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惨人生就是,那夜夜折断的腰肢》
第48节

作者: 半面扇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在颜落落神经紧绷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一道暗哑的嗓音在寂静的房间里响起,将颜落落吓得失声尖叫。
  “嗯......呃......”难耐的声音从角落里传来,像是男人正忍受着难耐的痛苦。
  尖叫之后,颜落落被拷在身后的手攥紧,自己给着自己勇气,视线顺着声音的出处望了过去。
  角落里一张破旧的铁床上,一个人蜷缩着躺在那里,不时地颤动着他的身体。
  男人在发出一声呻吟之后,似是再也忍耐不住,一声声沙哑的轻哼从床上就再也没有停顿过。
  “你......你你......你是谁?”
  男人像是根本就没有听见颜落落的话,呻吟声持续地回荡在房间里,越加的痛苦不堪。
  颜落落思忖了一下,想着她毕竟是学医的人,蹑手蹑脚地往墙角的位置靠近。
  “你是不是也被风离抓来的?那变态打你了?”
  颜落落想着风离可恶的嘴脸,实在不明白为什么抓她过来,就是为了吓唬她吗?
  “你怎么了?被风离打伤了吗?我看你好像很痛苦,我是医生,你可以告诉我。”颜落落好奇的询问着,心里砰砰乱跳。
  但是她还在想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个躺在床上的人如果是风离的敌人,那现在就是她颜落落的最大的同盟,她必须救好他,气死那个风离才行。

  思忖间颜落落的脚步已经站定在床边,可躺在床上的那人却只背对着她,丝毫没有搭理她的意思。
  无奈双手被手铐扣着,颜落落只能背对着床上的人,微微倾身后仰,用手去推人,试图让对方清醒些。
  “喂,你醒醒,你还好吧,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
  颜落落的手才触碰到床上的人的身体,手掌感觉到的体温就让她震惊住了。
  也就在这一瞬间,她的手被人一下子拽住,背对着铁床的身子也在男人的手劲下向后倒去,一下子摔到男人的身体上。
  “啊——”
  颜落落在失重下尖叫起来,拉扯着她的男人一个翻身就将她压在了身下,颜落落慌乱间抬头,就撞进了一双目光深邃的双眸中。
  “穆易霆?怎么是你?”
  颜落落怎么也想不到躺在床上的人会是穆易霆,“你怎么样,你好像发烧了!”
  想到刚刚手掌触及的温度,以及此时身上传来的热度,颜落落担心地询问着压在她身上的男人。
  “你怎么会被关在这里啊,我现在就去叫风离给你开门!”
  穆易霆双眼赤红地瞪着床上的女人,神智早就被药物烧得烟消云散。
  他将自己锁在地牢里才堪堪忍住血液的躁动,他也听不见到底谁进来或者离开。
  晚上的宴会他没做多想,毕竟是个小家族举办的晚宴,如果不是为了转移暗处的人的目标,他也根本不会参加。
  想不到那些人竟然就安奈不住了,敢在他的酒中下药,简直就是找死。
  穆易霆回想到离开宴会厅时的情景,心中的愤怒就再也压制不住。
  修长的手指狠厉地掐住躺在身下的女人的脖子,穆易霆眼前闪过一张浓妆艳抹的脸。
  “就凭你也敢对我使这样的手段,算计我穆易霆,就得付出代价!”
  颜落落被脖子上的大手掐得立刻没了呼吸,脸憋得通红,心脏都要被穆易霆阴狠的眼神吓碎了。

  “穆......放......”
  勉强吐出两个字,颜落落在看见此刻的穆易霆之后,觉得风离对她都是好的。
  至少风离没有像穆易霆现在这样,似乎只要稍稍用点力气就能直接将她的脖子掰断。
  “放.....开......我......”

  脖子上的力度太大,颜落落的双手又被手铐扣在身后,她连最基本的挣扎都做不了。
  勉勉强强的吐出几次字,眩晕中颜落落也算是明白了,穆易霆很不正常,他根本认不出她。
  穆易霆双眼中盈满殷红的血丝,盯着颜落落许久,视线里空茫中带着浓重的煞气,在颜落落费力吐出几个字之后,他的手劲总算有了松动。
  空气闯进胸肺,颜落落连疼都来不及体会,才深深喘了几口气,身上的裙子就被男人粗鲁地撕了下来。
  “的确应该杀了你,不过你这么想做我的女人,我总该满足你,那就伺候我之后再死,也好让你彻底满足。”
  男人粗糙的手掌游移在她的小腿上,颜落落在感知到空气中的寒凉直接侵蚀上她的肌肤后,再也不能淡定。

  “放开我,穆易霆你疯了是不是?谁想做你女人?”
  “我是颜落落,你看清楚我是颜落落!”
  身体被男人翻扣在铁床上,颜落落偏头呼喊着,试图让穆易霆清醒些。
  穆易霆抚摸着颜落落的小腿一路向上,在翘臀上滑过又滑向了如玉的美背。在颜落落的呼喊间,最后停留在了bra的暗扣上。

  “你倒是知道我最近的心思,颜落落的滋味确实好,你想代替她?”
  “......”
  “那就看看你的身体是不是能像她一样让我满意了。”
  “啊——”
  穆易霆没有给颜落落任何准备的时间,在回味了占有颜落落的滋味后,直接挺近。
  颜落落痛得大声呼喊,如果说第一次的时候她因为醉酒没了印象,那么现在就是老天爷在安排穆易霆给她场景再现。
  “嗯......”
  男人失控地低吟,身体的纾解此刻成了他最大的谷欠望。
  颜落落痛得挣扎,本能地排斥着男人的侵占,但是这样的举动让堪堪缓解的男人愈加失控,再也停顿不了他的动作。
  将近半个小时的蹂躏,颜落落痛得连呼喊的力气都没有了。
  寂静的房间里,除了女人断断续续的哭泣呻吟和男人似是满足的喘息,就只剩下铁床摇曳间与墙壁和地面摩擦的声响。
  穆易霆只觉得前所未有的畅快淋漓,当一次之后,看着被他按在身下的女人,目光也微微的起了变化。
  理智终于回归,身上药性虽然没有完全退去,可他也不会再盲目地和女人继续。
  他看着趴在床上浅浅哭泣的女人,眉头却越皱越紧。
  在他失控的时候,也许是那媚药中参杂了致幻剂的作用,使他以为自己终究还是没能逃过算计,让那个在宴会厅中主动靠上他的女人得了逞。

  看着四周熟悉的景物,穆易霆盯着躺在床上一丝不挂的女人,眼底慢慢碎裂成冰。
  这里分明是他的地方,底下的人刑讯逼供的手段他也清楚,他怎么会在地牢里?
  难道他被药物影响得真的理智全无,带着对手来了自己的地方吗?
  穆易霆想到他会被药物影响到这种地步,脸色就变得更加难看了。
  回想到刚才放肆驰骋的感受,穆易霆有一瞬间竟觉得身下的女人就是颜落落。

  或许那晚同样是被下药,也或许是颜落落的身体太过让他意外,他才会在最近今天总是忍不住去回想。致幻剂这种东西,果然会让人失控。
  利落起起身,慢条斯理地扣上衬衫的扣子,看着女人白皙的身体上斑驳的痕迹,还有扣在她手腕上的手铐,穆易霆身体又变得紧绷,却没有一丝留恋地离开了凌乱的铁床。
  低低的啜泣声让穆易霆的心口发紧,他攥紧拳头,离开的脚步不自觉地加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