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659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乔苍猛吸几口,过足瘾头,浓烈的烟雾溢散,吞噬了他清朗干净的面孔,他不动声色撩起眼皮儿,奔儿头清了清嗓子高喊,“广东常秉尧先生长公子乔苍为万爷祝寿。”
  这派头,这底气,不只厅堂内,屋檐下的回廊上,连院子里都听得清清楚楚,众人或欠身,或踮脚,或探头,朝大堂内张望,正要鼓掌,却瞧见万爷没什么反应,六爷也一脸凝固,都很沉默,又尴尬收住,只稀稀拉拉的几声传出。
  乔苍明摆着是和东道主比试阵仗排场,栽主角儿的脸面,常秉尧在广东数一数二,到了福建也不能屈居人下,万爷是老油条,看懂了乔苍路数,没挑明说,江湖向来如此,谁的势力压谁半头,谁的架子就摆得足,不过乔苍是晚辈,堂而皇之栽跟头他也不会装聋作哑,他风平浪静端起酒杯,招呼同桌的高官商贾饮酒,并未主动与乔苍攀谈,更不曾邀请他入席,直接把他晾在原处,视若无睹。
  奔儿头急了,刚要质问,乔苍不着痕迹用手肘抵住他胸口,将他往后面推了推,神情无悲无喜,态度沉静,“万爷,我手下人都是大老粗,场面上不懂规矩,贺礼先我一步送来,您看我两手空空,不待见我,不如我再回去,重新备一份登门,省得我白吃一顿酒,让您不痛快。”
  乔苍这招够狠,把万爷说成见钱眼开,不懂规矩的粗人,他听得不是滋味,却有苦说不出,万爷执杯的手仓促一顿,他抬眸迎上乔苍锋芒毕露的眼睛,好一个胆大包天,寸土必争的后生。

  他默了片刻,不由自主哈哈大笑,年轻人骄纵自负,也很有趣,众人见他乐了,也跟着鼓掌喝彩,乔苍半眯眼,抵御微熏的烟尘,万爷起身绕过桌角,直奔他走来,主动伸出手,后者也回敬礼数,两人握手谈笑,万爷距离他这样近,看得无比真切,难怪眼高于顶的常秉尧也如此稀罕乔苍,抛出家族一半势力做诱饵来挽留,的确非池中物。
  探人底细先看眼,不是瞧别的,而是瞧一瞧眼里有没有深度,乔苍这双眼,装进了万丈深渊,装进了庐山云雾,装进了深海波涛,一层层拨开,怎么都拨不完,深不见底,变幻莫测,万爷忽然有些庆幸,乔苍晚生了二十年,倘若他出生在自己的时代,眼下江湖这几位爷,还真未必能混出头脸。
  万爷松开手,吩咐佣人在自己的主位旁边添一把椅子,邀请乔苍同坐,“乔公子不愧是常爷带出的人,我也活了五十年,今天才开眼界,广东来的人物,这姿容气场,我们漳州的小地方果然比不了。”
  乔苍也没推辞,这面儿他必须收着,他端坐垂眸,笑容浅淡,语气不徐不缓,泰然自若,“我与万爷往来不多,义父一向不喜我应酬,只让我踏实做生意,学规矩,今天过后我们交情还深,万爷多提点我。”
  佣人呈上一瓶红绒包裹的顶级五粮液,为乔苍蓄满空杯,麦香味霎时四溢,苦辣剌喉,他端起敬了万爷一杯,两人仰脖灌入,乔苍不知这度数多高,喝得猛了些,只觉得脑袋嗡嗡直撞,他定了定心神,勉强稳住那股醉意。
  身后侍奉的女佣剥好虾肉放在碟子中,嫩白色蘸着褐红的酱汁,看上去十分有食欲,万爷品尝一口漫不经心问,“常爷最近很忙,连我这战友的面子都不肯赏。”
  乔苍说广东事务多,义父打点官黑两路力不从心,这才派我来为万爷贺寿。
  他侧目淡笑,神情腔调荫恻恻,“怎么,万爷觉得我不够格,拉低了这张主桌。”
  “真是铁齿铜牙的乔公子啊,常爷这是不好亲自来栽我,让手底下人来,我难不成还和晚辈计较吗。”
  万爷意味深长同在座高官大笑,他伸手指了指乔苍,“后生可畏。莫非到了我退位让贤的时候了。”

  不知是漳州哪位爷,举杯奉承说,“万老板正当年,莫说现在,再往后推迟三四十年,谁也不敢让您退位。您的地盘永远都是您的,分杯羹可以,得看您脸色,分多了,也要乖乖吐出来。”
  万爷不动声色瞥向乔苍,后者心知肚明,话是说给自己听,也说给广东的常秉尧听,福建这块宝地,谁也休想打主意。同一级别的人物,碰上了准是刀光剑影,乔苍有一两秒没说话,脸上维持的恭和笑容也消失。
  如果不是寄人篱下身不由己,他根本不会替常秉尧出席这样的场面,倘若不能站在最高的塔尖上,屈辱多少也要吃一点。而他的目标,就是所有人望尘莫及的高度,他要这世上的一切,在他面前都卑躬屈膝。
  六爷目光在桌上梭巡,比盘子还要长还要大的龙虾海参映入眼帘,他拾起一只举到眼前端详,“珍馐佳酿,美人在侧,这就是老爷们儿最想要的。万爷的两个姨太太,真是如花似玉,漳州小地方不假,却藏龙卧虎,乔公子不也是我们意料之外吗。”

  六爷视线无声无息移到乔苍脸上,俗话说冤家路窄,漳州港原本有六爷一份地盘,正是西码头,常秉尧依靠广东的势力,与福建省掌管港口的高官里应外合,生生抢走,六爷在台面上也是有头脸的人,这口气始终没咽下去。
  聪明人之间对话,从不会说深说破,仅仅点到为止,各自领悟,偌大的厅堂骤然变得很静,近乎鸦雀无声,甚至能听见针落地,酒水晃荡的声响。
  而厅堂十余米开外的院子,却人声鼎沸嬉闹非凡。
  一静一动,更显诡异。
  乔苍闷笑出来,皎白牙齿,金衣璀璨,真是迷惑众生,他凝视指尖燃烧的雪茄,“江湖厮杀,各凭本事,能吃到肥肉,谁也不肯吃菜,只要胃口装得下。道上排位讲究资历,可我眼中,只有强者弱者,输赢成败,没有长幼尊卑,退让一说。”
  火药味极浓的唇枪舌战被乔苍这一番搅得仿若池水涟漪四起,又很快消弭,匆忙掠过,再也没有谁提起。
  万爷垂眸不语,手指在桌角若有若无敲击着,六爷和其余几人对视一眼,面孔冷冽,气氛尴尬许久,忽然一位政府高官岔开话题问起,“怎么不见万家的小辈出来?”
  万爷回神,挥手苦笑,“别家人丁兴旺,我家冷冷清清,只有一个女儿,性格非常刁蛮,出来也是讨人厌,还不如藏起,省得丢我老脸。将来嫁不出去,也只能养着了。”
  六爷笑说万爷的千金如果愁嫁,天底下的姑娘都出不了阁。
  乔苍自始至终没有说话,只是兀自饮酒,心中忽然灵机一动,有了一丝打算,这丝打算过于荫毒邪恶,因此仓促一闪,他便压下不肯再想。
  万爷片刻后端起酒杯,送到乔苍面前,后者眼珠一转,侧到一旁,虽不直视对方,对场面也了如执掌,万爷耐人寻味说,“我与常爷也算旧识,谈不上交情,如今我和他雄踞一方,难免有冲突,乔公子既然到了,不妨替他受我一杯酒,我无心和他碰撞,倘若有时做得不周全,常爷可不要往心里去。”

  乔苍扬眉,“哦?万爷给我打个预防针,漳州可是我管事,万爷不给我活路,义父有心受这杯酒,我也不敢接,我还能自掘坟墓吗。”
  万爷大笑,可眼底冷冷清清,只是面容上的敷衍,他伸手轻拍乔苍肩膀,半玩笑半警告说,“乔公子,为人处事可不要太津明了,毕竟我也是你前辈,好歹让我过了这坎儿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