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700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没有第一时间动手,而是站在萧晋的面前,居高临下的打量着他,脸上有种难以描绘的神情,像是正在被一位口舌功夫极高的美女伺候着,似乎马上就要到达顶峰,偏偏还差了那么一点点的感觉。
  此时的萧晋就像个刚刚被十几个大汉蹂躏过的无助少女一样,抱着腿蜷缩在那里哆嗦,脸上眼泪鼻涕脏污一片,见到邓睿明,似乎更加的害怕了,颤着声音开口:“邓……邓少……”
  下一秒,邓睿明就深吸口气,抬着头闭上了眼,表情也终于变成了完全的愉悦。
  每一次见面都会带给他羞辱的人终于倒在了他的脚下,还颤颤巍巍喊了声“邓少”!这种感觉,绝对不亚于一场酣畅淋漓的高chao。更甚至,那种极度的舒爽,对于根本不缺女人的他而言,比床笫之欢还要令他满足。
  “萧晋!”他咬着牙说出这个名字,然后蹲下身,阴森森的问道:“当初羞辱老子的时候,你可曾想到过今天?”
  萧晋垂着头,仿佛连看都不敢看他一眼,弱弱地哀求道:“邓少,我、我错了,我该死!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放……放了我吧!”

  “放?当然会放。”邓睿明笑眯眯的说着,右手却摸向了旁边地上的一根钢筋,“但是呢,你以前给了老子那么多,老子总得加倍还给你才行啊!毕竟,咱都是讲究人儿,你说是不是?”
  话音未落,他的笑容就陡然变成了狠戾,同时高高举起的钢筋也重重的落在萧晋的身上。
  砰的一声闷响!不远处拍摄的夏愔愔跟着一个哆嗦,手机都险些失手丢掉,及时捂住了嘴才没让自己惊叫出来。
  邓睿明打起来就没有要停手的意思,脸上带着狰狞的笑意,手臂抬起的速度越来越快,落下去的力道也越来越大。
  眼看着粗粗的钢筋一下又一下的砸在萧晋的身上,夏愔愔的心都要碎了,很想不管不顾的冲出去制止,但理智告诉她,要是这时候出去,萧晋所付出的一切就都要付诸东流。
  所以她只能用力咬住下唇,流着泪,颤抖着将邓睿明的动作完整的框在手机屏幕范围内,同时心中暗暗发誓:如果萧晋这次的栽赃失败了,自己绝不会放过邓睿明!
  其实,夏愔愔和董初瑶能够成为多年的闺蜜,正说明了她们是同一类人。一样的喜欢探险,也一样的感情炽烈。认准了什么,不达目的决不罢休;喜欢上一个人,从一开始就全身心的投入。甚至在这方面,夏愔愔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萧晋明白这一点,所以他才会反应那么大,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意志很不坚定,一个董初瑶就挡不住,再来个董初瑶升级版,结果肯定也一样。
  在鼓足内息抵挡砸在身上的钢筋时,他悄悄睁开眼瞄了下夏愔愔的方向,见女孩儿已是泪流满面,心中就再次长叹了口气——这件事,凭他的力量估计是很难解决了,看来,得赶紧找个时间跟夏凝海谈一谈才行。

  足足打了十几分钟,邓睿明才气喘吁吁的停下手。他很想继续,但身子早就被酒色掏空,要不是因为有施虐和报复的快感加持,估计连十分钟都坚持不了。
  丢掉钢筋,他抹了把汗,招招手让三角眼的一个手下给他搬了把椅子过来。
  坐下后,点燃一支烟深吸一口,他才用脚拨拉了一下萧晋的身体,笑着问:“还活着吗?”
  萧晋紧闭着眼不吭声。

  “嗬!跟老子装死是不是?那个谁,你过来,接着给我往死里揍!”
  “不要!”萧晋瞬间被“吓”醒,哭丧着脸摆手道,“邓少饶命啊!不能再打了,再打下去,我会死的。”
  “原来你也怕死啊?”邓睿明仰天打个哈哈,然后又一脚踹在萧晋的身上,寒声说道:“你以前招惹老子的时候,可一点都看不出来呢!”
  “我错了!以前我是被狗屎蒙了心,不知天高地厚,冒犯了邓少您,您大人有大量,求您放过我,我愿意……哇……”
  很应景的,萧晋在这时喷出了一口血来。

  邓睿明神色一凝,心里就涌出了一点点悔意。说到底,萧晋都是陆翰学的人,自己打他一顿,不过是小孩子之间的矛盾,家长沟通一下吃顿饭就过去了,可若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事情可就不好办了,再怎么说,人家都比自己老爹高了半级呢!
  但是,就这么算了?他心有不甘,于是便顺口接下去问:“你愿意怎样?”
  萧晋嘴角动了一下,接着虚弱道:“我愿意对我以往所做的一切做出赔偿,一、一千……不,五千万!我愿意赔付邓少五千万华币,以求得您的原谅。”
  邓睿明眼睛瞬间就亮了。纵然他外公家族资产近百亿,但因为父亲邓兴安工作的敏感性,他个人可支配的现金是非常可怜的。凡事都要低调,这是父母从小就教导他的一句话,身为五品大员的独生子,平日里连辆超过三十万的车都不敢开,能不憋屈吗?
  沉吟片刻,他眼角瞥了瞥不远处的三角眼,忽然又是一脚重重的踹在萧晋的身上,大声骂道:“姓萧的,你还敢看不起我,是不是?以为老子真不敢弄死你啊?!”
  “没有没有!邓少您误会了,我绝对没有哪个意思!”萧晋“吓”的一边解释一边像条蛆一样往后挪,“那五千万只是……只是我向您忠心忏悔的诚意,另外,我在江畔还有一间酒吧,月流水近千万,我愿意把它无偿的送给邓少您,希望您不要嫌弃。”
  邓睿明的眼睛更亮了。他在江畔也有酒吧,而且还是最大的那一间,所以对于萧晋的酒吧一点兴趣都没有,他更在意的,是那间酒吧的位置和面积。
  官二代在这个官本位的社会,天生就比别人多出许多人脉和信息资源,邓睿明身为二把手的独生子,官府的消息自然灵通无比。
  据他所知,再过不久,龙朔官府就会宣布要对磐龙江进行全方位的维护整顿和开发,酒吧一条街将被挪往他处,那些店面则会被官府统一收回。
  说白了,就像拆迁一样,只要办事的公平公正,那些酒吧业主们非但不会亏本,还会大赚一笔。当然,这在天朝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邓睿明不怕啊!谁敢扣他的拆迁款?
  他早就算过了,光是他自己的那个店面就能拿到将近一个亿的拆迁补偿,要是萧晋献出来的这个也足够大的话,再加上那五千万,随随便便就是两亿多啊!
  这么多钱,回头往境外账户里一存,再出国留学,那还不是想怎么花就怎么花?对了,董初瑶那臭娘们儿不是刚刚才飞去英国嘛!就这么定了,回头老子也去那儿!
  “月流水近千万?忽悠我呢吧?!”想通了这些,邓睿明抑制住心情的激动,斜着眼道,“说说,那地方老子可熟,哪家店是你的啊?”
  “就……就那个叫鸢鱼的。”萧晋回答道。

  邓睿明闻言眉头一蹙,脸色就再次阴沉下来,“姓萧的,你是不是不想活着走出这里了?鸢鱼的老板我认识,怎么从来都没有见过你?”
  “是真的是真的,我没骗您!”萧晋慌忙解释道,“那家酒吧我刚刚买下来还不到两个月。”
  日期:2017-11-08 06:2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