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660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乔苍唇边上扬凝笑,云淡风轻,又锱铢必较,“万爷与我相安无事,我先谢您了。”
  万爷不由蹙眉,正想说别喝,这是挖坑埋线,相安无事这话道上谁也不敢说,今日还是友,明日一块地盘原形毕露,就可能变成敌,然而他制止晚了一步,乔苍已经接过,仰脖灌下去,他将杯口倒置地面,腕子使力晃了晃,一滴未剩。

  撂下杯子的时刻,余光瞥见身后庭院尽处的长亭一闪而过的人影,一袭娇嫩绿裙翩若惊鸿,素雅清透,女子一手牵着风筝,另一手拿着手绢,小佣人提着灯笼照明,艰难追行,嘴上嘟囔着慢点,可不要摔着。悠扬的笑声传来,他心下微动,此时府上高朋满座,佣人都很谨慎,敢无所顾忌肆意穿行,除了万爷的两个姨太太,只有万小姐,看这道明媚俏影,不出双十年华,他心里有数,又饮了两杯,借口方便从大堂内离开,直奔后院而去。

  途中绕过长廊,迎面碰上管家,他身后跟着四个奴仆,手上各自捧着一盏香炉,炉内三炷素香袅袅升起,用来驱散客席的烟酒味,乔苍脚步微顿,握拳轻咳,侧过头看向一旁千娇百媚的花坛,管家上前两步笑问乔公子要往哪里去。
  乔苍波澜不惊,轻描淡写说,“有些醉了,正好四下逛逛透气。”
  管家打量他离开的方向,思付片刻,后院男宾止步,这是大门大户的规矩,乔苍大约年轻,不懂这个,他又身份特殊,管家实在不好明说,只得说不如我陪同乔公子前往,乔苍淡淡嗯,管家回身叮嘱奴仆伺候好大堂内的女眷,香炉内的素香不可熄灭,然后侧身抬手,示意乔苍请。
  这条通往后院的羊肠小路,别有洞天。
  比不上常府气派富贵,到处是雕栏玉砌,楼阁亭台,可也高雅别致,西边的天际月满厢楼,东边的湖泊星光重重,远处来时的路觥筹交错,流光溢彩,而这一边万籁俱寂,烛火摇曳,悬挂的灯笼迎风而绽,从北苑到南苑,恍若红笼的海洋。
  乔苍的身影被虚化,飘渺而幽暗,蜿蜒的砖石覆盖了一层柔轮的沙土,在脚下徜徉流转,管家指着草坪上硕大池潭,里面几条燕尾鱼正游得欢快,“这是波斯进口的鱼,掌心大小,生活在淡水中,既可以观赏,也可以用来斗战,万爷喜欢凶猛的宠物,所以豢养的也都是这类。”
  “斗鱼。”
  管家说不错,这鱼平时不闻荤腥,可遇到其他鱼类,就会狠咬,直到咬死为止,它温顺时暴露出牙齿的很圆,只有战斗才会露出尖厉的部分。

  乔苍目光停留在池潭上几秒,平静移开,空气中的香味,倏而变得馥郁,随着往更冗长幽静的尽处走,那香味便充斥鼻息,愈发浓烈。昏暗恍恍惚惚被驱散,二层的木头厢房隐约凸显一丝轮廓,月色下有黑影在天际晃动,时而遥远,时而逼近,最终在几番挣扎后,猛然俯冲坠落,挂在了树梢。
  那抹绿色身影忽而蹿出,纤细娇小,指着风筝大叫,“快点搬梯子来!这可是我亲手糊的,让枝桠扎破了就修不好了。”
  小佣人把灯笼高举过头顶,仰头张望,漆黑之中,紫红色的风筝也黯淡无光,她找了许久才看清,为难说,“小姐,摘不下来,哪有这么高的梯子,也是十几米啊。”
  女孩不依不饶,脱了鞋子非要爬树,小佣人怕她摔着,丢掉灯笼拦腰抱住,死活不肯让她去,女孩急了,反手便是一巴掌,打在佣人肩头,一脸的刁蛮嚣张,“我要做什么,还轮得着你拦?”

  女孩长得十分标致,皮肤白净可人,只是眉眼戾气太重,娇纵至极,管家没想到撞上这样一幕,表情有几分窘迫勉强,“这是…我们小姐。她什么都好,唯独脾气,不顺心了便会吵闹,乔公子见笑。”
  乔苍一声不响,朝那边走过去,管家有意阻拦,手伸出被他无视,也只好收回跟上,远处的另一栋厢房,窗子忽然被推开,一名清瘦但看不真样貌的男子手持一把折扇,在胸口摇着,衣衫不整,睡眼惺忪,张口打了哈欠,喊了一句,“宝珠,你扰了哥哥我的清静。我梦里美若天仙的媳妇儿,你得赔我一个。”
  话音落下,窗子又合拢,掩去了里面黯淡的灯光,似乎从未出现过。
  宝珠。
  万宝珠。
  乔苍觉得好笑,低声重复了句,万宝珠听到有男人喊自己名字,柳眉倒竖,“是谁在哪里?”
  乔苍抬手,示意管家不要跟上,他跳下草坡,迈上石子路,欣长俊秀的身姿被月光倾洒,那般玉树临风,他负手而立,唇角噙笑,落在万宝珠眼底,有几分讽剌和耻笑,“你是谁?”
  乔苍说我是谁不重要,我知你是谁。
  万宝珠皱眉,语气不善,“来万府的人都知道我,这算什么了不起,你也有脸说。”
  乔苍摸出烟盒随意抽取一根,他不着急点燃,舌尖抵住烟蒂,轻轻弹动,眼角瞥到树上高挂的灯笼,凑过去撕碎了笼纸,借着烛火点燃,他吸了口声音染笑,“万宝珠,万宝路的妹妹。”
  她听到他把自己比喻为烟,顿时雷霆大怒,奋力挣脱开身后阻止自己爬树的佣人,直奔角落处站定的乔苍而来,干脆利落从口袋内摸出一支枪,对准他拿烟的手射击,乔苍自然不会让她得逞,飞身一跃,摘下风筝的同时,整个人也纵上房梁,伏在屋顶坐稳,一脸云淡风轻。

  万宝珠未曾看到他摘下了自己的风筝,而乔苍也很快丢向屋檐外的高墙,那底下停泊的是他的奔驰,他坐下解开两粒纽扣,任由星光笼罩,眉目轻扬,“万小姐,枪法如此差劲,还是不要卖弄了。改日我教一教你,先打中奔跑的鸭子,再来射人。”
  万宝珠气得脸色发白,咬牙斥骂,“我用你教!”
  她冲向屋檐,试图顺着柱子爬上去,将这嚣张闯入的男人扯下,好好打一通,可她不会功夫,穿得又是裙衫,稍微抬腿便春光乍谢,她急得顾不上,将裙摆打了结,死死缠绕住胯骨,命令佣人搀扶自己,她像一只蜗牛,一点点往上蹭,期间几番遇险,差点掉下去,她失声惊叫,复而继续,乔苍饶有兴味看这场戏,他十分不喜性格外谢的女人,他就不是这样的男子,他此时心里的念头,这个女人不聪慧,只是刁蛮,想要引诱利用她,简直轻而易举。

  万宝珠死死抠紧瓦砾,叫嚣着你别跑,乔苍嗤嗤一笑,右腿弯曲竖起,右臂置于膝盖上,慵懒分开五指抵住额头,左腿盘旋贴上砖瓦,一副闲散风流的模样,“我不是在等你上来吗。”
  他话音未落,万宝珠出乎意料的,真的爬上了屋檐,却乐极生悲,一脚踩空,她若是往后跌也就罢了,可她偏偏朝前扑了过来,乔苍朝一侧避闪,万宝珠倒是津,她伸手一把扯住他衣领,视死如归般拉上他垫背,在他片刻的错愕中,压向他胸膛。
  灼热的呼吸,灼热的汤羹留下的余温,残留她的红唇,当她不经意擦过他的下巴,随着倾倒的姿势上移,落在同她一般温热的部位,她所有动作一刹间止息,连一双桃花眼都圆睁。
  日期:2017-12-09 08:2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