只鬼,又差一点把我害死,也不由在心底升起了几分恻隐之心。
  经过询问,大家才知道,这女鬼名叫秦秀兰,二十年前刚和自己丈夫成亲,他丈夫就跟几个人去省里,神神秘秘的说是要参加什么活动,要知道,那时候席卷全国的大运动还没有结束,虽然满心的不愿意,但是秦秀兰还是同意了。结果这一去,她丈夫就再也没有回来。那时候全国一团乱,一个大活人失踪了,跟一滴水落入大海里没什么区别,这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可把秦秀兰给愁怀了,可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本来她这边不见了丈夫正难过呢,又不知道在哪传出来的风言风语,说是秦秀兰这个人生活不检点,所以她丈夫发现后就在婚后故意离开她了,之所以不回来就是怕影响自己的名声。有一句老话“舌头底下压死人”,那个年代,如果一个女人的名声臭了,那后果比丢了性命还严重,结果在这双重压力下,秦秀兰很快就病倒了,没过半年,就死在自己的家里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