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355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一个人走在镇子里的街道上,此时的气氛是真正的安静,除我之外,再无其他人,只有微风给予我陪伴......刚刚从酒吧里走出来的时候,我收到了林佳一的短信,一如既往的只有一句晚安。
  她是通过这样的方式告诉我,她在拉萨一切都好;我亦是回复了一句晚安,这是独属于我们之间的默契,谁都不去打探对方在做些什么,只需要知道彼此都活着就好。
  倒是王雨萱,从我给她送到客栈以后,一直都安静着,没有丝毫消息,或许她是累了,一直待在那边睡觉,或许她还在生我的气,根本不想联系我。
  不管是出于哪方面的原因,这个结果都是我想要看到的,即便我清楚这样有些狼心狗肺,可我也只能如此。

  明天开始,我就要投身进自己的事业里,而今,我又要赶在那之前联系张瑶,与她做出一个了断,再加上一个三月之约,积压在我身上的事情已经很多了,我不能够再去同王雨萱有什么牵绊,于她而言的狼心狗肺,却是我身为一个男人最后的善良。
  哪怕这样的善良很可耻。
  我没有回到青旅,而是径直来到了昨天的那座桥,站在桥上,感受着江南水乡特有的柔和晚风,醉意散去了不少,从烟盒中抽出最后一支烟给自己点燃,我突然很想从桥上跳下去,寻求真正的超脱。
  我很累,真的很累,这种身心疲惫的感受,我从未跟任何人讲述过,而让我感到疲惫的根源,便是这段即将结束的恋情。
  “一切都会结束了,哪怕我还爱着你。”
  重重嘬了一口烟,我抄出了手机,在屏幕上按下了那串已经牢记于心的号码,属于张瑶的号码。
  临近子夜,这个时间,她极有可能已经进入了梦乡,我却偏要在这个时候将她吵醒。“就当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孩子气吧。”我在心里对自己说着。
  “嘟...嘟...”

  提示音一直响着,直到结束,也没有人将电话接听,咬咬牙,我再度拨打了出去,这次,在提示音响了五声之后,终于从听筒里传出一道有些沙哑而疲倦的声音,
  “你好,哪位?”
  “我是陈默,对不起把你吵醒了,可我又必须在这个时候联系你......有些事情,需要有个结果了。”将歉意、心疼,统统隐藏,我说出了自己的开场白,没有寒暄客套,尽是直接。
  过了半晌,她才轻咳一声,有清冷的嗓音对我说道:“有什么事儿明天再说可以吗?我现在没有时间去考虑那些问题。”

  她这是在敷衍,还是真的困倦到了极点?
  我多少会有些不解,更多的,则是愤怒,因着她的语气......如此清冷的语气,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从张瑶的口中听到了,这让我感觉到了陌生。
  仿佛,我只是一个于她来说无关紧要的人。
  清楚的记得,两年前在法院门口,她的语气就是这般冷淡,唯一不同的,大概是此时的张瑶没有出言嘲弄吧?
  自嘲的笑了笑,我捻灭了指间夹着的香烟,强迫自己不受情绪左右,尽可能用平静的语气对她说道:“不会耽误你多久......我想你应该知道我离开北京的事情了,之所以现在联系你,是想给我们之间一个结果,行么?”
  “结果,什么结果?”
  “当然是这段爱情的结果,毕竟,我们谁也不曾说过分手、亦或是继续下去的话。”
  张瑶轻哦一声,对我问道:“那陈默,你想要一个什么结果?”
  “我想这应该取决于你。”

  “爱情是两个人之间的事儿,对不对?”
  “嗯。”
  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好似此刻我正跟她面对面。
  “所以,你不该单方面的来问我想要的结果,你也该问问你自己......所以请你想好之后再跟我联系,我现在真的很累。”

  第一次,张瑶正式的跟我说出了‘累’这个字眼。
  心中没有触动那一定是骗人的鬼话,相反,我心脏里那块最柔软的地方,猛地感觉到了疼痛,想要出声安慰,但那样又会打破我的所有计划。
  咬咬牙,我直接开口说道:“我就是想好了才来问的你,不会耽误你很久。”
  “可是我没想好,行么?”
  张瑶的平静让人感到心慌。

  我多么希望她能在此刻大叫,说我吵到了她休息,甚至哭闹着骂我都可以,但她没有,她就如同处理生意上的事情一般平静,没有哪怕一丝多余的情绪。
  我能将这种情绪理解成为她不爱了,不会再来在意我的感受了吗?
  “那你什么时候能想好?”
  “你什么时候想知道?”
  深吸一口气,我笃定的对她回道:“就现在。”
  是的,就是现在,我想知道她的意思,也想从她那里要到一个结果,我不信在我离开北京的半个月时间里,她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假使她真的没有考虑过的话,那我就会自己感到不值得,会为我们之间的这段爱情感到悲哀!
  “那我可不可以先问你一个问题?”

  “没什么不可以的。”
  “你所谓的想好了答案,就是一言不发的离开北京,让人联系不到你,对吗?”
  “算是吧。”
  这个回答并没有让张瑶满意,她咄咄逼问道:“什么叫算?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

  “对,这就是我想好的答案......偌大的四九城里,没有一盏灯是为我亮着的,数不胜数的北漂大军中,每个夜里都有人打包好行李离开那里,我为什么不能走,就算不走,我留在那儿还有意义吗?”
  我的不甘,全部包含在了这句话里,如果她真的懂我,那她就不会再问下去。
  果然,听过我的话后,她没了言语。
  于是我们开始沉默。
  冗长且让人感到慌乱的沉默。

  桥下的河水流淌,哗哗的声音,恍若悲伤的鼓点一般击打在我的心脏上,它因为我悲伤而变得悲伤,我现在做的事情,也足够称得上悲伤。
  不知过了多久,张瑶终于开口打破了这份沉默。
  “你的答案,我不接受。”
  我可以确信自己没有听错,她说的就是不接受。

  可这个不接受,又代表着什么?不接受分手、还是不接受我一言不发的离开北京,没有给她尊重,就此欠她一句道歉与告别?
  这一瞬,我有些迷茫。
  我下意识的想给自己点一根烟,可当我打开烟盒之后才发现,烟盒已经空了,有些恼怒的将空烟盒捏扁,然后丢在桥下的河流里。
  “能说说你不接受的是什么吗?我不是很懂。”
  “陈默......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我不接受你给我的结果......当然,如果你觉着身为一个男人,你的这种方式很合适的话,我也不得不去接受。”
  “那你想要什么样的方式。”即便我已经知道了答案,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尊重,不论是对我,还是对这段感情的尊重。”
  “张瑶,人都是相互的,在我回北京的那段时间,你对我避而不见.....态度更是冷漠的让人陌生,现在,你跟我说尊重?”
  日期:2018-10-19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