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惨人生就是,那夜夜折断的腰肢》
第38节

作者: 半面扇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穆易霆第四次准备将手抽出来,当颜落落四次死死抱住他的手臂撒娇哭闹着不肯要他走之后,他无奈地躺上本属于自己的床,然后闭上眼睛。
  月色迷离,一室静谧。

  守夜的佣人即使没有等到自家少爷从房间里出来也并不觉得奇怪,最后也瞌睡着打起盹。
  清晨的阳光从玻璃窗照射在卧室的大床上,颜落落再次被饿醒。
  睡了一天一夜,颜落落终于睡饱了,也让她睡出了一点点的体力,足以支撑她下床去寻找食物。
  睁开眼睛,在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入眼的画面让她在肚子咕噜噜想个不停的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颜落落“噌”地一下就从床上坐了起来,其实她不过是看到有男人躺在她的身边受了点惊吓。
  清晨困倦的意识没能及时回归,大脑短暂的空白使得她在看到男人在她的床上做了一个本能反应。
  可她的本能反应,却让她再次体会到了痛苦。
  肚子因为她过激的举动骤然疼痛起来,也感觉到了那里再次涌出了大股的液体。

  “嗯......”
  颜落落的手掌立刻摸向了小腹,想使劲地按下那疼痛,手掌碰触到的却并不是她疼痛的肚腹。
  穆易霆睡眠及浅,也很少在明亮的房间里睡得安稳的时候,在颜落落惊醒的动作下,他也睁开了眼睛。
  虽然也讶异自己会睡得这么死,耳边的那声抽痛的呻吟声,却让他没时间再考虑下去。
  “很痛?”
  穆易霆覆在颜落落小腹上的手此时正被她按压着,他能明显感觉到颜落落的用力,还有他的手背上汗湿。
  女人有过不少,穆易霆却极少关心这种事情,以往主动送上门的女人谁也不会挑这种事情来麻烦他,而他也向来没有浴血奋战的心情。
  所以对于颜落落的痛经,穆易霆自身对其理解不了,没经历过自然难以体会。

  颜落落更想冲着身侧的男人大吼的,无奈真的太痛了,尤其她过度运动似乎还伸了一下,也不仅仅是肚子痛,腰都又酸又凉的感觉。
  大吼这种浪费体力的事情,颜落落自认剧痛之下她真的做不出来了。
  缓了好一会儿,也幸好穆易霆没有强制地把手抽回去让她的肚子经历二次伤害,颜落落身上的冷汗终于出完,肚子上的神经松缓了一些。
  她动都不敢动一下,僵硬着慢慢抬头,对视上穆易霆淡漠的视线。
  “我的表现难道让穆少觉得很舒服?”颜落落声音不大,说话也小心翼翼,太用力的腹压都会带来痛楚。
  穆易霆当颜落落年龄小,起床气加上身体的痛口不择言也没心情计较,只淡漠地将医生的嘱咐。
  “难以体会女人这种麻烦事,不过医生应该有交代你不要做剧烈运动。”
  颜落落简直气得吐血,她想要这麻烦吗?痛经是她活该?
  “穆少如果遗憾自己体会不到,下次麻烦你自己把避孕药吞了,大概就能深切感受到了。”
  凉凉地讽刺穆易霆一句,尽量压低自己的呼吸使得疼痛又缓解些,她这才发现穆易霆的手掌正被她按在小腹上。
  颜落落动作有一瞬间的凝滞,不过她反应也不算慢,这次倒是没有过于激烈,只不快不慢地抬手,示意穆易霆将手拿开。
  穆易霆将手掌从颜落落的腰腹间拿了下来,看着颜落落不再理会他而是低下头,他眼中也有了细微的浮动。
  “抱歉,避孕药的确是我考虑不周。”
  颜落落正想说算了,但男人接下来的话再次刷新她的底线。
  “但是药是你自己选择吃下去的,听说你学医,你在吃药前都没有检查一下所用药物的成分,看看自己是否过敏的习惯吗?”
  颜落落抬起头,呼吸加重了许多。
  “而且昨天医生说痛得这么严重,提前几天应该都会察觉到不舒服,你为什么没有提前说,那样我可以更改领证的时间,以免造成我们两个人的麻烦。”
  如果不是不敢动,颜落落真的想抓破面前男人的脸。
  什么叫没有提前说?
  整个穆苑里她昨天之前也不过只认识封云姐姐一个女人,还不是很熟到能够说这样私密的事情,而且还被穆易霆调走了。
  她还认识管家伯伯和风离,她能和他们说自己肚子疼?
  “抱歉穆少,我没有对陌生男人说痛经这种问题的癖好,下次再有这种事情发生,我一定注意。”
  咬牙切齿地吐出一句话,颜落落再也不想和穆易霆说话,直接看向了窗外。

  穆易霆脸色阴郁,“你最好别期待下次,不管是我,还是其他男人。”
  颜落落,“......”
  “谁期待!嗯......混蛋......”颜落落失控了。
  颜落落一直看着窗外,房间里安静下来,使得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变得清晰。
  阳光照在床褥上本该很温暖,颜落落却觉得房间里的气温还是很寒凉,反正她的小肚子上阵阵疼痛就没有消失过。
  委屈的感觉涌了上来,颜落落说不清自己怎么痛个经就矫情成这样,鄙视自己的软弱,可眼泪就是不争气地往外冒。
  身后再次传来响动,颜落落自然猜到是穆易霆从浴室里面出来了。

  她不屑再和这个害她受罪的男人说话,也不想再在他面前表现自己的脆弱,抬手变擦掉了自己脸颊上的泪水。
  穆易霆是想和颜落落再说些什么的,简单冲洗的时候脑子里都是颜落落最后不冷不淡的讥讽。
  早上他强调的是事实也并不是责怪的意思,只是说出来避免下次再有这种事发生,很麻烦。
  至少昨晚他揉了一宿她的小肚子,又被强拽着手臂保持一个姿势睡眠有点累。

  总归是个年纪不大的女孩,又被他夺了身子,他就是给予一点关心也无可厚非。
  穆易霆没想到的事,他从浴室推开门就看见床上的女孩背对着他擦眼睛。
  她动作很快,似乎是在他即将开门的时候就已经在擦了,似乎也不想再他面前表现什么,但偏偏他就是捕捉到了这个画面。
  擦头发的手顿住,穆易霆最终还是走到了床边,扔掉毛巾,居高临下盯着颜落落。

  颜落落无法忽视穆易霆的存在感,不明白这男人洗漱之后为什么不去更衣室或者离开。
  她的疑虑才渐渐升起,下巴就被一双带着薄茧的手掌捏住,慢慢地被掰着仰起头,迎视向男人犀利的眸光。
  “很委屈?”
  颜落落仰着头,眼睛里蓄满泪水,瞪着面前眉心微蹙的男人,不明白这男人干嘛又来招惹自己。
  下巴不想被人抓着,颜落落想偏头错开,掐着她脸颊的手掌却收紧了些,使她想动也动不了。
  女人哭泣并不是最可怜的,颜落落此时满眼含泪将落不落的样子,才是最让人动容的。
  穆易霆在颜落落不再挣扎之后,手劲松开了些,看着颜落落在他指间下的肌肤被他稍稍用力就捏出了红印,手指便顺着那红印摩挲着。
  “你不大吵大闹的话会加重疼痛?要是乖一点别总是和我顶嘴,会少受很多罪。”
  颜落落呼吸加重了许多,又挣扎了一下,肚子上的痛感也加剧了。

  被男人控制着,让颜落落有种被拿捏的羞辱感,她现在恨不得咬死穆易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