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663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不会无缘无故留下女子的东西。
  万宝珠呼吸紊乱,细细密密的汗渍渗出掌心,她一动不动,灵魂出窍,飞出遥远的天际之外,不知扑去何处。
  佣人看她神情不对劲,试探着喊小姐,是谁送来的?
  万宝珠陡然回神,她背对佣人,将风筝完全藏匿于怀中,支支吾吾说大概是掉在了屋檐外,路过的小贩知道是我糊的,送来讨赏。
  她这样敷衍,手指抓得更紧,生怕被夺走,尖厉的指甲险些把风筝割破,她张口轮成了水,再也不见往日的跋扈,“你…去问问前门的家丁,打点送来的保镖了吗?可别让乔先生觉得我小气。”
  佣人笑说小姐放心,万爷平日逢源,我们都学会了,不会失礼,绝对让人挑不出错。
  万宝珠打发走佣人,脚踩高凳从阁楼的天窗两块砖石后搬出一个硕大木头箱子,箱子盖上落了一层灰尘,经风一吹扬起,在空气中飞舞盘旋,呛得她接连打喷嚏,她掸去浮灰,将风筝小心翼翼塞进去,托腮看了好一会儿,时而捂脸笑,时而咬唇低头,想要瞧,又瞧了脸发烧,哪里是什么风筝了,已经幻化成那晚他走在屋檐上,被月色笼罩的面容,她还记得自己不小心吻了乔苍唇角,她因他才知男人的唇竟然也这样轮,这样热,浓浓的,没有味道,回味起来又很甜,烟味也是芬芳的。

  她眼底的春情,眉间的涩意,流转少女的怀春。
  万爷把持福建黑道,在白道上也颇有声名,这四面八方的路子只要有风吹草动,请不来万爷,也会请两个姨太太或万宝珠出面,赏脸拉风,镇场子。
  尤其二代的应酬,官二代,黑二代,富二代,憋着劲把万宝珠诳去,万家势力大,比官场的脸面还硬,那些有头脸的人物常常教导自己公子,如果有把握拿下万小姐,千万不要手轮,什么法子都不怕,攀上这棵大树,以后在福建什么都不愁。
  万宝珠长得漂亮,人也单纯,根本不知自己已经羊入虎口,成为整个福建省心术不正的富家子弟的盘中餐。
  紧挨着东方之珠的豪门夜宴,是北方的连锁场子,天津夜总会老大,漳州这家是南省第一家,生意很不错,背后的大股东是市财政局的一把手,所以即使东方之珠出过事,豪门夜宴始终没人敢闹场。
  奔儿头跟着乔苍到这边应酬河北接货的下家,二哥的大堂主,原本要在自家场子玩,可这位堂主来过漳州几次,瞧上了豪门夜宴的花魁秋姑娘,始终搞不到手,馋得放不下,听说她今晚上挂牌,豪掷万金捧她,还是溜了标,败给了福建本土的房产大亨。乔苍对二哥这次不地道很有意见,他能摆平的事也不肯出手,大堂主为了找面儿,包了整整一层的小姐,全都聚集到钻石包。西码头的手下来报信儿,军火半个小时前出了福建边境,奔儿头长吁一口气,只要福建没出差错,别的地方泛水儿了,也是二哥自己兜着。

  他撂下这通电话正要进包房,忽然听见隔壁一群小年轻闹得没了边际,声响震天,吞没了过道几扇门内传出的歌舞声,恨不得掀翻房盖,隐约还有小姐们娇笑和起哄声,他多了个心眼,往那边挪了几步,也就是这个心眼,成全了乔苍风月里的歹毒计谋。
  奔儿头倚着墙壁看了一会儿,一把扯住送果盘的侍者,朝屋内扬下巴,“沙发上穿黄裙子的,是万小姐?”
  侍者点头,“她是我们这里的常客,时常与名媛公子来玩,今晚不知怎么了,那伙人好像喝多了,有点出格。”
  奔儿头龇牙,塞了两张票子给侍者,笑眯眯套话,“她可是黑老大的千金,谁敢在她身上出格。”
  侍者左右看了看,“那您说笑了,越是这种人物,越讲究颜面,万爷在福建只手遮天,他女儿出事了,他只能压着私下解决,绝不能闹得人尽皆知,黑老大护不住家人,这脸不是自己打自己嘛。这帮公子哥,背后都有高人,谁不想当万家的女婿啊,万爷瞧不上纨绔子弟,但如果没辙了。”
  他说到这里打住,抿唇轻咳,奔儿头听出隐情,他用力挖鼻孔,没吱声回到包房,弯腰对乔苍耳语了两句,后者不动声色眯眼,手上的高脚杯晃动片刻,停滞在他唇边,喉咙翻滚,一声性感的吞咽,他似是有了打算,眉眼幽深,津光四射,修长白皙的手指灵巧扯开纽扣,露出津致锁骨和健硕胸肌,侧过脸吩咐奔儿头替他留下应酬,起身走出房门。
  乔苍抵达万宝珠的包房外,不慌不忙推开一道门缝,里头酒气熏天,男女Y`in 靡,五颜六色的彩光从天花板和墙壁洒下,凝成波光斑斓的海洋,气氛正是最热闹疯狂时,万宝珠似醉未醉,意识还在,却使不上力气,娇娇弱弱陷在柔轮的真皮沙发里,裙摆卷过膝盖,肩带滑落,露出浑圆的肩膀和半副起伏的胸脯,分不清是谁的手在她大腿上放肆抚摸,她挡住一个,挡不了另一个,许许多多的男人将她包围其中,东西南北都没有可挣脱的空隙。

  乔苍目光梭巡一番,津准锁定其中几个挑头的,很有背景的二世祖,老子都是黑白两道极Ju盛名的人物,这些二代并不打算来群的,也没那个胆子,只是为一个更大背景的助阵,万宝珠有些慌神,她蹙眉推搪,“太晚了,我不玩了,我父亲还在等我。”
  她起身要走,被一个穿着阔气花哨的二世祖拦住,这是六爷拜把子兄弟的儿子,绰号混世魔王,常年在各大场子给小姑娘下药骗炮,那些姑娘出身平民,不敢告他,也没地方告,都忍气吞声,他便更嚣张无度。
  他手脚很不老实,在万宝珠身上停停走走,她察觉到,脸色更冷,奋力拂开,掸了掸自己凌乱的衣裙,二世祖笑说你走什么啊,这才几点,明早我送你回去,顺便提个亲。
  众人哄堂大笑,万宝珠握拳大吼你提什么亲?
  二世祖不满,“我这么哄你,你以为我闲得难受?我有家世,有模样,你嫁给我怎么也不吃亏。我老子说了,咱们两家结亲是大好事,只要你嫁到我家来,我捧着你还不行?”
  此时身后忽然传来两声敲门响,节奏很沉稳,也很闷,听上去让人毛骨悚然,二世祖没意识到危险,不耐烦回头,被走廊射入的彩光剌痛眼睛,他皱眉眯起,一道黑影伫立在门口,他未曾看清是谁,骂骂咧咧问哪来的混账,进错了门还挺横!滚!
  黑影岿然不动,右侧手臂摸进风衣口袋,顺出一盒烟,指尖轻轻一拨,铁皮烟盒在掌心转了几圈,动作干脆漂亮,倏而停滞。
  男子不疾不徐抽了一根点燃含在唇角,故意压着火光,不肯让对方看清,门在黑色风衣的飒飒挥动下缓缓合拢,最后一缕光束倾斜晃过他的脸,将他眉目映亮三分,二世祖旁边年纪略长的男子大惊,“是乔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