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一扒阴阳先生那些不为人知的事!》
第17节

作者: 元気蛋包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数学过后,是英语。现在我的心情已经差到了极点,考试开始的听力题,我怎么听怎么像念经。好在,英语考试选择题比较多,有选择题,就有哥们儿我抓分儿的机会,我边往括号里写着‘C’边回想起了早上老张对我说的话“你破罐子破摔了啊?”
  我哭了,吗的老张,真被你猜对了。
  英语过后是语文,这个相当于一个中国人来说,还是比较简单的,只有长点脑子就能地个四十分以上,要知道哥们儿的作文还是写的比较飘逸的。含着眼泪写完后交卷。
  全部考完了,高考结束了。我不知道我是怎么走出考场的,从教学楼里走了出来,阳光是那么他妈的刺眼,天空是那么他妈的蓝,我又出现了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中午吃饭时,画室的那帮家伙就开始叽叽喳喳上了,说什么混了三年终于混出头了。什么原来这次的题也挺简单之类。只有我低着脑袋,仿佛他们的话里都带着把刀,说一句就扎我一下似的。
  杜非玉望着我这副摸样,也知道了个大概,她本来是很轻松的考完的,但是她现在的心情好像也不怎么好。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是她在关心我么?还是她也考砸了?

  我们是晚上五点多的车回龙江,吃完饭,回宾馆收拾好东西后,我开始发呆,难道我的未来就这么完了?不可能,不可能。加上专业课的分,应该还是能到哈尔滨的。应该能。我边听着别的房间里那些家伙因为解脱了所以开始肆无忌惮的玩闹的声音,发了一下午呆。
  五点二十,火车开了,坐在车上,才发觉来的时候和回去的时候,心情简直是天差地别。火车不紧不慢的开着,我周围的家伙们拿出扑克玩起了保皇。杜非玉嫌太吵了就去临座闭目养神去了。过了一会,我也觉得很吵,忽然想安静一下,也起身找了个没人坐的座位靠窗坐下了。
  望着车窗外不停变化的景色,太阳刚刚落山,夕阳为翠绿的大树和草坪镀上了一层粉红色,感觉安逸极了。此情此景,我开始恨我自己有想对天长啸的想法却没有对天长啸的勇气。我虽然经历过生死,知道死后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但是在这个现实社会中,那时的我还只是一个渺小的小屁孩。我根本不能改变些什么,我明白了,人力始终是不能改变天命的。就像我这次,本来十拿九稳,但还是阴差阳错。这说明了什么?是所谓的命运么?以后会怎么样?以后该怎么办?

  正在发呆时,忽然一个很软很好听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你怎么自己坐在这儿啊?”
  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我想起来了,我回魂时就听到过这声音,是管雨!等等,这是怎么回事儿?管雨怎么会过来搭理我?难道……靠,我不会还是在回魂路上吧!!
  可能是被吓怕了,我没敢回头,只是点了点头,颤抖着说:“恩,我,我有点不舒服。”
  一个曼妙的身影在我旁边坐下了,果然是管雨,我长出了口气,看来是我脑子太乱了,想的太多了,毕竟我回来也有一年半了。
  管雨还是那么好看,这是真的,尤其是她那双眼睛,大大的,眼角微微上翘,有一股魅惑人的感觉。她以为我在叹气,就问我:“考的不好么?”

  我点了点头,看来她男朋友没和她一个车厢。她来我这边干什么?是来安慰我么?她见我愣愣的看着她,她笑了,轻声的说:“崔作非,咱们高中三年在一个班,我一直认为你是一个挺有意思的人。总是那么乐观,但是怎么现在遇到点事就变了个样子呢?”
  我沉默了,是的,这是她让我沉默了。不知道说点什么好,她望着我,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说:“努力吧,只要还能喘气,就一定会有希望的。”
  这不应该是我的台词么?怎么她也知道?不过听她这么说我的心情确实好了许多,我苦笑着对她讲:“你怎么上我这儿坐着啊,不怕你男朋友吃醋?”
  管雨边整理着自己衬衫的衣领,边对我说:“他?不知道在哪个车厢泡小姑娘呢。怎么你有什么想法?”
  可能是因为车厢内闷热,她把衣领下的纽扣解开了一个,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能清晰的望见她的锁骨,望着她这个小动作,不由得想起了回魂路上遇到的那香艳的一幕。我咽了口口水,对她开玩笑的说:“我怕你男朋友揍我。”
  她笑着瞪了我一眼,也可以说她这一眼基本上属于飞眼,或者是传说中的眉目传情。或者是什么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话题聊开了,我们之间仿佛也就拉近了距离。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话。
  我暂时忘记了这次倒霉的事儿,但是我没有忘记前排睡着了的杜非玉。我知道,有些事情该我做,有些事情不该我做,所以和管雨的聊天我基本没有抱什么非分之想。
  说的尽是一些无聊的话,到最后竟然导致我睡着了。等我睁眼的时候,还有半个小时就到家了。我想伸胳膊抻个懒腰。却发现了我的左肩膀有些不对劲儿。
  原来是管雨的头轻枕着我的左肩睡着了,我本来想把她叫醒,可是望着她那熟睡的脸庞忽然又有些心存不忍,同时心中充满唏嘘,是不是我身体最帅的地方是肩膀啊,竟然有两个女人枕过,杜非玉枕着哭泣过,管雨枕着又睡着了。只不过管雨没有在这上面弄满鼻涕眼泪。
  但是不可否认,这确实是一个挺暧昧的姿势,我能感觉到她细细的呼吸,斜眼望去,她衣领之下的风景竟然也一览无遗。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女人的内衣,我发誓。我感觉我的眼睛像掉到她衣服里一样,不能自拔,也拔不出来了。靠!我这是在想什么呢?我已近有阿玉了啊!我连忙把转头闭上了眼睛,非礼勿视,我不能对阿玉不负责。
  可是我脑海里马上又出现了一个声音,他告诉我,再看一次,就再看一次就好了。禁不住诱惑的我,决定真的就再看一次就好了,然后就把管雨叫醒,叫她别这么睡,该感冒了。恩恩,就这么办。
  我睁开双眼贪婪的再次欣赏着管雨衣领中那神秘的新天地,这一看就是十多分钟。没出息的我竟然看入迷了。直到火车报站已经到达龙江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马上收回了眼睛。长出了口气,心想,管雨大概是34C。这次真是赚到了。
  我想回头看看阿玉醒了没,可是刚一转头,就看到了阿玉那冷漠的眼神,她早就收拾好了,背着书包正在过道里望着我,她冷漠的眼神里好像还透着些伤心。她看到我望着她。便把头转了过去,然后掉头走了。
  完了!福不双至,祸不单行啊!我忙退醒了管雨后,快步拎起我的画袋,然后向杜非玉追去。车停了,人群开始拥挤着下车。等我挤下车的时候,杜非玉已经打车走了。留了我自己在火车站口发呆。
  高考完毕后,大家就都放假了。等一个星期以后到学校估分,顺便填大学志愿。我反复的给杜非玉打电话,想和她说那天只是误会。可是她一直没有接。再打,就关机了。

  回家后我家人已经准备好了一桌子我最爱吃的菜。溜肉段,西红柿炒蛋,地三鲜。父亲也从冰箱里拿出了啤酒,说我考完了,要和我喝两瓶。我望着桌子上的菜,不知道怎么的,一点食欲也没有。我忽然发现,我母亲不在,我就问我父亲,我母亲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