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718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陆振阳未免也太蠢了些……
  没来由的,我心里居然生起了一股惋惜。
  第一百五十六章 嚣张无
  吞噬陆振阳之后,那罡风狂龙显得越发妖异起来,在擂台翻转来回,每一缕罡风都好似一柄无坚不摧的钢刀,不停的切割,空气尽是骨骼破裂的声音。

  约莫几个呼吸之后,李之焕身边的罡风渐渐消散开来,显露出他那略显年轻,但却气魄无双的英姿。他嘴角轻笑,右手一招,那狂莽的罡风巨龙,在擂台的另一端回过头来,化作一道小小的龙卷,停在了他的手心里。
  “灵山陆振阳?”李之焕掂了掂那道龙卷,面露出不屑,“也不过如此。”
  那道龙卷有多可怕,我不得而知,但仅凭那散逸而出的凛冽罡风,我也能感受到,那绝对不是任何人能以血肉之躯抗衡的力量。哪怕是阳神,在这种力量之下,也凶多吉少。
  一点黑芒自龙卷的底部升起,仿佛被卷入旋窝的一尾金鱼,摇晃着身体试图挣扎,但那小小身躯,怎么可能是旋窝的对手?它的挣扎,不过是临死前的不甘罢了。

  刚与儿子重逢,紧接着便又亲眼目睹他生命垂危,陆承一脸的血色瞬间消失。沉默片刻之后,他终是没能忍住,往前踏出两步,引动了真元。
  他不顾罗天大醮的赛规则,也不管自己是不是对手,作势便欲从李之焕手里救出陆振阳。
  举印章天师之力,与阳神天师拼……
  这种行为,只能用愚蠢来形容。但看着他的动作,我心里却流露出一丝不忍。
  或许是牵涉到陆家人的缘故,我忍不住想起,当年陆子安杀我之时,我的父亲,也同此时的陆承一一样,为了自己的孩子,不惜以凡人之躯,高举着锄头,站在了天师的对面……
  世间父爱大抵如是,如我父亲之于我,如王坤之于小王励。
  陆家人都该死,可在我心里,却不该是如此死法。
  罗天大之自有规则,我作为王灿邀请助拳之人,不可能破坏规矩,所以,即便心不忍,我也只能遥遥的叹一口气。
  王灿似是看出了我的心思,轻笑一声劝道,“圣人何故叹气?陆振阳死了,对咱们来说,可是一件大好事。”
  闻言,我苦笑着摇了摇头。
  陆振阳死了,对我来说,的确是好事。但我叹气却并非为他,只是为了陆承一的舔犊之情罢了。
  这话我对王灿也无从说起,索性也不说话,目光又往擂台看去。
  我没阻拦陆承一,此时却有别人做了。在陆承一准备出手的那一刻,一旁的陆承平伸手抓住了他的胳膊,大声劝道,“大哥,阳神天师之间的战斗,已经不是我等能左右的了。家族为重……我们还是等等,如果振阳失败了,咱们还得保证拿下其余两场的胜利才行啊。”

  “家族……”陆承一嘴里喃喃念着,那捏紧了的拳头,酝酿了好几次,终究还是没有挥出去。
  眼见陆承一恢复冷静,陆承平这才松了口气,转身对着李之焕拱手施礼,正欲说些什么时,他的表情却忽然凝固,眼底一片精光绽放出来。
  我急忙调转目光,往李之焕的方向看去。只见那道龙卷之,原本早已消失的黑芒,不知何时又显现了出来,在磅礴的真元之一闪一灭,不过短短几息时间,便如一颗火球般明亮。
  李之焕脸的不屑顿时收拢,眉头微皱起来,旋即便调动全身真元,源源不断的向龙卷送去。
  显然,陆振阳并未坐以待毙,而是开始了反击。
  李之焕搬运真元的速度很快,但陆振阳化作的黑芒更快,趁着李之焕搬运真元的间隙,那黑芒逆着龙卷,向李之焕的手心疾速冲刺。那种疯狂的劲头,将整个龙卷都染成了黑色。

  李之焕的面色吃力起来,脸的不屑再也无处寻觅。
  王灿猛地一下从我身边站了起来,失声道,“怎么会这样?”
  瞧他的样子,竟是李之焕还要着急几分。
  斗结果自然不可能随着王灿的心意进行。事实,像我最初想的那样,陆振阳的实力绝不逊于李之焕,哪怕他出人意料的选择了以肉身硬抗李之焕的真元龙卷,也依旧能以蛮力破之。
  李之焕惨叫一声,右手的龙卷霎时失控,逃离了他的手心。
  一团漆黑的龙卷在擂台越转越快,体积也变得越来越大,不过几次呼吸的时间便覆盖了全场。李之焕缩在原地,竟也不顾陆振阳即将脱离困境,只是抱着右手,任由陆振阳全力施为。
  两人的斗结果,很大程度决定了他们身后家族的百年气运,断然没有留手的余地。李之焕此时选择罢手,绝不可能是留情,唯一的可能是,他已没有余力。陆振阳挣脱出来的那一下,多半已经废了他的右手。

  旋转的龙卷微微一滞,霎时飘散开来。陆振阳那残缺丑陋的身躯也随之显现。
  龙卷散去之后,我也终于看清了李之焕的情况。
  他我想的还要狼狈,右手手心已经没了血肉,取而代之的是个婴儿拳头大小的空洞。
  我吃惊于陆振阳的狠厉,但陆振阳却浑不在意,他右手一抓,飘逸的罡风又向他的手心汇聚而去,霎时化作一条漆黑的罡风长龙。
  我只是看了一眼,便暗暗心惊。他这罡风长龙,之李之焕先前真元汇聚的龙卷,不知强悍了多少倍。
  长龙在风里一跃而起,几乎挡住了天的太阳,整个会场的光线为之一滞,几乎所有人都味道那股浓郁的血腥,即便是隔着擂台的屏障,也给人一种充满压力的窒息感。
  陆振阳施施然的站血色狂龙之下,一身漆黑的披风无风自动,脸那张黑色的面具,阴沉的像一块万年玄冰。
  他双手后背,带着居高临下气势,“三十六小洞天?不过如此!”
  方才李之焕用来嘲笑他的话,陆振阳又原封不动的还了回去。不同的是,他没提李之焕的名字,甚至没提太山洞天的名字,似是根本没有放在眼里。
  我看着陆振阳那威猛无匹的气势,神色无的凝重。

  现在的陆振阳,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以前的他,如跳梁小丑一般,性格残忍、极端,而且幼稚。而现在的他,短短的几句话,霸道尽显。
  擂台四周围观的众人,再无人敢嘲笑陆振阳被麒麟骑在身的狼狈,也再无人会觉得陆振阳以肉身硬抗罡气龙卷是愚蠢举动。
  从始至终,这场斗的主动权都没被李之焕掌控过,即便他一度掌控了陆振阳的生死,那也不过是陆振阳故意示弱表现出来的假象。从一开始,陆振阳便掌控了全局。
  我看了看观礼台的众人,他们看向陆振阳的目光一改之前的嘲弄,反而带了几分心悸与庆幸,似乎在庆幸不是自己遇到了这个疯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