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658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让远在广东的常秉尧搁置在心上的寿宴,自然是整个福建省的盛事,万爷入行比他还早,也略微年长几岁,常秉尧三十岁才混黑道,之前一直半黑不白做买卖糊口,真正跳入这泥潭也是走投无路,万爷却一早看透这里的行情门道,深知江湖是一块尚未被人耕耘的肥肉,第一口吃螃蟹,十分受敬重,捧着敬着混到今天,纵然现在常秉尧地位更胜一筹,这三分薄面势必也要给足,南省霸主常年战火纷飞,你争我夺,几大帮派厮杀得双眼赤红,竞争与树威的缘故在,常秉尧不好亲自出头贺寿,这时候派出自己的义子,不失礼数也显然隆重稳妥。

  乔苍在常府小住了几日,期间未曾和大太太与常锦舟碰面,他在西厢房,而她们住在后院的南房,寿宴当天一早,他启程从珠海赶回漳州,奔儿头准备了两箱金贵贺礼,清单一早陈列递上去,万府收到后,马仔登门给了回信,态度非常客气欢喜,奔儿头拿不准乔苍心思,没有告知是否赴宴。
  等乔苍抵达时,正是日落傍晚,寿宴将要开始的时辰。
  穿过这趟人巢拥挤商贩栉比的街道,抵达一处巷子口,巷子宽两米,幽深不见底,往常这边僻静,极少有车辆行人经过,此时却水谢不通,隔着虚无飘渺的空气望去,不远处高阁的朱门张灯结彩华光阑珊,接待的奴仆,欢笑的宾客,将巷子斑驳流淌的绿瓦红影纳入其中,仿佛一幅缓缓展开的画作。
  奔儿头人来疯似的龇牙,吩咐保镖鸣笛闪灯,把派头做足了,镇住场子再说,剌破云霄的声响随之传出,一声声绕梁不绝,惊了门槛内外的看客,众人瞩目之下,车队在人群乌泱的朱门外停稳。
  八名黑衣保镖整齐划一,从三辆黑车中跳下,将第二辆的后厢门拉开,一双崭新锃亮毫无灰尘褶皱的黑皮鞋落地,鞋尖镶了五颗白钻,都有指甲盖那么大,华光璀璨,莹亮烁烁,鞋上镶钻在江湖有讲究,可不是炫富,而是亮明身份,一颗是暴发匪头,两颗是蛇头,三颗是绰号带有虎、哥的堂主,四颗是尊称小爷、龙字辈的大人物,帮派头目,地方恶霸,而五颗就是顶级大佬,巨鳄级别的,算是一城或一省的总瓢把子,年龄都要四十岁往上,乔苍虽然老成,眉目青涩仍在,按说担不起这五颗钻,可论地位,论本事,论如今常氏公子的背景,他又当之无愧。

  待客的小厮目睹这阵仗,顿时慌了神,这是压轴的爷到了,没听主子说还有这号人物,以为刚进门儿的六爷就算最大的,红毯礼给他置办齐全了,如今更牛逼的登场,迎接仪式都挑不出。
  几个马仔手忙脚乱又把卷起的红毯铺上,为了彰显乔苍的尊贵,多重了两侧,又厚又长,一直从汽车底下延伸到正门口,乔苍弯腰下车,肩膀披着一件奢华的缎面黑斗篷披风,头戴硕大的灰色圆礼帽,略微低垂脸孔,掩去面容,颈口宝蓝色条纹领带系法十分猖獗,区分这些衣冠楚楚的达官显贵,颇有几分狂放不羁的野性子,看着便非比寻常,令人瞠目,他站直后抖落披风,在八名保镖拥簇下迈入,小厮跪在地上,毕恭毕敬目送。

  闻风赶来的管家不敢怠慢,问了名号,一听是广东常爷座下,笑得更客套,卑躬屈膝将乔苍引入后院一处林荫遮蔽的内庭,此时人山人海,高朋满座,可在大堂内求得一席之位,都是福建省跺一跺脚气动山河的名流权贵,随便拎出一个,报纸新闻便常见,丝毫不眼生,摆放的十桌筵席中有九桌都在外面围着,乔苍对这些小人物目不斜视,直接跨过大堂门槛,身后跟随的奔儿头扯着嗓子故意大声咳嗽,谈笑风生的贵宾闻声扭头看向这一边,乔苍左手摘掉礼帽,右手将夹着的烟卷送进薄唇,未曾抬眸,气场强劲,众星捧月之势踏入宴宾厅。

  原本热闹非凡的坐席顷刻鸦雀无声,男宾女眷都看得愣了神,主座的万爷也是愕然,许多年不曾见到这般英朗出众的年轻人了,风姿气韵当真称得上举世无双。
  他微微偏头,询问身后堂主这是谁。
  堂主常年在漳州港做生意,万爷没见过乔苍,他却打了多次照面,小声说,“这位就是西码头一战成名的乔苍,如今常爷的义子。”
  万爷大吃一惊,敢情是碰上了硬茬子,江湖帮派里的正主儿。道上早已流言四起,常秉尧手下的乔大公子,势必稳居未来南省总瓢把子的位置,名正言顺的接班人,谁敢得罪,谁敢不买账,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万爷迷眼仔细打量,逆着阳光靠近的男子,气场逼慑,浑然天成的倨傲,眉目风流,姿容挺拔,长身毓秀,好一个俊俏公子哥,胜月色星辰,江河无色。
  金色剌绣的缎面衬衣,竖起两枚凌厉的尖领,将乔苍欣长笔挺的身姿衬托得英气逼人,下摆垂了几簇黑色流苏,轻佻之气弱化,倜傥风流而儒雅端庄,他一手持礼帽,宽大帽檐遮掩住奢华津致的银色腕表,在众目睽睽下若隐若现,不张扬却格外高调。纤尘不染的同色西裤,裤脚绣了紫气东来,黑龙腾天的样式,丝线扯断得整齐,和绸布浑然一体,没有半点瑕疵,没有半点褶皱,这般英俊潇洒风华翩翩的男子,世间哪得几回闻。

  众人在隐去的褪色的黄昏光束之中,看清他庐山真面目,纷纷点头赞叹,为他气度倾倒,女眷握着帕子遮挡唇鼻,露出一双秋波婉转笑意盈盈的眼睛,舍不得移开视线。
  这样隆重盛大的场面,乔苍也是头一回应酬,他原本就是底层出身的小喽啰,靠偷鸡摸狗忍饥挨饿混过漫长的童年时代,漳州港是他唯一的见识,打杀掠夺尔虞我诈更是他生活的全部。幸而他性子沉稳,不露怯不慌张,虽然面相年轻稚嫩,但气势迅猛,依然压得住场,他迈步的同时腰板挺得笔直,下巴轻扬,高大英武长身玉立,颇有几分江湖大佬的气韵。
  他将要抵达主桌时,倏而停止脚步,空荡荡的右手往身后探去,奔儿头心领神会,摸出还未拆封的墨西哥进口雪茄,和一支玉石打磨雕琢的打火机,光芒凛冽夺人眼目,奔儿头故意在掌心掂了掂分量,让众人看清楚这是何等贵气,才抖落出一颗,孝敬给乔苍。
  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进口雪茄是顶级皇亲贵胄才抽得起的烟,一盒百金,寻常百姓一年的吃喝都用不了,乔苍薄唇微张,自然而从容叼住烟蒂,奔儿头侧身挡住门口,左手蜷缩成半个鼓包,兜住摇曳晃动的风声,指尖吧嗒按下打火机,半尺高的火苗蹿升而出,直烧向乔苍眉眼,映得姿容通红,愈发帅气。借着这丝闪烁的光亮,他胸前的黑玉骷髅项链曝露,惊了万爷身侧的六爷一愣。

  和鞋尖镶嵌钻石一样,都有说道,帮派大佬佩戴骷髅项链,是一种亮明号子的标志,依次由浅至深,金黄、红、紫、黑,越深排位越高,资历越老,六爷才不过戴着紫金的项链,刚戒了乃的毛头小子倒是敢往身上摆,一出手压了整个南省头目,也不怕吃不消。
  六爷脸色有些沉,稍后坐在一张桌上,凭这号子,他还得给乔苍让个位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