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惨人生就是,那夜夜折断的腰肢》
第23节

作者: 半面扇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裸-露的双腿接触到空气,颜落落这才意识到自己身上只裹着一件外套,在李家的记忆也涌入脑海,恐慌之下又向着紧拥着她的怀抱缩了缩,最后甚至将头埋进了男人的胸口。
  穆易霆感觉到颜落落的畏惧,抱着她的手臂紧了紧,身上的寒戾之气弥散四周,空气似乎又降低了几度。
  等在门口的所有佣人都噤若寒蝉,诧异于自家少爷会亲自抱着个女人回来。
  虽然看不清女人的脸,但是晃动的小腿上吹弹可破的洁白皮肤已经告诉了她们答案,少爷怀里的无疑是个绝色尤物!
  只是最让众人诧异的是,那女人脚掌上鲜血淋漓,红肿和青紫交相辉映,着实是惨了点。
  风离盯着穆易霆怀里的一小坨,目光中带着冷意,这还是主子第一次将女人带回穆苑,还是亲自抱着回来的,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他只是今晚没有陪主子去参加小姐的晚宴,竟然就被其他女人钻了空子吗?到底是哪个女人有这样的手段能让轻微洁癖的少爷不嫌脏?

  “少爷,人交给我吧。”
  风离快速上前,想接过穆易霆手中的负担,却被穆易霆堪堪躲过。
  “不必了,安排佣人将医药箱送到我房间里,叫厨房准备早餐,其他人去休息。”
  “是,少爷。”所有人颔首应是。
  已经将近凌晨四点,再用不了多久天就亮了,佣人们虽然等了一夜,但是谁也不敢有微词,连忙各司其职。

  颜落落被抱进温暖的房间,头一直埋在男人的胸口不敢抬起来,在佣人们恭敬严谨的回答中,她才意识到抱着她的男人身份的不一般。
  紧紧地咬住嘴唇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当身体被放在柔软的大床上,她才痛得轻吟出声。
  “嗯......”
  穆易霆正收回的手掌微顿,看着颜落落纠结且红肿不堪的小脸,手掌再次伸向床上的纤细的身体。
  利落地将颜落落拉起来拥进自己的怀里,穆易霆转瞬间就将包裹着颜落落外套脱了下来。

  记忆里白洁如玉的美背上有着繁星般密集的伤口,几处还明显的镶嵌着指甲大小的碎玻璃,而双肩的位置也有不浅的伤口,应该是之前颜落落自己抱肩时被自己指甲刺破的。
  穆易霆的脸色变得更加寒戾,他觉得自己没有把李家的两个人渣打死简直就是太过仁慈了。
  尽管只被男人盯着光-裸的背,颜落落还是觉得窘迫,咬着嘴唇轻轻推拒,试图从穆易霆的怀里退出来,可是手才覆上男人的胸口,手心里又立刻传来刺痛的感觉。
  “啊......你......你别看......”控制不住地呼痛,但是颜落落不忘了推拒穆易霆。
  “别乱动,你到底伤了多少地方!”
  男人暗哑的嗓音里带着点点怒意,颜落落清晰地感觉到了,她从穆易霆的怀里退出些许抬起头,就迎视上了他沉戾的双眸。
  颜落落一时之间说不出来,她也不知道自己慌乱间伤了多少地方,现在全身稍稍动动都痛,小腹也丝丝的疼,或许也被李哲踢到了。

  穆易霆见颜落落说不出话,迅速地握住她的手腕将推拒着他的手掌翻转过来,果然又看到了被玻璃刺破的伤口。
  穆易霆冷着脸从床上站起来,然后一只手就将颜落落夹抱着脱离了床和地面,另一只手迅速地将颜落落身上所有的遮蔽物都退了下去。
  “你干嘛?放开我,穆易霆!”
  “老实点,你身上哪个地方我没看过,别给我矫情!”
  光溜溜的颜落落被男人夹抱着进了浴室,在她羞愤地咬着嘴唇满眼泪意的时候,身子被放在了马桶上。
  下巴被男人挑起来看了看,低沉的嗓音就再次让颜落落羞愤地想杀人。
  “就坐在这里等我,用脚跟点着地面,手不许挡着胸口,要是回来我发现你改变了姿势,那就说明你还想要勾引我,毕竟你半遮半掩的样子最诱惑人。”
  颜落落都要被气哭了,下巴被穆易霆捏着,瞪大眼睛望着她,最后还是老实地点点头。
  浴室里面比她在李家住的房间还要宽大,晕染的水汽也带着暖意,她却被男人冷厉的视线看得忍不住颤抖。

  好在穆易霆也没有为难她,将她扔下就转身从浴室里面走了出去。
  颜落落在穆易霆的身影消失之后紧绷的身子才稍稍放松了一些,脚掌不自觉地踩向地面,熟悉的刺痛从脚心传来,她这才记起穆易霆离开时交待的话。
  用脚跟点着地面,那男人是怕她痛才这么交代的吗?
  颜落落在明黄的灯光下扫视自己的全身,因为一路光着脚从庄园走回来,又不小心将花瓶打碎,在和李哲的纠缠中,身上太多的地方都被碎玻璃刺破了。
  想到让自己羞愤的一幕幕,两双肮脏的手曾经按在她的脚裸上,颜落落的眼泪难以抑制地从眼眶里涌了出来。
  羞愤地她恨不得把自己的双脚砍了,颜落落顾不得其他使劲用手擦拭着脚裸上的皮肤,任由手心的鲜血染红脚背。
  穆易霆返回来就看见了颜落落近乎自虐的举动,气得眉心突突地跳。
  那一丝不挂的妖娆身段此时因为弯腰的动作更加惑人,尤其倾城绝色的小脸上泪意点点,越发显得女人可怜娇媚。
  该死,这女人果然在诱惑他!
  快速走到颜落落身边,穆易霆一把钳制住颜落落的手腕,另一手固定住颜落落的后脑,迫使她再次面对自己。
  “你在干什么?让你不许动,这么不听话!嗯?”
  颜落落眼泪控制不住地往下落,一种耻辱感从心底升起,“脏......我脏,我想......我想擦干净。”
  哽咽地解释着,颜落落前所未有的脆弱,她就是觉得自己脏,哪怕和穆易霆上床,她虽然难过,也从来没有过恶心的感觉。
  但是想到李庆祥和李哲父子两个人的手掌同时在她身上游移,颜落落就觉得无比恶心。

  “胡说!”
  穆易霆将颜落落的头凑近自己,直接吻了上去。
  在宴会厅的安全通道里,他就觉得意犹未尽,此时的入口的清甜更是让他难以自控地想要品尝。
  湿滑的舌头撬开紧闭的齿贝,穆易霆捧住颜落落的后脑强势地吻着,不容许她一丝一毫的推拒。
  直到一吻结束,他才用额骨抵住颜落落的,“我尝过了,不脏,还是很甜。”
  颜落落有点被男人吻傻了,这样的穆易霆,她没印象。
  穆易霆也不再继续,尽管身子紧绷,可他却不能让自己再失控。
  将手中才取过来的医药箱打开,穆易霆拿出镊子,一点一点将颜落落身上的碎玻璃从嫩肉中夹了出来。
  颜落落再返回到床上的时候,整个人都是傻的。
  在浴室里,穆易霆给她夹了碎玻璃,又将她抱到淋浴下面冲洗干净,直到上好药包扎好伤口才将她从浴室里面抱出来。
  身子窝在柔软的床铺里,颜落落很快就昏睡了过去。
  在陷入舒服的被褥昏睡之后,颜落落几乎无梦,难得睡得安稳。
  不知道睡了多久,也许四五个小时,也许是七八个小时,颜落落睁开了眼睛。
  颜落落醒了,是被饿醒的。哪怕初醒的混沌中她都忘记了今夕何时,她作为一个小吃货也无比清楚她必须得吃饭!

  胃部的灼痛一点点放大,直到她彻底睁开朦胧的睡眼,才将一切都看清楚,神智也渐渐回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