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的“蝴蝶效应”,那年代一般人都活不过 40》
第340节

作者: 碧血黄沙2016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4-12 13:54:39
  乙浑权倾一时,冯太后啥态度?
  答:木有态度。
  不是不想有,实在是这会儿乙浑权势太大。
  不过,打小儿在宫内长大,阴谋诡计中打滚儿的冯太后岂是好相与的?
  她在等机会。
  公元466年,当南边儿的刘宋刘彧、刘子勋同时称帝,建康、浔阳两个政权正磨刀霍霍,准备着恶斗之时,机会悄然而至。
  这一年,出于对不屌他同时又掌权的皇室成员的控制,乙浑借拓跋弘的名义下诏,将拓跋氏近支皇室成员,尤其是在外带兵或者就藩的皇室成员,全部召回平城。
  按乙浑的想法,把这些不稳定因素全部放在眼皮子底下监视居住,看你们还能闹出什么妖来;但是他可就忘了这些反对派或在军中、或在朝堂那都是有一定分量的;你要想消除潜在威胁,要么干脆把这些人统统干掉,斩草除根,一了百了;要么加官进爵,着意笼络。你这么干晾着人家,让别人看你大权独揽,独霸朝纲算怎么档子事儿?!
  乙浑以为自己这招儿管用了,殊不知,他可真真儿的是帮了冯太后一个天大的忙。

  拓跋濬死后,这孤儿寡母的,想翻身正缺帮手呢;现在乙浑把这么一大帮人招进京城,这不就是给冯太后送来的大礼吗?
  于是,冯太后跟这帮人“密定大策”,忽的一夜之间,乙浑及其党羽便被全部拿下,乙浑被诛,夷三族。
  乙浑这个跳梁小丑,在台上三花聚顶、五气归元耍了一通儿,结果被冯太后一个简单粗暴的后直塞倒。
  这特么才是高手啊,太后威武!
  在大臣膜拜的目光中,冯太后开始了垂帘听政(“临朝听政”)。
  这一年,冯太后27岁,献文帝拓跋弘12岁,是个毛还没长齐的小菜鸟。
  冯太后成了北魏的话事人,小娘们儿重用汉人,厉行改革,处理起政务来,游刃有余,胜似闲庭信步;她与民休息,不大拆大建,不搞形象工程;这么几个来回,冯太后很快发展了一批死忠粉;那人气老高了,蹭蹭地往上涨。

  就这么个当口儿,薛安都请降的折子来了!
  这么重要的事儿,冯太后也拿不准该怎么办了;于是召集政治局,开会!
  日期:2018-04-12 14:57:46
  其实早在刘昶叛逃北魏之后,北魏方面对刘宋内部情况已然了如指掌了;别忘了刘昶既是刘宋的皇室近亲,又是徐州刺史;他脑子里掌握的情报,随便抖搂点儿,都是一等一的猛料。

  不过即使如此,北魏群臣还是拿不准薛安都到底是真投降还是无间道;廷议的时候,大臣们说什么的都有,有的说,再等等看,也有的认为,这可是咱北魏南下图宋千载难逢的机会;反正吵吵成一片。
  正吵着,有消息传来,为表明心迹,薛安都把自己的四儿子薛道次送来了,名曰学习,实为人质。
  这下大家都放心了,看来是真的。
  于是,本来左右摇摆的冯太后用拓跋弘的名义掷下诏命—
  拜薛安都为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徐、南、北兗、青、冀五州、豫州之梁郡诸军事,镇南大将军,徐州刺史,赐爵河东公。
  派镇南大将军、博陵公尉元(有的也称尉迟元),城阳公孔伯恭率领两万骑兵从东路火速南下彭城,解救薛安都。
  派镇西大将军、西河公拓跋石、都督荆州豫州南雍州诸军事张穷奇率领主力骑兵走西路,攻击汝南。
  诏命下达之日,鲜卑骑兵迅速南下。
  于是,宋魏之间又一场大战,拉开了序幕。
  先说东线战场—

  东路魏军兼程南下,这会儿薛安都干嘛呢?
  四个字:望眼欲穿。
  毕竟南边儿也有几万把刀子正缓缓逼来。
  听说魏军南下了,薛安都这才长出一口气。
  而北魏军也很给力,466年11月出兵,12月初尉元便进抵了徐州城北;而此时宋军在沈攸之、张永指挥下离徐州还有段距离。

  本来东线魏军不会进军这么快,翻翻地图,徐州以北刘宋还有青州和兖州两块儿地盘儿;而且这两块儿的地方官没跟着薛安都降魏;但是建康的刘彧间接帮了鲜卑人。
  肿么回事呢?
  兖州的刺史唤作毕众敬,老头儿已经年近花甲,本来这次薛安都降魏,老头儿是反对的;但是老头儿有个独子,名叫毕元宾,此时却在建康让刘彧给杀了。
  消息传来,可给毕众敬气坏了,老头儿以刀击柱,大骂刘彧,昏君!你断我家香火,我就拆你家的祠堂。
  11月底,尉元率部一到,毕众敬便开门投降,让出了兖州。
  日期:2018-04-12 16:29:59

  插一句,关于这位毕少爷,史书上有不同的表述,按《宋略》和《资治通鉴》的说法儿,毕元宾当时被杀了,所以毕众敬这才投降魏军;但据《魏书毕众敬传》的记载,毕元宾没被杀,而是跟他爹一道归顺了北魏;后来毕元宾还干到了使持节、平南将军、兗州刺史;算是接了他爹的班儿。
  有这么个肎节在,省了尉元不少力气;使其能赶在宋军到达之前驻军徐州。
  不过,接下来,出了个乐子—
  尉元驻军徐州城北九里山,做为地主薛安都肯定得拎着点心匣子去拜访一下;可是见面之后,薛安都肠子都要悔青了;那场面相,当尴尬,尉元根本不拿正眼儿瞧他,态度傲慢的一塌糊涂。
  薛安都也是个刀头舔血的出身,哪能受这鸟气;碍于自己身在魏营,哼了哈了的应付了几句之后便回城了;回去之后,薛安都紧闭城门,再不搭理尉元。
  此时沈攸之和张永可就越来越近了;沈、张二人率领的主力已经进抵徐州东南;并且分兵占据各处,做好了战斗准备。
  简单说说宋军的布阵吧,沈、张率领的宋军主力集结在下磕(徐州东南),准备正面击敌;龙骧将军谢善居率领两千人马驻守吕梁(徐州铜山区东南的吕梁集),跟主力呈掎角之势;羽林监王穆之率军五千驻扎在武原(江苏邳州邳城镇),负责守卫辎重;另有一路宋军,领军者为散骑侍郎张引,兵力2千,设大帐于茱萸(徐州铜山区东北),主要任务是游击四方,督促战区的老百姓搬家,顺便坚壁清野。

  翻翻地图,下磕距离徐州最近,在徐州的东南;下磕西南是茱萸,茱萸再往东南是吕梁,下磕的正东是武原。
  换句话说,这里边儿,离魏军最远的宋军,是武原的王穆之。
  为啥要特意交代一下这个,呵呵,您接着往下看。
  再说城北的尉元,把薛安都鄙视跑了之后,尤其是听说后者回城把城门还关了;尉元破口大骂,可是骂完了,他隐隐觉得自己可能做过了—
  大战在即,这会儿不管薛安都是保持中立,还是再次投向宋军,对自己都太不利了;往好了想,薛安都中立,看着自己跟宋军死磕,最后他来个卞庄刺虎;往坏了想,趁自己跟宋军死磕,他来个釜底抽薪,断了鲜卑骑兵的退路;那自己这两万多人可就要交代在这儿了。

  想想有可能被别人包了饺子,尉元菊花一紧;这可不成;他赶紧派人进城见薛安都,好话说了一车,这才哄的薛安都改变了态度。
  薛安都也是耿直,尉元几句道歉话一说;他又跑到北魏大营来了,这次可没那么容易脱身了;薛安都一进魏营,就被缴了兵器软禁了起来;尉元迅速派人接管了城防,控制了徐州城。
  随后,尉元率部进入城内;准备以逸待劳,迎击宋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