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695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左安邦呆在酒店里,没有人比他心里更恐惧。
  一场计划好的狙击战,变成了现在的形势。外围势力虎视眈眈,而他们呢,腹背受敌,俺然没有还手之力。
  欧之恶魔来临,他在担心,自己此举,会不会断送了整个左系。
  但是,他的担心,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人家早已经携手米国一些财团,已经暗中布局。一种前所未有的压迫感,让两大家族和所有参与进来的人都感觉到了潜在的危险。
  而对那位远在香港的老头子来说,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不战而屈人之兵。
  首先从心理上给人造成一种压力,让他们感觉到恐惧,然后再大兵压境,轻而易举攻溃他们的阵地。
  顾家二叔正在做分析,大伯道,“我们又不是搞金融的,干坐在这里有什么用?还是想想其他的办法吧!”
  顾秋此刻回到了东华省,老爷子看着他问,“你什么意见?”

  顾秋道:“面对这种形势,除非有更强大的资金做后盾,否则,纵是神仙也难救。”
  老爷子当然知道,这是左安挑出来的事端。
  但这件事情,已经惊动了上面,如果此次失利,造成了经济大萧条,上面肯定要追究责任。
  这只是其一,还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肯定要借机打压。
  有人也提出,要让对方乘兴而来,败兴而归,让他重蹈覆辙,再次大败而归。
  但是上面到现在都没有一个统一的说法,或者说,上面有意要让他们吃点苦,让他们吸引一点教训。
  南阳,双娇集团总部。
  夏芳菲坐在那里,眉头紧锁。
  白若兰犹豫着,“芳菲姐,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夏芳菲道:“宁愿玉碎,不愿瓦全。”
  白若兰咬咬牙,“芳菲姐,我要回新加坡一趟,这里就交给你了。”
  夏芳菲觉得挺奇怪的,“你回去干嘛?”

  这个时候白若兰要回去,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夏芳菲就看着她,可白若兰也没再说什么,看看表,抓起电话,“马上给我订机票。对,越快越好。”
  夏芳菲想问她,可她已经走出去了。
  当天晚上,白若兰就坐飞机直接飞往香港,然后到香港转机。
  这一切,顾秋并不知情。
  短短几天时间,形势逆转。
  不论是左家财团,还是顾系,以及那些被卷入进来的上市集团。目前的形势对他们而言,可不是一件什么好事。
  金融危机的阴影,笼罩在他们的心头。
  难道又要跟那年一样?
  每个人有心里,恨透了这只金融大鳄,也有要暗地里咒骂。但是这一切,并改变不了什么。
  同一时间,香港一栋摩天大厦里,那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子,面带满意的笑容,正在欣赏着自己有生之年最后的杰作。
  看来此次真能如自己所愿,满载而归。
  一种以雪前耻的满足感,让他变得容光焕发,看起来格外精神,。

  “继续坚持下去,不出一个星期,他们就完蛋了!”
  老头子伸手指了指,一个星期,应该完全可以了。
  旁边的一名男子道:“以我们的实力,除非红盾家族出来,否则谁也改变不了这个结果。”
  “你们还是不要小看这个古老的东方大国,她还是有着自己独特魅力的。虽然上次败在她手中,我也是虽败犹荣。只不过这次倒是大出我意料之外,她为何迟迟不肯出手?”
  “切,我看你的担心是多余的。这几个家族折腾的劲可不小,他们早就把这个国家给掏空了。”
  老头子给他们下达了最后的指示,一个星期,五个工作日。
  这场大战就结束了。
  而且他们已经胜券在握,五天时间,不长也不短。
  收网行动,已经启动。
  此战一旦结束,毫无疑问,将再次面临着一种残酷的金融危机。
  眨眼的工作,四天时间过去了。
  夏芳菲和很多人一样,已经没多少信心让自己振作起来。
  这一战下去,可是自己多年以来的心血付诸东流。

  这是一种血淋淋的掠夺,只不过掠夺的是财富。
  很多国家,曾经有过这样惨痛的经历。
  白若兰已经离开四天了,还能再有转机吗?夏芳菲喃喃自语。她已经隐约猜测到,白若兰去干嘛了。
  唐书记回来了,他早已经知道目前的状况。之前只是几家公司之间小规模的暗战,而现在,已经升级为全球金融大战。
  此时此刻,他也没办法阻止,更没办法挽救。
  唐书记连夜进京,估计是去见最高首长去了。
  宁雪虹也在打电话,“大局,什么是大局?都这样时候了,还能真的指望惩罚几个人来弥补吗?”
  “必须,马上,立刻启动救助计划,否则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人家掠夺我们国家的财富。”

  宁雪虹一脸严肃,齐雨在外面听得真切,她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只是她无力改变什么。
  因为这场风波,已经席卷全球。
  周五,也就是欧之恶魔规定的最后一天时间里,此刻全球所有人的目光都焦聚在这片土地上。
  不论是政府,还是那些大财团,他们深深地知道,被袭击过后,留下的将是什么?那是一种千疮百孔,经济萧条的现象。
  此前,很多国家已经尝试过了这种滋味,只是不知道,同样的事情发生在这些黄皮肤的华夏人身上,会不会重蹈覆辙?
  白若兰在欧洲,正和一名穿着雪白西服的红发男子面谈。通过白若兰不断看手表的动作,人家脸上始终带着微笑。
  也不知道白若兰究竟为了什么,脸色一寒,突然站起来,端起面前的一杯咖啡,噗——!
  咖啡泼在红发男子的脸上,随手把杯子一扔,气乎乎的离开了。坐在那里的红发男子,似乎一点都不介意,看着白若兰愤愤然离去的方向,他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咖啡,伸手舌头舔了几下,然后又笑了起来。
  旁边的一名助理,看到他这模样,不忍皱起了眉头。
  红发男子招了招手,“叫他们行动!”

  “铃——铃——”
  夏芳菲正欲出门,桌上的电话响起,她立刻抓了起来,“喂!”
  “芳菲姐,是我!”白若兰的声音很小,语气低落,夏芳菲的心猛地一阵抽搐。显然,她已经意识到了什么。
  白若兰此去新加坡,实际上是去了欧洲,夏芳菲焉能不明白?

  去欧洲只有一种可能,求援。
  在这种情况下,能够施以援手,又有能力帮助双娇集团和顾系的,只有红盾家族。
  当初红盾家族有人曾经向白若兰提出,要娶她为妻,可白若兰没有答应,拒绝了这门亲事。
  看来白若兰此次吃了闭门羹,没有求得人家的援助。
  夏芳菲的心都提到嗓子里来了,但她不得不安慰,“没关系,你先回来吧,就算没有人支持我们,我们大不了可以重新再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