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509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白无瑕道:“你抓他的目的是为了证实凶手就是他,而恶来找他的目的却是为了证明凶手不是他,我其实根本不在乎他有没有杀人,或者杀了什么人,我只在乎你会不会因此恨上我,显然,你已经在恨了。”
  “鲁源跟我是结交十六年的朋友,我少年时初入江湖,出过很多岔子,如果没有他的保护,我恐怕活不到今天。”李牧野郑重的口气说道:“即便他不是小芬的父亲,也无论凶手是什么人,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白无瑕道:“那你就凭自己的本事把凶手找出来,但李牧野我警告你,如果你敢动我侄子,咱们之间今后就只能是敌人,无言大哥也会找你拼命,到时候别说你北美没办法立足,满世界除了东西伯利亚外,你哪也别指望去!”

  谈话在不愉快的气氛中结束,李牧野从白无瑕这里没有得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听得出来她很不高兴,但这时候李牧野已经没心思管她高兴与否,鲁源死了,恰巧在小芬临盆在即的时刻,白无瑕的侄子是最大凶嫌,这一切很难不让他联想到白无瑕身上,以这娘们儿的心性和手段做出这样的事并不足为奇。
  电话又响了,还是白无瑕打来的,劈头便讲:“北美最大的华人帮会分别是洪门跟合记堂,洪门在西,合记堂在东,后者是七十年代从南洋分过去的,当年南海门内部三足鼎立,黄氏最强,合记堂的创始人叫黄永申本该是门主位置最有力的争夺者,却因为家族更支持黄永昊而失去了资格,他与黄永昊是亲堂兄弟,年纪要长十岁,不甘心屈从人下,一怒之下远走北美创立了合记堂,还做了洪门总会龙头的女婿。”

  “你告诉这些是什么意思?”
  “李牧野,你真是被气昏了头,这还不明白吗?我在告诉你谁才是你真正的敌人。”白无瑕道:“我侄子被人设计了,有人希望看到我和你之间反目成仇,而你要找到真相,就要先从合记堂身上入手。”
  “你再说的具体些。”
  “顺藤摸瓜,从本地黑帮开始……”
  霓虹灯迷幻多彩,夜幕下的多伦多分外妖娆。春寒料峭的时节,站在安大略湖畔,看波光粼粼,灯火璀璨。在这时尚、宁静、美妙的夜色里,却隐藏着人世间最肮脏龌龊的勾当。
  一个十二三岁的华裔少女瑟缩在角落里,虽浓妆艳抹仍难掩起稚嫩。两个华裔混混儿正跟一个路过的老年白人纠缠似乎在讨价还价。最后老年白人跟着两个混混来到少女面前,满意的点点头,取出几张钞票交给两个混混。混混拉起不情不愿的少女,四个人一起沿着湖畔小路往灯红酒绿的方向走去。
  街角处的椅子上,一个白衣少年半躺在那里,眯眼看着这一幕。他脸上有一道不久前留下的伤口,身上的白衣后背的位置破了,还留有干涸的血渍,看上去像一头受伤的野兽。他挣扎着站起身来,抓起手边的长条包袱,摇晃着身躯跟了上去。
  在一处偏僻的所在,受伤的白衣少年追上了前面的四个人,两个混混的脏话来不及吐出口,少年的手指已经将其中一个的咽喉撕开,另一个则被他一脚踢在下身要害上,登时便翻了白眼。老年白人吓的目瞪口呆,发出一声惊悚尖叫,那声音又忽然戛然而止,少年的另一只手捏住了他的喉咙,他眼睛瞪的老大,再没能发出一点声息。
  少女麻木的看着,出奇的没有哭叫,仿佛已经吓傻了。
  白衣少年动作麻利的从死掉的三个人身上翻出一些钱,然后看向少女,问道:“你住哪里?”
  少女犹豫了一下,指了指灯红酒绿的方向,道:“那边租的廉价旅馆。”

  白衣少年道:“带我过去。”说着,将手里的钱交给少女,又道:“这钱你拿着,去买些吃的回来,越多越好。”
  少女迟疑着接在手里,颤声问道:“你,你是谁?不怕我拿钱跑了吗?”
  白衣少年道:“跑就跑吧,先带我去你住的地方休息,我几天没睡觉了。”
  少女道:“你杀了他们的人,那些人会先找到我那里,然后再杀了你。”
  白衣少年龇牙一乐,露出一口洁白的大牙,笑道:“我又饿又困快死了,还管什么谁来杀我,你快带我去你那里好好睡一觉,就是救了我的命帮了我的忙,我就帮你把那些害你的人全杀光,咱们买卖公道,两不亏欠懂吗?”

  ??????
  李牧野和老叶找到郑铁龙的时候,这厮已经死在了环湖红灯区里,连同铁龙帮十几个荷枪实弹的手下,个个一枪毙命。他们的枪是发射子丨弹丨的手枪,却根本没有机会拔出来。而杀死他们的枪却是长的,每一枪都伤在哽嗓咽喉上。
  二人赶在了警方前面,叶弘又亲自检查了郑铁龙的尸体后说道:“血还没有完全凝固,他走不了太远。”
  李牧野则注意到了现场的破旧出租房里遗下的食物残渣和染血的纱布,诧异道:“这小崽子受了伤?”
  老叶皱眉道:“老鲁没有这个身手能伤到他,也许是被铁龙帮的人用枪伤到了?”
  “从这里离开,有很多选择,但要是想避开警方的追踪,最佳路径就是穿过安大略湖,直接就到了美国。”李牧野分析道:“这小崽子杀了这么多人,如果只是为了杀人灭口,未免太得不偿失。”
  叶弘又道:“白云堂的人行事狠辣,不可以常理推断。”

  李牧野道:“让淳于大姐租一艘船,在码头做好准备,我去联络警备队,在其他方位展开拉网式搜索。”
  叶泓又道:“看来你我得兵分两路了,临行前我得跟你要个准话儿,遇到这小子可否下杀手?”
  “不必留情。”李牧野道:“老鲁已经走了,我们不能再承受这样的损失了。”
  老叶一笑:“就不怕没办法跟那女魔头交代?”
  李牧野摇头道:“我看不透她,这种情况下没办法选择相信她,得优先考虑怎么给小芬一个交代。”
  老叶道:“兄弟,你留下配合警方吧,照顾好干女儿,我和你淳于大姐去追那小子。”
  李牧野提醒道:“多加小心,千万不可大意,这事儿可能没那么简单,也许还有本地江湖人物参与其中。”
  ??????
  地势舒缓的东南部平原,已开始有些绿意。
  李牧野穿戴了一身运动装备,按照恶来的意思,独自骑着山地自行车在山野间的小路上。眼前出现一片废弃的农庄,黑衣少年正等候在路口,正是恶来。
  白起是个旱鸭子,根本不可能选择穿越安大略湖的路线。恶来说,他是那种只要有脚底下有路便会一直走下去的人。无拘无束,无法无国。
  “叔,你得先答应我别伤他,我才能告诉你人在哪里。”
  “跟我谈条件?你这话跟你师父说去。”

  “师父在气头上,很可能一怒之下杀了他,可我知道他绝不会是真凶,若是就这么死了,堂主阿姨会恨死你的。”
  “小兔崽子,你还挺有大局观的。”李牧野没理他,直接向房子走去。
  日期:2018-04-13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