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惨人生就是,那夜夜折断的腰肢》
第21节

作者: 半面扇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都怪查理非逼着她换高跟鞋,她刚才着急离开,衣服没换鞋也没换就跑了出来,现在脚疼得要命。
  将脚上的鞋子脱下来拎在手里,颜落落光着脚丫踩在地面上,地上寒凉的气息霎时冰住脚掌,但是后脚跟总算是解放了。

  手塞进小背包里将手机掏出来,颜落落按着home键想看看时间,可手机也只闪了一下便自动关机了,颜落落顿时有了种屋漏偏缝连夜雨的感觉。
  无奈又将手机塞回包里,颜落落认命地接着沿着公路向前走。
  迈巴赫不紧不慢地在马路上开着,穆易霆的视线有意无意地扫过路边,想着那只小猫落魄的境地,猜测她大概没钱打车。
  副驾驶上随意地扔着一小摞纸币,穆易霆不时扫一眼上面粉红的色泽,包括印在纸币上面上世纪总统的肖像,总觉得他的微笑是在嘲笑他的自以为是。

  烦躁的情绪使得穆易霆踩着油门的脚加重了力度,迈巴赫飞驰出五六公里,当穆易霆的视线扫过地铁站安全通道口转瞬消失的那抹白色的身影,另一只脚急急地踩向刹车。
  穆易霆迅速地打开车门向着马路对面追去,可是当他跑进地铁站台上,恰巧就看见列车的车门关闭,将那抹白色的身影和他隔绝在了两个不同的世界。
  穆易霆气极踢了一脚身侧的垃圾桶,在深夜里响彻整个地铁站台。
  “颜落落!”
  大概是男人的气场太过强大,或者是那吼声也确实足够穿透地铁的防护玻璃加车皮,总之颜落落在地铁开动的瞬间抬头向着站台的方向望了过去。
  她错愕地对上地铁站台上男人阴狠地瞪着她的目光,然后陷入黑暗,列车加速驶离。
  从地铁站里拎着鞋子走出来,颜落落还是蒙的,眼前一直闪烁着穆易霆要吃人般狰狞的脸,强烈的不安在心里凝聚。
  他不是要找她吧?又要警告自己别痴心妄想的接近他?
  想到小穆护士拉着她走进宴会厅时穆易霆阴鹜的眸光,颜落落深深笃定自己的猜想。
  用手不断轻抚着自己的心口平稳呼吸,颜落落无比庆幸,幸好自己跑得够快!
  等到颜落落走回自己的家,马路上已经连一辆车子都没有了,她思忖着时间估计都过了凌晨两点。
  将钥匙插进自家的锁孔轻轻转动,她不想发出太大的声音吵醒邻居,她家里倒是常年没有人的。

  继父李庆祥和哥哥李哲最近一段时间就没有回来过,除却前天让她去卖酒时回过家嘱咐她,平日里父子两个基本都是在外面鬼混,她也落得清净。
  颜落落慢慢打开门,走进去又轻轻将门合对上,耳边就传来了暴怒的吼声。
  家里今天有人?
  “混账!”是李庆祥的咒骂。

  “公司里就剩下账面上那点流动资金,你今天竟然又偷偷拿去赌!你让我的生意如何周转?是不是等我明天就宣告破产你就满意了!”
  颜落落看到书房里亮起来的灯和大敞的门,能猜到是继父又在训他不听话的儿子李哲。
  “爸,我还不是被颜落落给气的!她昨天没能成功搞定王盖不说,我今天一打听,昨晚上王盖莫名其妙地跳楼自杀了,害得我被丨警丨察抓去丨警丨察局盘问了半天!”
  李哲不忿地叫嚣着,“我心里憋得慌才决定再去搏一次,没准就将本捞回来了呢!哪成想运气这么差,都是颜落落那扫把星害的!”

  “废物!你学老子玩女人也就算了,竟然去沾赌,十赌九输你没听过?老子的钱全让你个败家子给败没了!”
  颜落落听着继父骂着李哲的话有点麻木,每次都是千篇一律的骂,李庆祥对自己的宝贝儿子向来都舍不得打一下,这才将李哲惯出了一身的臭毛病。
  她无心听他们父子的争吵,也不意外李哲将自己出卖的事情说漏了嘴,反正她的委屈激不起继父任何的愧疚。
  在继父的心里,因为妈妈的病,一直都是她们母女俩欠他的。
  “一个王盖死了算什么!颜落落长成那副模样,有的是男人愿意买她!”

  书房里传来李庆祥恨铁不成钢的声音,“你不懂得放长线钓大鱼?你今天是不是将咱们卖了她的事情说出去了?颜落落现在都没回家,肯定是躲起来了!你这个不长进的废物!”
  颜落落的脚步在二楼停顿住,在听到李庆祥的话之后骤然看向了书房的方向。
  震惊,错愕,暴怒,几种情绪同时从心里升了起来。
  有的是男人愿意买她?为什么李庆祥会这么说?
  “爸,我不是觉得王盖那老东西出得价高嘛,而且又正好是你的合作伙伴,哪知道颜落落连个老东西都伺候不好!”李哲不敢再和自己的父亲呛声,连忙凑上去解释。

  “我是生气时不小心说漏了,不过颜落落肯定跑不了,她妈妈在医院里呢,她是不会丢下那个病得快死的女人的!”
  颜落落在书房的门口,看到李庆祥用手指使劲儿戳着李哲的脑袋。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你当她知道咱们卖了她以后还能乖乖听话?那丫头比她妈有心眼!”
  “没事,她要是不从,我就再偷偷弄点药给她灌下去,保证她最后忍不住求着我找男人上她!”
  李庆祥似乎是满意李哲的说法,没继续再骂自己的儿子,不过视线扫过李哲的脖子,就又勃然大怒了起来。
  “你什么时候又偷翻我的保险柜了?”
  “爸,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明白?嘿嘿嘿......”
  “少废话!你脖子上的玉是颜落落的!是我从她妈妈手上拿到的,你给我摘下来!”
  李哲被父亲拆穿,悻悻地伸手将脖子上的挂着的扳指摘了下来,使劲摔到了地面上。
  “狗屁玉,就是个破石头你宝贝什么!我都去找珠宝师父问过了,人家根本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都不收!”
  “你懂个屁!这东西不在值不值钱,以后搞不好有大用处!”
  颜落落从门外看着被李哲摔到地上的扳指并没有碎裂,稍稍松了一口气。
  那个扳指她看着很熟悉,好像小时候挂在她的脖子上,只不过记忆很模糊了,这几年也再也没有见过,原来是被李庆祥拿走了。
  不过现在不是她将扳指拿回来的好时机,房间里的这两个男人正计划着再害她,她必须赶紧离开才行。
  颜落落脚步不自觉地往身后移动,心尖都在颤抖,伤心难过并不强烈,从她跟着妈妈来到李家,李家父子两个人也没给过她太多的关爱。
  只是她很震惊,毕竟有妈妈这一层关系,颜落落想不到李庆祥和李哲会阴狠地想要她卖了!卖一次不够,还计划着卖很多次!
  颜落落也算是想明白了,这个家她不能再待下去,她必须马上离开,多待一分钟都让她觉得恶心。
  颜落落脚步不断地向后移动,眼睛紧紧地盯着书房里还在争吵的父子的丑恶嘴脸,心脏砰砰地跳。
  越是慌乱越是出现意外。
  “砰!哗啦!”
  一声脆响打破了夜晚的宁静,也让房间里的两个人瞬间看向了门口。

  颜落落看着被自己的身体碰倒的花瓶碎裂满地,然后惊恐地转过头看向书房的门口,便迎视上了李庆祥微微拧紧的眉头和李哲带着恨意的眸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