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262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两千年的文明史,无数的前辈老人证明了,心中有梦梦常逝,胯下无枪不男人。八常侍是如此,他们改天换地杀皇帝,做的再多也没嫪毐一枝独秀压海棠来得厉害。九千岁权倾朝野,软磨硬泡愣是压不住一个女人,所以满朝文武换着法子的想把他碎尸万段。
  故而,对于男人来说,即便是有经天纬地之才,移山填海之志,若是胯下无枪,那就不是男人。
  白大师,石画家,两个人合体,即便是**十岁,可是依然念念不忘二八娇娘。为什么呢?自然是因为一枪在手,天下我有。
  深谙这个道理的陈九江,此刻正在枪挑秋天,叱咤风云。他一边挥洒汗水一边说道:“最近我在研究一部小说,叫什么《碧血洗银枪》,光听这名字是不是就很够劲。”
  秋天抓着陈九江的后背,吃力的说道:“你有时间看书?只怕是看看名字就动了歪心思吧。”
  陈九江哈哈大笑着道:“生我着父母,知我者秋天。咱们就一起研究一下这本书吧,看看这血,是怎么洗了这枪。”
  秋天啐了他一口说道:“这种事情,你陈县长最在行了。哦,对了。这次的事情你怎么看。”
  “这有什么好看的,还不是于大乱发威,大河上下顿失滔滔。”陈九江一边笔耕不辍一边说道:“老虎一发威,就知道谁是病猫了。咱可不想掺合,说不得被卷入河底作了粽子。”

  秋天一本正经的说道:“我看不然,这次的情况特殊,说不定富罗联手就能顶的动于的腰,也不尽然。”
  陈九江道:“你等着吧,于这次就是要立威,为的就是要扫富罗的面子。让他们知道,这大河县什么时候,都是他老于说了算。就比如那河底的小鱼小虾一样,平时蹦达的再欢,只要大鱼一张嘴就被吃个精光。”
  秋天试探的问道:“若是到时候问你的意见,你是站在哪一边?”
  陈九江摇着头道:“最好不要问到我。若是真的逼急了,我还真的不知道站在哪里的好。”
  “你和于书记那到底出了什么问题?现在又是个什么状况,我真的看不懂,能不能给我说一说。”这个问题憋在秋天心里很久了,她明知道没有答案,还是想要问上一问。
  对于陈九江来说,这是一个烧心的问题。被秋天一问,火气就蹭的一下蹿了起来。他加大了马力,牛喘着说道:“这个问题你最好不要问,也不要去想,想多了对你不好。”

  是人都有好奇心,你越是说不要想,人家越是会去想。为什么,因为好奇,可是秋天的好奇还没有充分被发掘,她心里的那股清泉就被陈九江的撩拔的喷发了出来。正是泉眼戏水嘻细流,乱草阴里爱轻柔。九江蓬勃潮涌时,无尽甘甜醉秋天。
  待秋天余韵渐去,陈九江就提起了秦长安的事情。他说道:“我那秘书的事情你还是要上点心的,不要被老于否了,丢了你的面子。”
  秋天懒洋洋的道:“一个副科级多大点事啊,若是连这个都搞不定,我这个组织部长就白干了。不过咱们可说定了,你的秘书得我那小亲戚来做。”
  秋天怒道:“放你的屁,别把我想成了你一样。唉,若不是遇上了你,我还是个良家妇女,淑德贤良才是我的宿命。”
  陈九江一本正经的道:“淑德贤良是少不了的,可是胡天黑地,*日也是必备的功课。”

  秋天翻着白眼说道:“你们男人可真不是东西。就说新来的副县长秦时月吧,那小子看着一本正经的,也是个好色的货。我听说在辉煌大酒店开启了家天下模式,是不是真的?”
  陈九江不想谈谈论别人的是非,他伸了个懒腰,从床上爬了起来,一边穿衣服,一边说道:“管干部是你们组织部的职责,你们都不知道的事情,我哪里会知道。若是哪天调查清楚了,咱们盘膝夜话。”
  秋天顺手将他的衬衣丢给他,骂道:“你个没良心的,穿上裤子就不认人了。”
  陈九江一边穿衣服一边在她脸上摸了一把道:“梁鑫在纪委呢,若是想他,就去纪委找吧。”

  这下秋天更怒,抄起了枕头就丢了过去。陈九江笑嘻嘻的避过了,也不管她骂骂咧咧说些什么,自顾自的下了楼梯。
  到了门口,陈九江蹑手蹑脚的打了房门,见门外没有没有异常,这才快速的闪了出去,溜着路边跑回家去。
  第二天早上一上班,富美丽就在陈九江的办公室门口等着他了。陈九江笑着问道:“富主任,今是怎么了,改当我的秘书了不成?”
  富美丽跟着陈九江进了办公室,关上了门,才说道:“欺负人家的时候,什么山岳河流,没有你知道的清楚。现在真的有事求你,却揣着明白装糊涂。”
  陈九江哈哈一笑,坐到了椅子上说道:“怎么了,还真的上心了?”
  富美丽道:“可不是吗,那地方可是个捷径。谁不想呢?”
  陈九江深表赞同的说:“确实如此。若不是王心忠在开发区,换了任何人,早就是常委了。可是你想过了吗?既然如此的好,那竞争必定是相当的激烈。”
  富美丽拿起了陈九江的茶杯,为他泡了一杯茶,边倒水边说道:“这个我知道,可是有什么办法呢?趁着老叔在,我自然想能更进一步。只是你到了会上,可不能装作不知道啊。”
  “那是当然,不过这么大的一件事,光是一杯茶可不行的。”陈九江色迷迷的说道。
  “只要这事办成了,你想怎样就怎么样。”言罢,富美丽笑嘻嘻的抛了媚眼,转身出了陈九江的办公室。

  看着富美丽袅袅婷婷的出了办公室,陈九江不由的想道,看这富美丽的样子,这次是信心百倍十拿九稳啊。估计昨天晚上她就搞定了何志章了。可是于向荣是那么容易算计的吗?只怕事情没有那么容易解决。
  于向荣不好琢磨,富春生也不好相与。这些人的心中自有那九曲回廊,迁延婉转,难测深浅。陈九江觉得人事上的事情,还不是他现在可以插手,随意搅动的时候。能看好自己眼前的二亩地就算谢天谢地了。
  历来人事安排之前,总会有人上蹦下跳,让领导们不得安宁。所以开会之前,领导们第一个要强调的就是组织纪律。
  要保守秘密,不要制造谣言,不要无中生有。什么叫谣言,什么叫无中生有?你和领导说的不一样,你就是谣言惑众。最后公布的时候,没有出现的结果就叫造谣生事。
  每次领导说的斩钉截铁,但是该泄密的时候就会泄密,该走风的时候,就走风了。按说要动王心忠的事情,是于向荣说,秋天执行。可是这这么两个人一说一听的事情,现在弄的好像整个大院都知道了。
  陈九江不由就想,这吹出风的人会是谁呢,他的目的又是什么。是让候选人们伺机而动,还是让王心忠感受失落。想到这,陈九江不由的又想到了王心忠,不知道近在开发区的他,知道消息之后会采取什么样的措施。
  日期:2018-04-14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