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426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然,大家是不会有闲工夫听他回忆往事的,可这话只说了一半打住,那却让人有点受不了,终于,幻影忍不住道:“那一年怎样?”
  “那一年……”张大雕彻底陷入了回忆之,“那一年我带着一条老狗进小峨山打猎,因为那条狗太老了,进山没多久病倒了,无奈之下,我只好一枪打死了它,结果,没有老狗带路,我不知不觉迷了路,怎么都找不到回家的路,最后,还是家里是狗崽子找到了我。”
  这故事简直一点悬念都没有,又没有高*潮和低潮,淡水还淡,众人翻了个白眼,以为张大雕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是在回忆童年的美好时光。
  岂料,张大雕又来了句:“过了几天,我好了伤疤忘了痛,又进山打猎,结果又走丢了,还是那条狗崽子找到了我。”
  接下来,他一再重复那个故事,听得宫丸美子火气:“你到底想说什么?”
  张大雕咧了咧嘴:“我第七次进山打猎,结果还是走丢了,依然是那条狗崽子找到了我,不过它却很生气,对我嚷嚷道:‘我知道你不怕死,甚至想寻死,可找死也不是这样个找法的!’”
  我倒,搞了半天他是在骂人啊!
  宫丸美子愣了一下,紧接着浑身哆嗦,她很想忍,可实在忍不住了,抓起一条鞭子蹦了起来,劈头盖脸的一顿猛抽,一边抽还一边骂:“狗东西,贱骨头,你想死,姑奶奶偏不让你如愿……我要活活折磨你七天七夜,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很多人都认为,鞭子打人不算什么,咬咬牙过去了,可真正挨过皮鞭的人才知道,那好好的皮肉被一鞭子打得皮开肉绽,而皮开肉绽又再加一鞭子,甚至是无数鞭子,那不是咬咬牙能过去的事。
  而这还只是开胃菜,若不是她不想张大雕死得那么快,一鞭子能抽断张大雕的脖子。
  张大雕死咬嘴唇,硬是一声不吭,可眼的愤怒与杀机却越来越浓。
  当然,他现在还不能发作,一来,正面对敌自己不一定是这五个人的对手,而来,自己的确是了剧毒,一时间还无法化解。

  “你还敢瞪我!”
  “我让你瞪!”
  只这两鞭子,抽破了张大雕的左右眼角,鲜血染红了双颊,可他还是瞪着挥动马鞭的宫丸美子。
  啪,啪啪啪……
  一鞭又一鞭,宫丸美子尽情的发泄着,那是想怎么打怎么打。
  滔天愤怒充斥着张大雕的大脑:“我发誓,我发誓……等老子化解了剧毒,一定要让这女人付出惨重的代价!”
  “咬人的狗不露齿!”一个修道者终于说话了,“此子留不得!”
  “谁说我要留了?”宫丸美子的粉脸浮现出剧烈运动后的红晕,阴狠道,“我会先剥他的皮,后抽他的筋,然后开膛破肚,让他死无全尸,丢到荒野里去喂野狗!”
  “可你们现在身处险地……”那修道者言语似乎有劝说的味道。
  “我知道!”宫丸美子恨恨道,“但一刀杀了他是绝不可能的,我咽不下这口气,非要让他生不如死!”
  那修道者想了想道:“那赶紧拿到我们想要的东西跑路吧,免得夜长梦多。”
  扒皮抽筋,开膛破肚,这话听在张大雕耳,好像自己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畜生。
  暗恨,张大雕尽量清楚杂念,垂帘正视,以心之元神率意之真念,引天浩然正气进入天冲——霎时间,好像方圆十丈内的空气、树叶间、土壤里,同时蒸发出一缕缕生命的精华,而张大雕的头顶好像产生了一股强劲的吸力,把那精华源源不断的吸纳进去。
  狂喜,张大雕急忙引导那些精华贯通被剧毒阻塞的脉络,最后汇聚于在先天之树,并开始提炼,不多时,感到毒素随着指尖滴落,成功化解了毒素,只是,这些修道者也不是弱者,捆绑的法术虽然不如兰田栀子,但而已极其高明,一时间想要挣脱绳索也是不可能。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大半夜,而宫丸美子早把张大雕打得体无完肤了,跌坐在火堆前呼呼喘气。
  那些修道者则笑道:“这顿皮鞭下来,他也剩下半条命了,还是先把他带回去再说吧。”
  宫丸美子睿智道:“暗保护他的那个女人可不简单,不把她解决了,我们根本走了,所以,最后是现在让他开口,免得夜长梦多。”
  众人问道:“你有什么办法让他开口?”
  宫丸美子阴阴一笑……
  张大雕忽然从物我两忘惊醒过来了,那一刻,他眼神光乍现,恰如绝世高手闭关而出,体内似乎有使不完的劲,鞭伤更是自动凝结成疤,不觉得有多痛。
  可他还没来得及高兴,发现自己被架在了柴堆,失声惊叫:“干什么?”
  这阵势,无疑是说自己要被活活的烧死了。
  宫丸美子举着火把靠近柴堆,见张大雕一脸惊惧,终于有了一丝报复的快*感,眼珠一转,又萌生了一个邪恶的想法,挪揄道:“你要是现在像狗一样给我跪下求饶,我说不定会留你一条狗命,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一下?”
  张大雕又不是傻子,岂不知她心里在想什么,冷笑道:“你要是像狗一样跪下求我向你求饶,我或许会考虑一下。”
  这简直是绕口令,宫丸美子愣了老半天才反应过来,怒不可遏道:“你真不怕死!”
  张大雕撇了撇破裂的嘴唇,冷笑道:“怕死你会放了我吗,你这毒妇是不是真当老子是傻子?”

  “你敢骂我,我要活活烧死你!”宫丸美子尖叫着点燃了柴堆,等着看张大雕的哀嚎了。
  柴堆的燃烧是有个过程的,短时间内张大雕还感受不到火焰的灼烧,但那种即将被活活烧死的恐惧却让他额头冒汗,咬牙切齿道:“宫丸美子,我张大雕做鬼也不饶你!”
  “你做不成鬼的!”宫丸美子阴森森道,“我们已经在火堆四周布置了阵法,等你被烧死后,神魂会被阵法彻底绞碎,直到魂飞魄散!”
  张大雕心里咯噔一声,知道有些修道者的确有让人魂飞魄散的能力,难道自己真的连鬼都做不成?
  “这是得罪我们的下场!”宫丸美子咬牙切齿道,“原本,你杀了我父亲,哪怕是大卸八块也难解老娘心头之恨,不过,你要是肯乖乖的放开精神识海,老娘可以让你死的舒服一些,要不然,我不但要烧死你,还要让你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算你狠!”火势已经逐渐燃烧起来,那呛人的烟雾让张大雕呼吸困难,他死盯着宫丸美子——那绝对是一种恐怖的眼神。
  “你想死,老娘成全你!”宫丸美子气急败坏道,“加大火势,给我烧!”
  火势终于灼烧到张大雕的背心和手腕,那绝对是一种非人的折磨,饶是他性格坚毅,忍耐力远胜旁人,也痛得撕心裂肺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