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一扒阴阳先生那些不为人知的事!》
第21节

作者: 元気蛋包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哎呀我乐了,我左手边的哥几个听到后也乐了。强子已经对我笑着起身去厕所了,等他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个皮搋子。叼了根烟站到了那哥们儿的身后,看着那哥们儿还在前前后后左左右右的按着键盘。我看强子已经就位后,一个耳光就照那个杂碎扇了过去。让我来告诉告诉他我是老几。
  那哥们儿被打愣了,强子直接把他从凳子上拖到了网吧走廊里。由于我们经常来这个网吧,另外这里值夜的网管也看不上这小子,也就没管。我们哥儿四个就给这哥们儿好一顿和谐社会式的毒打。这小可怜倒在地上捂着脑袋,这是为了防止强子继续用皮椽子抽他脑袋。看来他属于那种打我行骂我行,就是别碰我发型的主。我蹲下揪着她的衣服领子把他拎起来,问他:“这回知道哥们儿老几了吧?”小可怜儿不停的点头。

  我觉得还没解气,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忽然想到了他的QQ号,就对他骂道:“不怪我们揍你,你说你连个中国字儿都不会写,你他妈还‘为你不孕不育’?给我改了!改成精忠报国!!”
  望着这小可怜含着眼泪把QQ名改成了“精忠报国”后,我们四个人都笑了,网吧里那些玩游戏的人也跟着笑了。我对这个小可怜儿说:“说你是个战士吧,你差的太多,往低点儿踩你吧,十足的可怜宝贝,得了,说你太没劲,滚吧。”望着这倒霉蛋儿跑出了网吧,我们哥几个继续玩儿,我忽然想到了什么。
  不对啊,我以前不是这样的啊?我这到底是怎么了?
  由于已经是连续一个星期没有怎么睡觉了,我强忍着睡意进入游戏后,做起了任务。要说完美里的任务那可真是跑断腿的。如果跑不断回来继续跑的类型。我的职业是羽毛,从地图的这边要飞到那边,耳机里传来了轻柔的音乐,我满是血丝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屏幕,但是盯着盯着,竟然出现了幻觉。要说人在极其疲劳的时候容易出现幻觉这句话真对。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出现的幻觉。
  我感觉到我好像进入了游戏里,在天空飞着,山川河流在我的身下。想到山川河流,我忽然又想起了很久没碰的《三清书》在我脑海里映出的图案。此情此景使我十分的愉悦,想想真对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我就这么不停的飞着。也许真的只有在虚构的幻觉里,我才能快乐起来吧。现实太残酷,太无情了。
  我清醒的时候,是鲍龙把我摇醒的。他跟我说今天学校查人,必须得到,要不该扣学分了。我起身抻了个懒腰,心底暗自想到,看来,这《三清书》还真不能就这么放下荒废了。
  到学校报完名后,由于还是十分困,我就直接往桌子上一趴睡着了。等我再醒的时候,是上午的最后一节课。心理咨询。我很诧异怎么会有这样的一堂课,好像是临时开的。一个面容很清秀的眼镜女教师正在给大家讲着一些所谓的心理知识。我听了个大概,觉得没有用,要是心里想不开的人,比如哥们儿。你就是讲出龙叫唤来,也是于事无补。
  那位眼镜女后来让我们拿出一张纸,说要做一个叫‘屋树人’的心理试验。就是在纸上随便画三样东西。一个屋子一棵树还有一个人。我一听这玩意还有点儿意思,也就拿起笔画了一个,人画在屋子里,树当然画在外面了,画完后忽然觉得不过瘾,好像还缺点而什么,于是就又拿起笔在屋子外面画了几把刀几条蛇,树上画了一根上吊绳儿。又把背景涂黑了。画了个月亮。这下完美了。我想着。

  眼镜女见我们十多个人都画的差不多了,就挨桌一个一个的看,看完后就告诉他们每个人的心理状态是什么样的,应该怎么去完善自己的心理。听到那些恐龙女在听完眼镜女的解释后都把嘴张成了O型,然后捂着脸说太准啦的样子,我不寒而栗。大姐们你们都长成啥样了还装可爱?
  眼镜女来到了我的桌子旁,看着被我涂的乱糟糟的纸。半天没说话,她看着我在树上画的上吊绳后轻声的问我:“这是秋千么?”
  我望着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好笑着说:“是秋千,不过有些时候也用来上吊。”
  她楞了,但是还是指着白纸上的屋子轻轻的跟我说:“这个屋子是人们成长的场所,它能投射你内心的安全感,这个人是投射你的自我形象和人格完整性,你把人画在屋子里,外面全是毒蛇。表示你对外面的世界感到害怕,让你没有安全感。害怕被伤害。”

  卧槽,这么准?我确实很吃惊,她又指着那颗树说:“树象征感情,投射人们对环境的体验,你应该在感情方面受到过伤害,而且……你如果以后有什么事想不开,可以来我办公室找我谈谈,不要把自己放到一个狭小的空间里。”
  而且啥啊,你还没告诉我呢。这话说到一半就不说了不是吊人胃口么?我刚想问她,这时下课了,她没给我机会就走了。大教室里的人很快走光了,留下我一个人还坐在凳子上望着这张纸发呆。
  这里说到的‘屋树人’游戏到多年后我才知道,是个非常著名的心理测试,是通过人的潜意识画出的图像来测试出这个人的心理状态的游戏,而且准确率相当之高。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尝试一下。很有趣。可惜的是当时的我由于面子问题一直没有找那位女老师谈,结果大二的时候她就转走了。
  眨眼又到了周末,星期六的晚上我接到了一个电话,是我高中的一个女同学打来的,她叫董珊珊。高中的时候是画室里的一个还算是外向的女孩儿,我一直不知道她也在哈尔滨上学。很奇怪,他是怎么知道我新手机号的?她跟我说老同学都快半年没见了,周末让我去她学校玩。我一想也是,半年没见了,我这一天也没啥事儿,就答应了她。
  星期天早上我就坐着公交车去了她的学校。她在哈尔滨江北的一间学校念书。顾名思义,江北就是在松花江的北边,挺偏僻的地方,但是那边的大学很多,号称哈尔滨的大学城。这时已经是冬天了,公交车的车窗上结了厚厚的一层冰。模模糊糊的能看到外面。三三两两的大学情侣们手挎着手逛街,我不禁暗骂道:这帮狗男女。
  现在想想,那是我真是颇有些吃不到葡萄就想上去踩一脚的心理。半个小时以后,我到了,下车一看,卧槽,你看人家这大学多大。十多栋楼,要啥有啥,我想起了我那只有两栋楼的可怜××美术基地。唉,这都是命啊。

  我给董珊珊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我到了,让她下楼接我,不大一会,就我看到了一个挺熟悉的身影像校门口走来,打眼一望,别说,要说高中和大学真是两个层次的。这丫头漂亮了。不对,应该说是会打扮了。她走到校门口,好像没发现我,从我身边走过去了还,这丫头真是近视。离这么近都没发现我。
  不管怎么说,见到了老同学后我心情还是不错的,于是我就朝她打了个口哨,按我高中时的习惯对她说:“嘿~~小妞,没看见大爷啊,给大爷笑一个嗨~~”
  她回头吃惊的看着我,仿佛已经认不出来了一样,她走到我面前,吃惊的说道:“崔作非,你现在咋这样了呢,我都没敢认。”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