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惨人生就是,那夜夜折断的腰肢》
第46节

作者: 半面扇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颜落落无心理会别人对她的态度,只想了解妈妈的情况。
  走在最前面的是急救科的主任,中年女医生将颜落落的手掌从她的白大褂上拔下来,很是不屑地摘掉脸上的口罩。
  “患者现在脱离危险了,但是她有肾病,再不能随便吞服药物。”
  颜落落直到听见母亲脱离危险,紧绷的情绪才松懈下来。
  她抬脚就要往急救室里面走,原本要离开的女医生的声音就这样飘进了颜落落的耳朵。
  “要是真这么关心你母亲,就别做出让她寒心的事情。”
  颜落落的脚步停顿住,脸上火辣辣的,她突然就失去了面对母亲的勇气。
  身后的脚步声渐渐远离,颜落落也没有从悔恨的感觉中清醒,她该怎么和妈妈解释报纸上的事情,在妈妈死过一次之后,她连撒谎也不敢了。

  肩膀上传来温热的触感,颜落落抬头就看见了一张温润如玉的脸。
  “落落,没什么不能面对的,我相信你,快去见见你母亲,和护工一起推她回病房吧。”
  “慕容学长,你怎么......”
  颜落落看着站在她面前的慕容清,视线有些茫然。
  “我上个月被张教授调到急诊这边帮忙了,你很多天没去实验室,他还很惦记你,你先进去,等宋姨情况稳定些我们再谈,去吧。”
  慕容清说着就攥住颜落落的手腕,带着她一起走进了急诊室。

  李爽站在走廊里,看着这一幕,攥着衣角的手慢慢收紧,眼中的神色也不再是沉痛和指责,更多的是隐忍和妒忌。
  慕容清带着颜落落走进急诊室,宋华正躺在床上闭目养神。
  颜落落看着母亲苍白的脸色,心脏像是被一只大手攥紧,连呼吸都不敢太过用力。
  慕容清无奈地摇摇头,率先走向病床,和小护士一起去推床,颜落落见此也连忙跟了上去,在护士和学长的帮忙下,准备将母亲推回她自己的病房。
  颜落落的手才触碰到床沿,宋华就突然睁开了眼睛,经过洗胃的她哪怕虚弱无力,还是一把将颜落落的手掌从床上挥开。
  “你给我滚!我不要回去,那间病房不干净,我绝不会再回去!”
  “妈妈,你听我解释,我......”
  “你别叫我妈!我根本就不是你妈!也没有你这种不要脸的女儿!”

  宋华愤怒地指着颜落落,眼中全是痛色,似乎觉得不够,颤抖的手指又伸向自己的手臂,将正在注射的药物一把从手背上撕扯下来。
  “妈妈,你干什么,你怎么能拔掉这些药,妈妈,我错了妈妈!”
  颜落落慌张地去阻止母亲的举动,却根本阻挡不了。
  宋华像是发了狂,用尽所有的力气推拒着颜落落,直接将手中的药甩到了地面上。
  “砰”地一声,满是药液的袋子在地面上破裂开来,也让颜落落惊得再也动不了。
  宋华的脸上全是泪水,失控地冲着抱住自己的颜落落大吼,“你怎么对得起你爸爸,我培养你照顾你就是为了让你这样去作践你自己吗?”
  “如果我要用我女儿卖身的钱来救命,那我情愿死了!你要我以后怎么下去见你爸爸,啊?”
  宋华说着像是不解气,在颜落落冲到床边后抬起手又开始撕扯她的头发,力度发了狠,另一只手掌握成了拳头,疯了一般捶打着颜落落的脊背。
  颜落落连哭都忘记了,像是感觉不到头发上和身上的疼痛,就死死地抱着妈妈,任由妈妈发泄。
  小护士慌张地看着病床上的一对母女,不知道该如何劝说。
  慕容清并没有立刻上前,他清楚患者需要发泄,他吩咐小护士出去再去拿药的时候。
  但当看见颜落落额角的头皮隐隐带血的时候,慕容清连忙冲了上去,拉扯住了宋华的手臂

  “宋姨,您冷静点,放开落落吧。”
  “我打死她,打死她就省心了,我给她偿命,我们母女一起死!”
  “宋姨,您再不松手,就要把落落的头皮撕下来了,您的女儿是什么样的人难道您不知道吗,你总得听听她的解释!”
  宋华在慕容清的劝说下总算是松开了拽着颜落落头皮的手,当看见颜落落头发上留下来的血,才反应过来她做了什么。

  宋华手捂着胸口急促呼吸,她当然清楚自己的女儿是什么样的品性,正因为如此,才更难接受那么好的孩子变得不堪堕落。
  “你给我跪下!”
  “你说,为什么会有那些照片,你这段时间干什么去了,哪来的钱给我治病!我为什么会住进那么好的病房?”
  颜落落低垂着头,一言不发,听到母亲的话,没有半点质疑就跪在了地上。
  破碎的药液沾染上膝盖,很凉,颜落落却不能站起身。
  她不想再欺骗母亲,可是解释的话她也说不出口。
  李庆祥和李哲对她做过的事情不能说,和穆易霆的交易不能说,去陪酒的事情就更不能说。
  每一件事情说出来,除了让母亲为她担心难过之外,再没了多余的作用。
  李庆祥和李哲的事情会让母亲自责,和穆易霆用婚姻交换利益,哪怕她只是穆易霆名义上的妻子,同样会让母亲觉得拖累了自己。
  自责和失望相比,颜落落只能选择后者。
  她既无法否认陪酒陪睡的事情,终归是让母亲失望了,难道还要让母亲在对她失望的时候承受自责的痛苦吗?
  “你怎么不说话?你给我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见颜落落跪在地上不肯解释,宋华抄起急救室桌子上放着简单手术工具的盘子就要往颜落落的头上砸。
  慕容清眼疾手快地抓住宋华的手,才险险在东西甩出去之前阻挡住宋华的动作。
  面对跪在地上固执不肯解释的颜落落,慕容清也无奈地叹了口气。
  “宋姨,你别逼落落了,她不想告诉你是怕你担心,其实钱是张院长给她的,也是因为落落在实验室的表现太过突出,才会在院方申请到了这么好的福利。”
  慕容清的话说完,不只病床上的宋华看向了他,就连一直狼狈地低着头的颜落落也不解地看向了他。
  宋华的视线都集中在慕容清的身上,自然不会注意到女儿脸上的异样,她有些急切地抓住慕容清的手,想寻求一个自己能承受的结果。

  “慕容,你快告诉阿姨,到底怎么回事,你快说啊!”
  慕容清看了颜落落一眼,给她一个宽慰的眼神,温润的嗓音在急救室响起。
  “宋姨也知道我和落落都是张院长的学生,我们一起帮助老师研究药品,这次实验很重要,落落研发的药物也对医院临床治疗上帮助很大,所以才能给了她好的待遇。”
  “那她为什么瞒着我不说?慕容,肯定有事的对不对?”
  慕容清犹豫了一下,在颜落落的紧张的盯视下,有些不忍地开口,“落落进行了人体实验,用自己的身体注射药物才得到实验结果,估计她是怕您担心才没好意思说出来。”
  “什么?天啊,我的落落啊!”
  宋华听到慕容清的回答,身子无力地瘫软了下去,吓得颜落落立刻就从地上站起身冲向自己的妈妈。

  “妈!你怎么样?你别听慕容学长胡说,我没有进行人体实验,真的没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