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356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啊,人都是相互的,你忘了自己对我做过什么了吗?”
  “我......”
  张张嘴,我终究还是感到了理亏,“对不起,我很感谢你,在我姥姥去世的那段时间,你对我的决定表示理解,可同样的,你也说过不会原谅......”
  “所以,你就什么解释都没有了,对吗?”
  此刻的她,终于像是一个正常的女人了。
  可是,这一切来的都太晚了一点。
  “我回到北京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想找你解释,但你已经去了杭州出差。”我仍旧没有放弃为自己辩解。
  林佳一说过,我跟张瑶的这段感情,缺少的就是沟通,而今,我有必要说出事情的所有经过,哪怕,这极有可能是这段情感的最后时刻。
  “所以,你离开了北京?”
  她笑了两声,说:“原来你也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

  这句话,是在这段故事的最后,她给我打下的标签,偏偏我无从反驳,因着我做出的事情,对她来说就是不负责任的体现。
  “你现在在哪,我去你那里,当面给你一个结果,可以吗?”
  迟疑片刻后,我想出了一个她可以接受那个结果的方式。
  “陈默你混蛋!”
  张瑶突然变得声嘶力竭,没有给我丝毫准备,她直接给了答案,“不用你来,我现在就告诉你,我接受了。”
  言罢,她就挂断了电话。
  我们分手了。

  但我没有感到丝毫的轻松,相反,我很难过,也很不甘。
  这段美好故事的开始,悲剧就已经开始了倒计时,我一步一步地如同刽子手一般,逼迫张瑶接受这个结果,哪怕我深知,我们还爱着。
  从我决定离开北京的那一刻起,就为结束这段恋情奠定下了基础。
  我还爱着张瑶,但我清楚现实的差距,还有她所面对的压力,所以我要给她自由;同样的,张瑶也还爱着我,不然到了最后她不会说出那句混蛋。

  之所以最后她能够接受这个结果,大概是她看到了我的逼迫吧。
  长吁一口气,我怅然若失的站在桥上,迎着风,看着河,很安静,也很痛苦原本,我想着现在就告诉佟雪我的选择的。
  可当我面对她的电话号码时,却没有勇气拨打出去,因为她真正想要的结果,是我的心里只有她,不能存在第二个女人。
  更何况,在刚刚结束一段恋情的当下就去告诉她,然后寻求重新开始,任何一个人都能看出草率与轻易。
  我是了解佟雪的,即便她心里已经做好了准备,也需要我处理好所有的事情才能要我的交代。诚然,与张瑶分手,只是表象上的交代,真正的交代,是我的心里只会有她。
  现在我还无法做到。

  这一切,需要时间来将它抹平,也需要我用事业来充实自己,渐渐的,等我开始习惯之后,才是真正拥抱她的时刻。
  想明白这一切,我笑了。
  有释然,有解脱,也有无奈。
  该来的已经来了,余下的,是需要我慢慢将它习惯。
  凌晨两点。
  我在同昨天一样的时间回到了青旅,前台小妹盯着惺忪睡眼叫住了我,“你那个房间新来了租客,回去的时候尽量安静点。”
  “哦?”我止住了脚步,下意识的想起了白天王雨萱跟我说过的话,一阵担心中,我对她问出了心中疑惑,“新来的人是男还是女?”
  闻声,她惊诧的看了我片刻,带着点揶揄说:“一男一女出现在二人间的情况,只有你们是情侣或者关系很要好的朋友”
  听到这句话,我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心却放在了肚子里,“见谅哈,第一次住这种青旅,不是很了解规矩。”
  “没事的,你安静一些不吵到那个人就好。”
  “得嘞,心里有谱。”笑着点了点头,我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在开门的间隙,我有在想:这个新来的租客会不会是像顾灿那样的逗比,他能否有什么怪癖?当然,更多的,我则是感到了安慰。
  昨天那个漫长而难捱的夜晚中,我一次次的在心里奢望房间能够赶紧住进一个跟我一样会呼吸的生物,至少他能陪着我一起抵抗孤独。
  门开。

  我好似盗窃的小偷一般,蹑手蹑脚的走进了房间,不大不小的鼾声在房间中异常清晰,月光入室,就着这点微弱的光亮,我脱下了衣服,躺到了床上。
  刚准备闭眼,从右边床铺便传来了一道有些朦胧的男声:“回来了?”
  “我靠。”
  我被这道声音吓了一跳,骂了一句之后,我才意识到是那个新租客醒了过来,半带歉意,半带揶揄的说:“吵醒了你,不好意思哈哥们儿不过说真的,你这警惕性还真是强,这点声响都能让你清醒。”

  “哈没什么的,习惯了。”
  “呃,你这习惯还真特别。”
  有人跟我说话,我便不会再面对孤独,哪怕这个人我不曾相识。
  “你还是直接把灯打开收拾吧,反正我也醒了。”

  “谢了。”我依言,打开了位于我这侧床边的床头灯,有了光亮后,我也可以看到这个新来的租客。
  他正拄着头好奇的向我这个方向打量,眼神中带着点对陌生人的警惕,他长的很清秀,这一幕,让我想起了离开不久的顾灿。
  他们应该是同龄人,都是那种初入社会或者还未毕业的小青年。
  “哥们儿你好,我叫陈默,在乌镇玩了半个多月了,如果你想知道哪家酒吧驻唱唱歌好听、或者哪家店里的东西好吃,都可以问我。”
  对这个陌生的小青年,我表达出了自己的善意,毕竟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们将会共同睡在一间屋子里。
  “陈哥你好,我叫施光琦你说的那些东西,我都在各大旅游论坛的攻略上看到过,如果真的想问你什么的话,我还是想问什么地方单身的姑娘多。”
  说着,施光琦有些羞赧的笑了。
  “哈哈这简单啊,晚上八九点的时候,遍地都是姑娘。”
  “真的么?看来网上说的都是真的了。”
  我被他的这句话勾起了好奇,“网上说什么了啊?”
  “呃你没有听说过吗?”
  我如实的摇了摇头,“还真没听过什么。”
  “就是、就是,单身男人都希望遇见的事情。”
  “艳遇?”
  “嗯。”

  轻声嗫喏了一句,施光琦躺了回去,“陈哥晚安。”很快,他的那张床上便传出了不大不小的鼾声。
  “到底还是个孩子啊。”
  怔了半晌,我才感慨了一句。
  “陈哥我成年了。”
  “我靠你不是睡了吗?”
  “对啊,我这是在说梦话。”

  挑了挑眉,我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这个新来的租客,远远不是顾灿所能比拟的,他的逗比属性简直能甩顾灿几条街了!
  “得嘞,你接着做梦吧,我收拾收拾也睡了。”
  这次,施光琦没了言语,只有断断续续的鼾声。
  说是收拾床铺,不过是把刚刚自己扔在床上的衣服叠好放在床边的柜子上,关掉灯,我重新躺了回去,但我却久久没有闭上眼睛。
  日期:2018-10-20 08:2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